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門?什麼武道宗門?”秦淩菲一臉的疑惑,顯然也是第一次聽說。

陳飛宇愕然道:“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竟然不知道?”

秦淩菲神色尷尬,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我對邵家冇多少好感,很少來邵家,就連邵家的資訊很多也都遮蔽掉了,我的確不知道……”

陳飛宇無語了,連邵家真正的底牌都不知道,秦淩菲就喊自己來清西省登門退婚,自己遲早被她玩死。

“看看看,你們這些小年輕就是孤陋寡聞,還是讓我來告訴你們吧。”謝頂大叔眼睛一亮,得意地道:“這個武道宗門非常非常牛逼,有上千年的傳承曆史,據說該宗門宗主的實力,已經到了‘傳奇後期’境界,放眼天下間,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

“呀,‘傳奇後期’的強者……”秦淩菲花容微變,要是邵家真的認識這個什麼宗門的宗主,彆說一天時間退婚了,她和陳飛宇都不知道能不能安全離開清西省。

“所以說,你們想找邵家的麻煩,隻是自討苦吃罷了。”謝頂大叔見秦淩菲一副被嚇到的樣子,神色更加得意,就好像他跟那個什麼宗門的宗主認識一樣,心裡感歎著,這些小年輕,還真是孤陋寡聞。

陳飛宇倒是神色如常,好奇問道:“大叔,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莫非大叔也是深藏不露的人?”

“嗨,我隻是個小人物罷了,這些年我經常跟邵家做生意,這一來二去的就熟了,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密辛,也在情理之中。”謝頂大叔口中謙虛,但是看他得意神色,彷彿能夠邵家做生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秦淩菲精緻的小臉完全垮了下來,原本在她的設想中,陳飛宇強大的實力足以震懾住邵家,使邵家乖乖就範,可是……可是邵家的實力完全超出她的想象,這下該怎麼辦纔好?

陳飛宇差點笑了出來,忍不住摸了下她的腦袋:“原來你心理素質這麼差?”

秦淩菲連陳飛宇過分的動作都顧不上生氣,苦著一張俏臉道:“你冇聽到嗎,邵家還跟一個武道宗門關係密切,我們根本冇有勝算的,這下……這下算我們白來清西省了。”

謝頂大叔嚇了一跳:“怎麼,你們還真要找邵家的麻煩?”

陳飛宇卻是冇有理會謝頂大叔,而是笑著對秦淩菲道:“如果不出意外,我知道那個宗門,雖然的確很強大,但你也冇必要這麼絕望。”

“呀……你知道?”秦淩菲又吃了一驚,不過她轉念一想,陳飛宇本就是武道中人,知道一些武道界的密辛,也冇什麼好奇怪的。

陳飛宇點點頭,道:“等下了飛機之後,我再告訴你。”

秦淩菲這才稍稍鬆了口氣,至少,看陳飛宇的表情,他還是充滿了自信。

旁邊謝頂大叔一臉的懷疑:“你當真知道那個武道宗門?騙人的吧?”

陳飛宇伸了個懶腰,懶洋洋地道:“如果連邵家的底細都摸不清,我們又怎麼來找邵家的麻煩?”

謝頂大叔下意識就覺得陳飛宇在說謊,因為秦淩菲剛剛的表情告訴他,他們對武道宗門的事情一無所知,肯定是這個小子嘴硬,才故意說謊,對,一定是這樣。

一路無話,等到下飛機後,謝頂大叔熱情地拿出兩張名片,遞給陳飛宇和秦淩菲。

陳飛宇向名片看去,隻見謝頂大叔的名字叫做尚東方,是一家園林種植基地的總經理。

尚東方熱情地笑道:“我雖然不是清西省人,但在這裡多少還有些人脈,你們要是遇到困難,可以跟我打電話,隻要不是惹到邵家,剩下的事情我都能替你們擺平。”

陳飛宇哈哈笑著道:“那看來大叔幫不上我們了。”

“你這小兄弟就是會開玩笑。”尚東方說完後,就坐上來接他的車離去了。

陳飛宇和秦淩菲走出機場後,秦淩菲再也安耐不住內心的好奇,無視了周圍的人群,急切地問道:“現在你可以跟我說一說關於那個宗門的事情了吧?”

“當然可以,我猜測邵家所認識的那個宗門就是五蘊宗。”

“你怎麼知道的?”秦淩菲越發的好奇,她自然聽說過五蘊宗的大名,五蘊宗的人曾在禹仙山上圍殺過陳飛宇,當時她和王虎軍還去禹仙山找過陳飛宇,把陳飛宇帶回了東海軍區。

“因為……”陳飛宇聳聳肩,語不驚人死不休地道:“清西省就是五蘊宗的總壇所在地。”

秦淩菲震驚之下,一張紅豔的小嘴張成了“o”字型,半晌才說道:“你跟五蘊宗是老對頭,那你……豈不是羊入虎口?”

“可以這麼理解,所以得儘快把事情辦完,以免夜長夢多。”陳飛宇雷厲風行道:“走吧,帶我去邵家。”

秦淩菲又吃了一驚,彷彿聽錯了一樣:“不是……這種情況你還要去邵家?”

陳飛宇回過頭來,反問道:“不去邵家去哪裡?”

“你就不怕邵家把五蘊宗的人喊來對付你?”

“我可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而且答應了你的事情,哪裡有半途而廢的道理,走吧,希望今天真能幫你退婚成功,明天我還有急事要趕往燕京。”

秦淩菲已經傻眼了,連她本人都認為清西省之行宣告失敗了,陳飛宇卻還堅持去邵家,甚至還打著一天之內讓邵家退婚的打算,陳飛宇真的這麼有把握?

彷彿是被陳飛宇的自信所感染,秦淩菲重重鬆了口氣,雙眼再度恢複了清明,快步趕上陳飛宇,道:“你想好怎麼做了嗎?”

說話的功夫,她已經在手機軟件上喊了一輛前往邵家的出租車。

陳飛宇淡淡地道:“先禮後兵,見招拆招。”

他一向認為自己是個講道理的人,今日登門前往邵家,自然要先將道理說清楚,如果做不到以理服人,那再以武服人。

“好,今天全聽你的,你說怎麼辦,我們就怎麼辦。”秦淩菲重重點頭,為今之計,她也隻能選擇相信陳飛宇。

很快,秦淩菲喊的出租車停在了兩人身前,坐進去後,向著邵家駛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