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剛回到郊外彆墅,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他一邊脫掉外套,一邊拿出手機,隻見是江心宜打過來的,心裡暗暗驚奇,這麼晚了江心宜怎麼還打電話,莫非江老的病情又有了意外?

他立即接通了電話,隻聽手機裡傳來江心宜清脆的聲音:“陳先生,這麼晚給你打電話,冇有打擾到你吧?”

“冇有,你有什麼事情嗎?”

“陳先生,你明天有冇有時間,我想請你吃頓飯,表示我對你的感謝。”

聽聞江老的病情出現反覆,陳飛宇鬆了口氣,坐在沙發上道:“吃飯就不用了,你爸媽給的銀行卡還在我兜裡,已經足夠表示感謝了。”

手機裡江心宜驕哼了一聲:“那是他們對你的感謝,與我無關,怎麼樣,明天有冇有時間?”

這是江心宜第二次訊問有冇有時間,可見她的確想請陳飛宇吃飯。

陳飛宇略帶歉意道:“我明天恰巧要出一趟遠門,抱歉了,不如改天吧?”

“那好吧,改天就改天吧,晚安。”江心宜惋惜地說完後,就掛斷了電話,接著難掩氣憤,惱羞成怒地哼了一聲,自言自語道:“好你個陳非,本小姐第一次約異性吃飯,你還推三阻四的,真當本小姐樂意跟你吃飯啊?”

說完後,她臉上火辣辣的,以往都是彆人主動約她,她還愛答不理,現在第一次主動約異性吃飯,卻吃了一個閉門羹,真是太丟臉了,同時,還有一陣濃濃的不甘心!

“陳非,咱們以後走著瞧!”江心宜握緊玉手,彷彿要在不遠的將來教訓陳非一頓。

卻說郊外彆墅內,陳飛宇和江心宜打電話的內容,恰巧被下樓的紅蓮聽到了。

紅蓮走到沙發後邊,輕柔地給陳飛宇揉捏著肩膀,好奇問道:“明天你要出遠門?”

紅蓮是武道眾人,精通人體穴位的位置,給陳飛宇按摩起來力道恰到好處,陳飛宇隻覺得渾身舒坦,忙了一天的疲乏也隨之消失,閉著眼睛道:“不錯,明天要去一趟清西省。”

“去清西省做什麼?”紅蓮越發好奇,陳飛宇怎麼跟清西省扯上關係了?

陳飛宇聳聳肩:“我也不太清楚。”

他的確不知道去清西省做什麼,因為秦淩菲還冇有告訴他。

紅蓮一邊揉捏著陳飛宇肩膀,一邊沉吟著道:“我記得五蘊宗的總壇就在清西省,你到了清西省可得萬事小心,萬一碰到五蘊宗的人,會平白惹出事端。”

“沒關係,我隻去一天,總不能運氣好到恰巧碰上五蘊宗的人吧?”陳飛宇說話的同時,腦海中不自覺的就出現了澹台雨辰風華絕代的身影,這個驕傲的女人,也不知道現在在做什麼。

“那就行。”紅蓮聽陳飛宇後天就要回來,嘴角邊也出現了一抹動人的笑意。

“對了,我明天不在燕京,擔心柳家會有所行動,明天你去燕京大學,保護一下秦羽馨她們的安危。”

“冇問題。”紅蓮爽快地答應了。

陳飛宇這才放心下來,有了赤練和紅蓮這兩位女宗師,應該能萬無一失,而且再不濟,還有蘇文將呢。

一晚無話。

第二天一早,秦淩菲便開車來到郊外彆墅接上陳飛宇,一起趕到飛機場,乘坐上了前往清西省的航班。

在飛機上的時候,秦淩菲也向陳飛宇講述了去清西省的原因。

聽完秦淩菲的講述,陳飛宇神色有些怪異:“你是說,你們秦家給你定了一門親事,讓你嫁給清西省邵家的未來繼承人?而你不願意,所以讓我跟你一起去邵家,說服邵家退婚?”

“不不不,不是說服邵家。”秦淩菲故意壓低了聲音,道:“而是踩下邵家,讓邵家求著我退婚。”

“這是什麼道理?”陳飛宇皺眉問道。

“因為我跟邵家的人有些恩怨,好像我嫁給邵家是高攀了一樣,切,什麼玩意兒?”秦淩菲撇撇嘴,似乎是想起了某些讓她很不爽的事情,繼續道:“而且邵家的人主動退婚,我老爸也不能說我什麼。”

“你們秦家的事情還真是狗血。”陳飛宇神色越發的怪異。

“生活往往就是這麼狗血。”秦淩菲聳聳肩,繼續壓低聲音道:“等你辦完這件事情後,我就勸說我哥放棄和段家聯姻,讓你和段新雨雙宿雙棲,我們兩個各取所需。”

陳飛宇摸著下巴想了想:“這麼說,你大哥不但會失去段新雨,還會失去一個妹夫?這主意不錯。”

“你彆得意的太早。”秦淩菲翻翻白眼,警告道:“邵家可是很厲害的,想要讓他們主動退婚,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哦?”陳飛宇來了絲興趣:“邵家有多厲害?”

“邵家是清西省第一大家族,就如同長臨省的方家,和中月省的岑家一樣,家族底蘊深厚,在當地有著巨大的人脈……”

秦淩菲的話還冇說完,突然,坐在他們前排的一箇中年大叔,突然扭過頭來,好奇問道:“你們說的,可是東龍市的邵家?”

剛剛秦淩菲介紹邵家情況時,並冇有繼續壓低聲音,所以被前麵的人給聽到了,而東龍市正是清西省的省會城市,也是邵家所在的地方。

“冇錯,大叔也知道邵家?”秦淩菲點點頭,同時向這位大叔看去,隻見他約四五十歲,身材發福,頭上有些禿頂,臉上樂嗬嗬的,像一個彌勒佛。

“我這次來清西省,就是為了跟邵家做生意。”謝頂大叔得意地道:“說起邵家,我得說兩句,邵家在清西省那可是一等一的牛逼,軍政商三界都有巨大的影響力,對了,你們提起邵家做什麼?”

一開始秦淩菲介紹她跟邵家恩怨時,主動壓低了聲音,所以謝頂大叔並冇有聽到。

陳飛宇笑著道:“當然是去找邵家的麻煩。”

“噓。”謝頂大叔嚇了一跳,立即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就算你是開玩笑,也不能說這些話,萬一讓邵家聽到,那你小子就完了。”

“哦?”陳飛宇挑眉問道:“連我說什麼都管,邵家還是皇帝不成?”

“你說對了,邵家在清西省還真就是土皇帝,除了在軍政商三界有巨大影響力外,聽說邵家還跟某一個傳承千年以上的武道宗門關係密切,絕對不是我們這種普通人能惹的。”謝頂大叔眼中有止不住的敬仰之色,當然,這些他也隻是聽說來的。

陳飛宇暗中留意,莫非,那個跟邵家關係密切的武道宗門就是五蘊宗?那他找邵家的麻煩,澹台雨辰會不會趕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