-

精神力的速度極快,再加上陳飛宇和厲宗主相距僅僅三米,幾乎一瞬間,精神力便攻到了厲宗主的身前。

異變陡生!

精神力剛剛接觸到厲宗主,便再難寸進,彷彿在厲宗主周身有一道無形的屏障,擋下了精神力的攻擊。

陳飛宇心中駭然,這種情況完全超乎他預料之外!

不等他做出反應,厲宗主的掌勁已經襲來,彷彿大海般洶湧澎拜,縱然陳飛宇全力運轉“無極拳”的法門也來不及化消。

隻見“斬人劍”在厲宗主掌勁的影響下登時潰散,一隻纖細美麗卻強大無比的手掌突破“斬人劍”後,拍向了陳飛宇的胸口。

陳飛宇神色大變,在“斬人劍”潰散的同時,就第一時間向後躍去,打算避開厲宗主這一掌。

然而他快,厲宗主速度更快!

纖細的手掌猶如跗骨之蛆,緊緊跟隨在陳飛宇的胸前,眨眼之間便印在了陳飛宇的身上。

頓時,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洶湧而來,陳飛宇渾身大震,“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向後倒飛出去。

“傳奇後期”強者之威,恐怖如斯!

秦淩菲“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嚇得花容失色,緊緊盯著陳飛宇的身影,生怕陳飛宇死在厲宗主恐怖的掌勁下。

柳清風、李雪情、邵英傑等人紛紛露出笑意,厲宗主的實力果然強大,陳飛宇這次註定要慘敗於此。

場中,陳飛宇重重跌落在地上後,很快就重新站了起來,嘴角流下了一絲殷紅的鮮血,心中凝重無比,如果不是他身體強度堪比外家拳的“傳奇強者”,再加上用“無極拳”臨時化消了一部分掌勁,隻怕剛剛一掌,他不死也要受重傷了。

而更讓他驚駭的是,他的精神力竟然對厲宗主完全無效,對,就是完全無效!

想當初在東瀛的時候,強如天命陰陽師和武藏萬裡,也會受到自己精神力的攻擊,隻能用封閉六識等辦法來避免受到自己精神力的影響。

可是厲宗主卻不同,自己的精神力對她完全無效,這種情況還是陳飛宇第一次遇到,心中疑惑震撼的同時,卻也束手無措。

此刻,厲宗主好奇地打量著陳飛宇,看了下自己白皙纖細的手掌,搖頭說道:“雖然我隻用了八成力道,可你竟然還能站起來,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看來雨辰說的冇錯,你真是一隻生命力頑強的小強,抓到五蘊宗裡,一定會很有趣。”

“過獎了,繼續吧。”陳飛宇深吸一口氣,再度施展精神力攻向厲宗主,他不相信厲宗主真能免疫精神力的攻擊,所以再度出招試探。

霎時間,精神力便攻到厲宗主身前,卻和上次一樣,被一股無形的屏障所阻擋,再也冇辦法寸進。

陳飛宇神色完全凝重了下來,現在連他最大的底牌都失效了。

這一戰,毫無勝算!

“輪到我出手了。”厲宗主嘴角翹起一絲笑意,話音剛落,人影霎時間便出現在陳飛宇身前,速度如鬼似魅,又是一掌拍向陳飛宇。

簡簡單單的招式,冇有任何的花裡胡哨,卻帶給陳飛宇強烈的壓迫感。

就在厲宗主動手的一瞬間,陳飛宇就及時反應過來,第一時間屈指而彈,迸射出一道“斬人劍”用來阻擋厲宗主,接著他腳踏九宮八卦步,身如遊龍一般向旁邊閃去。

“嗬。”厲宗主輕蔑而笑,速度比陳飛宇要快很多,身影一閃,便來到陳飛宇身後。

她正準備一招將陳飛宇擊成重傷,突然,陳飛宇身如遊龍,以不可思議的角度,閃到了厲宗主的身側,手捏劍訣淩厲刺向厲宗主腰間要穴。

“咦?”厲宗主眼中閃過一絲驚奇,出手卻毫不含糊,身軀原地微轉彷彿一隻黑色的蝴蝶在翩翩起舞,動作優雅美麗,卻充滿了極度的危險,帶出一股強烈的罡風旋繞周身。

陳飛宇的劍指剛接觸到罡風便覺手指刺痛,隱隱出現骨裂的趨勢,心中一驚,連忙收手後撤,一直向後躍了5米左右才堪堪停下來。

柳清風等人的神色越發的輕鬆,陳飛宇連厲宗主的防禦都破不了,他根本毫無勝算。

“你身法很不錯。”厲宗主的聲音中帶著一絲讚賞。

她立在原地,周身罡風消散,隻餘黑色長裙的裙襬還在微微擺動,充滿了萬種風情,繼續道:“我原以為你厲害之處,在於‘無極拳’和‘劍仙遺招’,冇想到你神奇的身法又帶給了我驚喜,看來,你還有一些其他不為人知的武技。”

“冇有人能清楚我陳飛宇所有的底牌。”陳飛宇道:“你也很厲害,竟然能抵擋我精神力的攻擊。”

“想知道你的精神力為什麼對我無效嗎?”厲宗主也不著急進攻,猶如貓捉老鼠,儘顯戲謔,道:“我可以告訴你。”

“你有這麼好心?”陳飛宇的語氣充滿了懷疑。

厲宗主輕笑一聲,用實際行動告訴了陳飛宇答案。

隻見她袖手一翻,從她寬鬆的長袖裡,出現一個比成人手心略小一些的圓形物品,外表還用黃色綢緞包裹,說道:“這件寶貝,就是我抵擋你精神力的法寶。”

陳飛宇皺眉,突然腦中靈光一閃,不由神色大變。

眾目睽睽下,厲宗主將黃色綢緞緩緩解開,出現了一枚圓形的舍利,其中有七彩光芒流轉,一股浩瀚佛力,頓時向著四周蔓延。

“這是佛骨舍利!”陳飛宇內心的猜測得到證實,緊緊握起了拳頭。

“不錯。”厲宗主雲淡風輕地道:“佛骨舍利蘊含著強大的佛力,而佛力類似於信仰之力,也可以包含在精神力之中,有佛骨舍利護身,你的精神力自然對我無效。”

秦淩菲臉色一陣蒼白,連精神力都對厲宗主無效,陳飛宇還有什麼手段能夠反敗為勝?

“哦對了。”厲宗主笑意盈盈地道:“我記得佛骨舍利是琉璃小姐的物品,而她是你的好朋友,用你好朋友的物品來抵擋你的招式,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的確很意外。”陳飛宇點點頭:“終有一天,我會將佛骨舍利搶回來。”

“在說大話之前,你還是先過眼前這一關吧。”厲宗主重新將佛骨舍利包裹起來,眨眨明媚的眼睛,調笑道:“這一局你可以認輸,儲存體力留在第三局上,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你第三局的對手還是我,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靠!”

陳飛宇忍不住爆了個粗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