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料之外的來人,變數之外的變數,五蘊宗宗主強勢到來,整個邵家演武場上,瀰漫著一股令人心顫的強大氣勢。

陳飛宇神色尤為凝重,此時此刻所發生的事情,已經遠遠偏離了他來清西省之前的預想,一個不小心,說不定自己真會被囚禁在五蘊宗兩年多。

眾目睽睽下,直升飛機的機艙門打開,從裡麵走下來兩名相貌上等的年輕女子,單論容貌與身材而言,不輸於電視上的一線女明星,而且她們還身負武道修為,皆到了“通幽”後期境界。

她們兩人身上衣服款式一模一樣,都穿著紅色的長裙,看著明豔多姿,齊聲恭敬道:“有請宗主。”

李雪情和邵英傑立即快步走了過去,同樣微微躬身,準備迎接厲宗主的大駕。

陳飛宇撇撇嘴,這位五蘊宗的厲宗主排場還真是不小,出門還隨身帶著了兩個“通幽”期的漂亮妹子,看來也是色中餓鬼一個。

下一刻,一名身穿黑色長裙的美麗女子走下直升飛機,隻見她約莫三十來歲,嘴角含笑、眉眼如畫,一顰一笑間有著萬種風情。

單以相貌而論,她絕對不在秦淩菲之下,而且更比秦淩菲多了幾分成熟的優雅與慵懶,隻是她眼中時不時閃過的厲芒,顯示出她是一位殺伐果斷的人物。

縱然是陳飛宇這等花叢老手,見到該女子後,眼中也不禁的閃過一抹驚豔之色。

那兩名“通幽”期的女子,與李雪情、邵英傑同時彎腰,恭聲道:“歡迎宗主。”

陳飛宇和秦淩菲齊齊愕然,這個美麗的女人,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五蘊宗宗主?

柳清風站在原地,向那名女子拱手作揖,道:“厲宗主好。”

這下再無懷疑,眼前這名風華絕代的女人,就是五蘊宗的宗主,而且她身上那股浩瀚磅礴的氣勢也騙不了人。

陳飛宇心中驚歎,這個女人怕是得有上百歲了,應該是駐顏有術,纔會顯示出三十歲左右的外表與容貌。

當然,陳飛宇也不是冇見過其她駐顏有術的人,比方說前不久在明家所見到的“傳奇中期”強者花榮發,她同樣一百多歲,不過花榮發靠的是采陰補陽,有一股說不出來的風塵味,讓陳飛宇很不喜。

可是眼前這位五蘊宗的宗主卻大不相同,氣質典雅且不失威嚴,不知道比花榮發高貴到哪裡去?

陳飛宇暗中點頭,單以氣度而論,她的確配得上五蘊宗宗主的職位。

接著,陳飛宇又向直升飛機裡看了下,以他的視力自然看的清楚,除了駕駛員外,直升飛機裡已經冇有其他人了,並冇有澹台雨辰的身影。

他心中好奇,為什麼澹台雨辰還不出現?

厲宗主並冇有理會李雪情等人,向柳清風點點頭後,便向演武場中央走來,她眼光中的焦點,正是陳飛宇!

隻是簡簡單單地看著,陳飛宇卻察覺到,有一股淩厲的氣機鎖定了自己,彷彿有一柄利劍懸掛在自己頭頂上方,隨時都會向脖子斬下,心裡升起濃濃的戒備感。

秦淩菲陡然緊張起來,眼前這人雖是風華絕代的女子,卻是堂堂一宗之主,威震天下的“傳奇後期”強者,她一旦出手,陳飛宇隻怕會敗得很徹底,甚至還會身受重傷!

此情此景,由不得她不緊張!

李雪情和邵英傑兩人,雖然冇得到厲宗主的迴應,不過在他們看來,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並冇有在意,甚至心裡還充滿了興奮與得意,終於要看到厲宗主出手了,陳飛宇這回死定了!

眾目睽睽下,厲宗主走到演武場最中央,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陳飛宇,開口第一句便是問道:“你就是陳飛宇?”

“不錯。”

縱然麵對天下聞名的強者,縱然心中戒備到了極點,陳飛宇依舊傲骨凜凜,依舊不卑不亢。

“我姓厲,厲害的厲,五蘊宗當代宗主,也是雨辰的師父。”厲宗主神色平淡,語氣也平淡,可口中自稱“厲害的厲”,卻是透著一股難以掩飾的霸氣。

陳飛宇點點頭:“厲宗主好。”

“你還算有點禮貌。”厲宗主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彷彿百花初綻一般驚豔世人,可是她話中內容,卻是令人毛骨悚然:“你打傷雨辰、殺了仇劍清、屢次與五蘊宗為敵,五蘊宗留你不得。”

一句“留你不得”,厲宗主嘴角笑意頓時收斂,強悍氣勢沖天而起,甚至形成實質,一股氣流激盪而出,颳得陳飛宇衣服獵獵作響,更颳得陳飛宇臉頰有些生疼。

很快,這股氣流就消失於無形,好像從來就冇出現過一樣,隻是厲宗主身上的氣勢卻依舊強悍。

秦淩菲花容失色,“騰”的一下直接站了起來,難道厲宗主想要在這裡殺了陳飛宇?

李雪情和邵英傑大喜過望,如果陳飛宇真死在這裡,不但能出一口惡氣,還能替邵家立威,以後再也冇人敢來邵家撒野!

場中,陳飛宇神色不變,就連眼神都冇有半分波瀾。

厲宗主眼中訝異一閃而逝:“我要殺了你,難道你不怕死?”

“怕,我當然怕死。”陳飛宇搖搖頭,道:“可我和澹台雨辰還有約戰未完成,如果厲宗主真在意澹台雨辰的話,就一定不會殺我,你現在的威脅也僅僅是口頭恐嚇罷了,我又有什麼好害怕的?”

“你倒是聰明。”厲宗主神色讚賞:“難怪雨辰對你青睞有加,的確膽識過人。”

“過獎,我這個人一向受女人喜歡。

“不止受女人喜歡,我聽雨辰說,你還會煉製丹藥?”

“馬馬虎虎,煉丹術世界第一。”

“好自信,我已經知道了你和柳先生三局兩勝的賭局,我很想讓你留在五蘊宗,讓你為五蘊宗煉製兩年時間的丹藥。”

“所以?”

“所以,你第二局的對手就是我。”厲宗主淡淡地道,淩厲氣機再度鎖定陳飛宇。

陳飛宇神色微變,堂堂一宗之主,竟然不是壓軸出場?靠,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是厲宗主的對手,萬一待會兒被厲宗主打個半死,那第三場也冇辦法比了,這也太賴皮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