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淮天等人把陳飛宇和柳瀟月送到了門口,吩咐江心宜道:“心宜,你開車去送一下陳先生和柳小姐。”

陳飛宇和柳瀟月是坐著江心宜的大奔來的,他們的車都留在了情侶餐廳外麵。

江心宜正準備說一聲“好”,柳瀟月已經搶先一步說道:“不用了,今晚月色不錯,我跟陳非自己打車回去就行。”

她跟江心宜不對付,更不喜歡江心宜看向陳飛宇的眼神,所以當即就拒絕了,避免江心宜和陳飛宇進一步的接觸。

江心宜神色驚奇,多看了柳瀟月兩眼,隨即點頭含笑:“也好,對了陳先生,我用一下你的手機。”

陳飛宇不疑有他,拿出手機給了江心宜。

江心宜撥了一個號碼後,她自己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一邊把手機還給陳飛宇,一邊笑著道:“這是我的手機號,有時間記得跟我打電話聯絡。”

江淮天和李雪梅神色愕然,還是第一次見寶貝閨女對異性這麼主動的,不過……不過對象是陳非,好像也冇什麼關係。

柳瀟月都要氣瘋了,好你個江心宜,果然無孔不入!

陳飛宇愕然接過手機,下意識道:“好,以後少不了要跟江家打交道。”

他指的是調查江老被下蠱的事情,柳瀟月卻誤會成陳非在向江心宜示好,直接轉過身背對著陳飛宇,一張俏臉都板了下來。

“好啊,那我等著陳先生的電話。”江心宜抿嘴而笑,瞥了眼柳瀟月的背影,心裡很是得意,看來本姑孃的魅力,在你柳瀟月之上。

陳飛宇敏銳地察覺到了柳瀟月的情緒,向喬玉田點點頭,道了一聲“告辭”後,便拉著柳瀟月向外麵走去了。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江淮天眉宇間閃過一絲憂愁。

有人要害江家,甚至已經謀劃了十年,而江家到現在還不知道對方是誰,也就是說江家在明,敵人在暗,江家完全處於被動的局麵,由不得他不擔憂。

江心宜還不知道江家的處境,她目前的心思大部分放在了陳飛宇的身上,好奇地問道:“爸,你為什麼對陳非那麼客氣?”

江淮天隨口敷衍道:“我自然有我的用意,以後有機會多跟陳非接觸接觸,跟他搞好關係,對江家有很大的好處。”

江心宜直接想歪了,還以為父親讓自己用“美人計”來拉攏陳非,頓時俏臉一紅,她雖然對陳飛宇好奇,但也僅僅是好奇而已,連好感都稱不上,怎麼可能施展“美人計”?

她跺腳不滿道:“討厭,有你這樣的老爸嗎?”

說完之後,她轉身就向房間走去。

江淮天一臉愕然,自己說什麼了,怎麼還惹得寶貝閨女生氣了?

卻說陳飛宇和柳瀟月兩人離開江家,等江家的人都看不到後,柳瀟月的俏臉立即陰沉下來,掙紮著要甩開陳飛宇的手:“我隻是在人前給你留麵子,不想讓你尷尬,現在冇人了,放開我!”

陳飛宇又不是毫無戀愛經驗的小白,知道柳瀟月不滿自己和江心宜之間的互動,在使小性子罷了,要是自己真放開手了,那才叫做白癡。

他緊握著柳瀟月的玉手不放,笑道:“瀟月還真是善良,就算生氣了還知道為我考慮。”

“誰為你考慮了?自作多情。”柳瀟月俏臉一紅,緊接著心裡就更加委屈,自己都處處為陳非著想了,他還當著自己的麵,跟江心宜那個丫頭眉來眼去,明顯冇把自己放在眼裡,真是討厭。

想到這裡,她就更加用力的掙紮起來,可是掙紮幾次之後都冇掙紮出來,柳瀟月便任由陳飛宇握著,冷哼了一聲,表示自己的反抗。

陳飛宇玩味地突然道:“你吃醋了?”

柳瀟月俏臉頓時一紅,驚慌地道:“胡說八道,我哪裡會吃你的醋……呀……”

她的話還冇說完,陳飛宇手上用力,把柳瀟月拽到自己的懷中,對準柳瀟月鮮豔的櫻唇吻了上去。

既然口頭上的言語無用,那就直接用行動來征服她!

柳瀟月渾身一震,接著腦中一片空白,這……這可是她的初吻啊。

她當即反抗起來,用力推搡著陳飛宇的胸口,可是她本身就對陳飛宇充滿了好感,經過今晚的事情,又被陳飛宇精彩絕倫的表現所折服,已經不知不覺喜歡上了陳飛宇,就算用力反抗,也不過是女人天性的矜持而已。

片刻之後,柳瀟月便放棄了反抗,融化在了陳飛宇的深吻裡,伸出藕臂挽住陳飛宇的脖子,生疏的迴應起來。

清輝月色照耀下,頗有幾分浪漫的情調。

等兩人分開後,柳瀟月臉頰泛紅,鮮豔的櫻唇上還有幾分濕潤。

她眼神羞澀,輕錘了陳飛宇胸口一下,嗔道:“真是討厭,早知道你這麼壞,我就不該跟著你過來,免得遭了你的毒手。”

“你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陳飛宇心情大好,伸手挑起柳瀟月白皙的下巴,道:“從我第一眼看見你時,你就註定是我的。”

“好哇,原來你從一開始,就在打本小姐的主意,看我不咬死你。”柳瀟月張嘴就向陳飛宇咬去,卻被陳飛宇的嘴給堵住,兩人再度熱吻了起來。

這一次,兩人吻的比第一次時間更長。

分開之後,兩人相視一笑,心有靈犀,一起手挽著手,在明月下漫步。

一股甜蜜幸福之感,在柳瀟月的心頭升起。

她哼了一聲,道:“你彆以為我……我跟你這樣,你就能矇混過關了,說,在江家的時候,你跟江心宜是怎麼回事?”

陳飛宇調笑道:“想不到燕京大學有名的才女,原來是一個醋罈子。”

柳瀟月俏臉火辣辣的,惱羞成怒下踩了陳飛宇一腳,瞪著眼道:“快老實交代。”

陳飛宇摸了下鼻子,笑著道:“其實也冇什麼,江老被人下了蠱毒,江淮天委托我幫江家查出真凶,以後我得經常跟江家打交道,所以纔會同意經常跟江心宜聯絡。”

“原來是這樣。”柳瀟月恍然大悟,接著道:“也不知道是誰那麼狠毒,給江老這種德高望重的老人下蠱。”

“我也不知道。”陳飛宇搖搖頭,他雖然猜測是柳家所為,但絕對不能當著柳瀟月的麵說出來。

他暗中歎了口氣,如果讓柳瀟月知道他要對付柳家的話,對她的打擊一定很大,應該怎麼做,才能不傷害到柳瀟月?

陳飛宇看著柳瀟月甜蜜的笑容,生平第一次的,心裡頭出現一絲茫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