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乎李雪情的意料之外,陳飛宇並冇有動怒,而是淡淡地道:“我知道邵家和五蘊宗的關係很密切。”

“既然知道,你還敢說以武服人?”邵英傑像看傻逼一樣看著陳飛宇:“我也不怕告訴你,五蘊宗的人正在趕來的路上,你如果識相,現在乖乖跪下磕頭道歉,否則我讓你永遠冇辦法離開邵家!”

秦淩菲大吃一驚,五蘊宗的人快來了?這……這可怎麼辦纔好?

她向陳飛宇瘋狂使眼色,先離開邵家再說。

陳飛宇視若不見,負手而立道:“我處處尊重於邵家,在交談過程中,立場也是一退再退,可邵家卻想讓我死,也罷,既然如此,那我也隻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邵英傑輕蔑道:“邵家有五蘊宗庇佑,你自認為能滅掉整個五蘊宗?”

“我暫時還冇這個本事……”陳飛宇淡淡道,無視了邵英傑得意的神色,繼續道:“可是我卻有把握能滅掉邵家,更有把握能讓邵家日夜處於擔驚受怕之中。”

李雪情神色大變,她知道,以陳飛宇的實力,如果鐵了心對付邵家,的確能夠做到!

秦淩菲差點驚撥出來,不愧是陳飛宇,連邵家都敢威脅,果然厲害!

“許久不見,冇想到你陳飛宇還是一如既往的霸氣,真是讓人不爽。”

突然,從外麵庭院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陳飛宇神色不變,以他強大的精神力,已經第一時間探知到了對方的到來,淡淡地道:“過獎了,當麵把話說清楚,總好過一些隻知道在背後偷雞摸狗的小人。”

他話音剛落,一名身穿青色長衫,氣質儒雅隨和的中年人邁步走了進來,正是許久不見的柳清風!

出人意料的身影,更出人意料的速度,誰都冇有想到,五蘊宗的人竟然來的這麼快,而且來的還是柳清風這一位重量級人物!

李雪情和邵英傑大喜過望,連忙迎了上去問好:“柳先生,您怎麼來的這麼快?”

柳清風負手而立,淡淡地瞥了眼陳飛宇,迴應道:“我本就在東龍市辦些事情,正巧聽說了你們邵家的事情,便順道趕了過來,至於五蘊宗的大部人馬,用不了多久就會趕來,你們不用擔心陳飛宇的威脅。”

“多謝柳先生。”李雪情喜不自勝,重重地鬆了口氣。

邵英傑更是得意地看向陳飛宇,眉飛色舞道:“你聽到柳先生的話了,有柳先生在這裡,你陳飛宇再厲害又能如何?”

秦淩菲隻覺得柳清風進來之後,彷彿有一股無形的氣壓,壓得她胸悶氣短,心中暗暗驚駭,這個人好強的氣勢。

陳飛宇輕笑搖頭,道:“我要做的事情,五蘊宗攔不住,柳清風更攔不住,總之一句話,邵家和秦家的婚約,今天不退也得退。”

他語帶輕笑,但是話中的內容,卻是強硬至極。

邵英傑頓時大怒:“你……”

李雪情立即揮手阻止了他,輕聲道:“柳先生既然來了,那這裡的事情,自然交由柳先生做主,你乖乖看著就行。”

邵英傑不甘心地瞪了陳飛宇一眼。

柳清風撫掌而讚,道:“在我們五蘊宗的地盤上還敢如此囂張,陳飛宇啊陳飛宇,你還真是能惹動我的殺機,可你和澹台小姐還有約定,五蘊宗又不能真的殺了你,真是令人苦惱。”

邵英傑大吃一驚,柳先生口中的澹台小姐,難道是澹台雨辰?那個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澹台雨辰?她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女神級人物,竟然還和陳飛宇有關係?

邵英傑之前去五蘊宗總壇的時候,曾見過澹台雨辰一麵,生平第一次的出現了自慚形穢的感覺,對澹台雨辰完全生不起褻瀆的念頭來。

當然,不是說秦淩菲的相貌就比澹台雨辰差那麼多,實際上秦淩菲的容貌,也僅僅比澹台雨辰稍微遜色一點點而已。

而是因為澹台雨辰聖潔的氣質,彷彿不屬於凡間的女子,所以邵英傑纔會自慚形穢。

此刻,陳飛宇玩味地笑道:“既然五蘊宗不能殺了我,不如同意邵家和秦家退婚,雙方皆大歡喜,如何?”

“看來你是鐵了心要邵家退婚?”

“不錯。”

“好吧,看在澹台小姐的麵子上,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柳清風嘴角出現一絲笑意,彷彿想到了某個絕妙的主意。

邵英傑心裡一急,剛想說什麼,李雪情已經瞪了他一眼,他到嘴邊的話又憋了回去。

陳飛宇挑眉問道:“什麼機會?”

“你和五蘊宗同屬於武道界,自然用武道界的方法來解決問題。”柳清風伸出白淨修長的三根手指,道:“三局兩勝,五蘊宗任意派出三個人來,如果你勝了,五蘊宗做主,讓邵家退掉秦家的婚約。”

邵英傑頓時鬆了口氣,作為傳承千年的古老宗門,五蘊宗強者如雲,陳飛宇怎麼可能贏過五蘊宗?

秦淩菲的神色黯淡了下來,五蘊宗派出三位強者打車輪戰,耗也能耗死陳飛宇,陳飛宇再厲害,也不可能獲勝,今天來邵家退婚,已經宣告失敗了。

陳飛宇神色不變,問道:“如果我輸了呢?”

“如果你輸了,那就麻煩你在五蘊宗待上三年,等你和澹台小姐決戰之後,才能離開五蘊宗,如何?”柳清風心裡懊惱,如果不是澹台小姐和陳飛宇有約定的話,何必囚禁陳飛宇?直接殺了他就行了。

陳飛宇幾乎冇有猶豫,點頭道:“好,我同意了!”

秦淩菲驚的直接站了起來:“陳飛宇,你是不是傻,這種必輸的賭局為什麼要答應?”

陳飛宇向秦淩菲笑了下,陽光而溫醇,道:“這是唯一能幫你退掉婚約的機會了,就算我輸了,也隻是輸掉三年的自由,可如果我不同意,你會輸掉一輩子的自由,性價比這麼高的比試,我哪有拒絕的道理?”

“你……你好傻……”秦淩菲張張嘴,心中充滿了感動,眼眶中泛起了一層水霧。

柳清風哼了一聲:“兒女情長,酸不拉幾的,著實令人不耐,陳飛宇,既然你同意了,現在就可以開始了,而我便是你第一個敵人。”

李雪情等人都吃了一驚,柳先生還真是雷厲風行。

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看來這第一戰,還是我的複仇之戰。”

當初在禹仙山上,陳飛宇曾跟柳清風交過手,當時幾無還手之力,如今他已今非昔比,應該能穩勝柳清風,從而一雪前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