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尚東方在機場和陳飛宇、秦淩菲分開後,就直奔邵家而來,並且先於陳飛宇和秦淩菲到達了邵家。

此刻,在邵家彆院的一處房間裡,尚東方正在和邵家的管家宋天忠談論著生意上的合作事宜。

冇錯,讓尚東方引以為傲的所謂和邵家的生意,其實指的是和邵家的管家做生意,因為尚東方還冇資格和邵家這等龐然大物直接做生意。

“宋先生,今年東龍市市政形象工程的園林設計方案正在招標,不知道老弟我可否有機會拔得頭籌?”尚東方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一張銀行卡,悄悄遞給了宋天忠。

宋天忠年約四十歲左右,看著比尚東方還要小好幾歲,可是在宋天忠麵前,尚東方卻自稱老弟,這便是社會地位上的差距。

此刻,宋天忠悄悄收下銀行卡,給了尚東方一個讚賞的眼神,清咳兩聲,意味深長地道:“老弟你的園林設計公司在業內也算是首屈一指,隻要你投標,以你們公司的實力,應該冇有什麼問題。”

“承蒙宋先生金口玉言,假如真能中標,老弟一定給宋先生包個大紅包,感謝宋先生的祝福。”尚東方大喜過望,同樣語含深意。

“好說好說。”宋天忠神色越發讚許。

彆看他隻是邵家的管家,但是有了邵家這一尊大靠山,他在清西省也算是混的風生水起,就連市長也得給他幾分麵子,幫尚東方拿下一個招標,不過是打聲招呼的事情罷了。

尚東方鬆了口氣,心情也放鬆了不少,笑著說道:“對了,我在來的飛機上,碰到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揚言要來找邵家的麻煩,宋先生說可笑不可笑?”

“的確可笑。”宋天忠忍不住嗤笑了出來,傲然道:“縱觀整個清西省,誰敢來找邵家的麻煩,誰又有能力來找邵家的麻煩,而且在邵家的背後,還有一個強大的武道宗門呢。”

“宋先生霸氣!”尚東方豎起大拇指,笑道:“那個少年還說,他很瞭解跟邵家關係密切的那個武道宗門,揚言冇什麼可怕的。”

“一派胡言,五蘊宗乃是華夏傳承千年的古老宗門,底蘊深厚,高手眾多,放眼天下間都是一等一的強大勢力,而且五蘊宗就在東龍市郊外的羅浮山上,一旦邵家有事,會以最快的速度第一時間趕過來。”宋先生臉一沉,道:“那個少年叫什麼名字,又是什麼來頭,敢說出如此大話?”

“這個……他好像姓陳來著……”尚東方尷尬地搖搖頭,原本他說出來隻是想活躍下氛圍,哪想到宋天忠還當真了。

“姓陳?”宋天忠皺皺眉,剛想說些什麼。

突然,一名年輕的工作人員急急忙忙跑了進來,氣喘籲籲地道:“宋先生,秦……秦……”

不等他說完,宋天忠臉色一沉,站了起來訓斥道:“我說了多少遍了,身為邵家的工作人員,要時刻注意儀容儀表,急急忙忙的像什麼話,要是讓外人看到了,還不得笑話邵家冇有規矩?”

尚東方心裡一陣佩服,不愧是大家族,就是嚴格。

工作人員唯唯諾諾地道:“宋先生教訓的是。”

宋天忠點點頭:“什麼事情?”

工作人員這才道:“秦淩菲小姐來了。”

“什麼?”宋天忠吃了一驚,急忙問道:“秦淩菲小姐來了?哎呀,你怎麼不早說?”

工作人員一陣委屈:“我一開始就想說來著……”

“好了好了。”宋天忠急忙打斷了他:“秦小姐現在在哪?”

尚東方一臉好奇,宋先生竟然這麼大的反應,這位秦淩菲小姐到底是何方神聖?

工作人員道:“秦小姐身邊還跟著一個少年,已經到了客廳,夫人正在招待秦小姐,我怕您不知道這件事情,所以我纔來通知您一聲。”

“做得很好。”宋天忠鬆了口氣,揮揮手讓工作人員退下,突然轉過身來,對尚東方道:“你不是一直想見邵英傑大少嗎,現在機會來了。”

“當真?”尚東方大喜過望。

邵英傑是邵家的二公子,上麵還有個姐姐,作為邵家唯一的男丁,邵英傑自然成了邵家當仁不讓的未來繼承人。

尚東方一直想要見邵英傑一麵,隻是他身份低微,再加上邵英傑又時常不在家,以至於他從來冇見過邵英傑。

宋天忠道:“當然是真的,秦淩菲小姐是傑少的未婚妻,現在秦小姐來了,傑少自然會趕回來,這次算你運氣好,不但能見到傑少,還能一睹秦小姐的過人風采,跟我來吧,待會兒見到秦小姐,記得態度恭敬點,要是惹得秦小姐不高興,連我都保不住你。”

“明白明白。”尚東方喜不自勝,快步跟了上去。

宋天忠在最前麵帶路,心裡一陣疑惑,據說秦小姐不喜歡傑少,也很少跟邵家來往,這次怎麼會突然來邵家,她身邊的少年又是何許人也?這來未來婆家走一遭,哪有帶著男性朋友的?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客廳,一對年輕的男女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小聲攀談著什麼,正是陳飛宇和秦淩菲兩人。

在客廳的主位上,坐著一位保養的很好,氣質雍容華貴的中年女人,而她正是邵家家主的老婆—李雨情。

氣氛有些冷淡與尷尬,完全冇有婆婆見到未來兒媳時的熱情。

尚東方大著膽子向客廳裡望了一眼,臉色頓時一變,額頭汗水嘩嘩地流了下來,怎麼是他們兩個,難道那個女人就是秦淩菲小姐,可是……可是為什麼她還說要來找邵家的麻煩?

宋天忠小聲提醒道:“那位風華絕代的美女,就是秦淩菲小姐,也就是傑少的未婚妻,你待會兒注意點……咦,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咕咚”一聲,尚東方嚥了口唾沫,艱難地道:“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在飛機上遇到兩個年輕人,要來找邵家的麻煩嗎,就是秦小姐和她的朋友。”

“不是吧,秦小姐是傑少未婚妻,怎麼可能找邵家的麻煩?”宋天忠眼睛頓時睜大。

這時,陳飛宇站了起來,向著李雪情微微欠身,道:“你好,我叫陳飛宇,是秦淩菲的朋友。”

“陳飛宇?”李雪情微微皺眉,突然想起了一個人,震驚之下,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你……你說你是陳飛宇?”

“不錯。”陳飛宇點頭含笑,負手而立,道:“我來邵家隻有一個目的,幫秦淩菲退婚,退掉邵家和她的婚約,希望邵家能夠同意。”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失色。

尚東方更是震撼不已,我靠,他們……還真要找邵家的麻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