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淩菲花容失色,以陳飛宇的實力,怎麼可能打得過五蘊宗宗主?厲宗主親自下場,陳飛宇就算不死,也會身受重傷,到時候也無力贏下第三場比賽。

一股絕望之感,在秦淩菲的心中升起。

陳飛宇雖不至如秦淩菲這般絕望,卻也覺得自己冇多少勝算,無語地道:“你是‘傳奇後期’強者,親自下場對付我這個‘宗師後期’的人,未免有些不合適吧?”

“殺雞用牛刀,才能體會到酣暢淋漓的感覺。”厲宗主不為所動,道:“而且武藏萬裡和天命陰陽師兩位‘傳奇後期’強者皆死在你的手裡,認真算起來,我也不算倚強淩弱。”

陳飛宇還有些不甘心,依舊勸道:“你堂堂一宗之主,應該作為壓軸的存在纔對,這麼早就下場出手,萬一傳了出去,豈不是墮了厲宗主和五蘊宗的威名?”

厲宗主依舊不為所動,美麗的笑容如同春風拂過:“江湖虛名,不過浮雲而已,我早就看透了,隻有勝利纔是最重要的。”

“……”陳飛宇無語了,這個女人還真是鐵了心要下場比試,她不會真想把自己打個半死,然後把自己關到五蘊宗給五蘊宗煉丹吧?

“嘿。”柳清風忍不住笑了出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陳飛宇態度服軟,可惜,厲宗主雖是女人,可作為一宗之主,卻極有主見,怎麼可能被陳飛宇的花言巧語所說動?

接著,柳清風向厲宗主使了個眼色。

厲宗主會意,道:“鑒於你剛剛和柳先生比試一場,氣力有所耗費,我給你5分鐘的調息時間,5分鐘後,你我一決勝負。”

說完之後,她也不等陳飛宇回話,轉身走到了一旁,似乎是真的在等陳飛宇調息真元。

柳清風快步走了過去,在她跟前小聲說些什麼。

雖然柳清風故意壓低了聲音,但陳飛宇的耳力何其強大,自然聽得清楚,柳清風正在向厲宗主述說剛剛比試的情況,著重講了下他精神力攻擊的特點以及強度。

厲宗主眼中先是閃出一抹訝異,接著連連點頭,最後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彷彿已經勝券在握。

陳飛宇翻翻白眼,他還奇怪呢,厲宗主會這麼好心讓他調息?原來是為了打探他精神力的底細,這個女人不但實力強大,還心思縝密,甚至都冇有“傳奇後期”強者麵對“宗師”時的輕蔑,她絕對是個大敵!

陳飛宇的心神越發的凝重。

秦淩菲趁著這個時候走了過來,憂心忡忡地道:“都怪我不好,把你捲進了這場是非,要是你真被五蘊宗囚禁了,那怎麼辦纔好?”

陳飛宇搖搖頭,道:“我跟五蘊宗本就有恩怨,就算冇有你,五蘊宗也遲早會對我下手,你不用內疚,而且我還不一定會輸呢。”

他說的冇錯,幫助秦淩菲來邵家退婚不過是個引子,問題的真正根源,在於他和五蘊宗之間的仇怨,陳飛宇一向恩怨分明,自然不會怪罪於秦淩菲。

秦淩菲哪裡不知道陳飛宇在安慰自己?再說了,麵對五蘊宗宗主這等強者,陳飛宇又怎麼可能取勝?

她勉強笑了笑:“你想好第二局比試怎麼辦了嗎?”

陳飛宇搖搖頭:“見招拆招吧。”

他有《天行九針》的秘法,也有能夠突破境界的丹藥,可是前者的後遺症太大,如果施展的話,隻怕境界會跌落到“通幽期”都未可知,代價太大了。

至於突破境界的丹藥,則需要時間進行突破,無論是厲宗主還是柳清風,都不會給自己這樣的機會,所以從正麵作戰的話,幾乎冇有勝利的可能性。

秦淩菲看得出來陳飛宇冇多少自信,心裡直接涼了半截。

“5分鐘已過,陳飛宇,我們可以開始了。”厲宗主重新走了過來,一句話,把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過去。

秦淩菲立即露出擔憂的神色。

陳飛宇向她笑了笑,示意她坐回去,接著深吸一口氣,麵對著厲宗主正色道:“開始吧。”

他也很想見識一下五蘊宗宗主的獨到之處,而且也很好奇厲宗主要怎麼樣抵擋自己的精神力攻擊,一旦情況危急,他也能學柳清風那樣,直接認輸投降,儲存體力把勝負壓在最後一局上。

“我可以讓你先出招,因為我一旦進攻,你將再無機會。”厲宗主眉眼含笑,說出的話霸氣十足,她也的確有這樣的底氣!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陳飛宇瘋狂運轉體內真元,突然向厲宗主衝去,指端霎時間凝聚出一道紅色雷霆劍芒,狂暴之氣四溢而出,起手便是“斬人劍”!

唯有全力出手,方有一線獲勝的機會!

“單憑劍勢而言,已有‘傳奇初期’境界的氣象,此等武技不凡,不愧是‘劍仙遺招’。”厲宗主眼中閃過一抹讚賞之色,顯然,她對陳飛宇的武技瞭然於胸。

就在陳飛宇“斬人劍”距離厲宗主不足3米的時候,突然,厲宗主動了!

她站立於原地的身影,突然變得虛幻起來,猶如陽光下的泡沫,隨時都會隨風而散。

在場眾人儘皆神色大變,這是什麼神奇功法?

隻有陳飛宇才知道,厲宗主的身形速度太快,以至於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殘影。

他心中驚駭,這種速度比之東瀛的天命陰陽師還要稍勝一籌,幸好他早早釋放出精神力籠罩四周,縱然厲宗主速度再快,也瞞不過他的雙眼,不然的話,他肯定會像其他人一樣兩眼摸瞎,處於完全被動的局麵。

此刻,陳飛宇瞬間變招,猛然轉身向身後刺去!

果不其然,厲宗主猶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他的身後,眼見陳飛宇捕捉到了自己的動作,神色微微訝異,接著眼含輕蔑,無視了陳飛宇的“斬人劍”,挺掌向陳飛宇拍去。

宏大的掌勁猶如排山倒海而來,陳飛宇頓時胸悶頭暈,體內氣血翻湧,指端“斬人劍”也出現潰散的趨勢。

“傳奇後期”強者一掌,威力恐怖如斯!

陳飛宇冇有絲毫猶豫,強忍著身體的不適,立即施展強大的精神力攻向厲宗主,與“斬人劍”互相配合,希望能夠克敵製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