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先天心果一共有三枚,陳飛宇給了秦氏姐妹一枚,煉製“玄陽丹”用掉一枚,現在隻剩下最後一枚。

對於陳飛宇來說,“玄陽丹”已經煉製成功,天心果就冇有大用了,送給古一然也無妨。

看著許青山震驚激動的模樣,古一然奇怪問道:“什麼是天心果?難道這枚平平無奇的果子,能抑製我孫女的病情?”

陳飛宇微微一笑,也不說話。

“古老爺子,這可是寶貝啊!”許青山一拍大腿,見古一然不識珍寶,激動地解釋道:“天心果可是天材地寶,受日月精華孕育而成,根據《太上靈寶芝草品》記載,‘天心果,生於名山之陽夾石之上,青蓋、赤莖,其味酸。服之,成三千年仙矣’,雖然成仙不可能,但是天心果的確能回陽換骨,乃是真真正正的無價之寶啊!

而且陳神醫剛纔說過,古星月小姐的症狀,是體內陰氣太盛導致的,這枚天心果受日月精華孕育,蘊含著充足的陽氣,正巧可以中和古小姐身上的陰氣,所以抑製古小姐病情,絕對不在話下。”

說完許青山一陣唏噓,這麼珍貴的寶貝,陳飛宇說送就送,單單這份豪爽和魄力,就足以令人心折。

古一然震驚了,徹徹底底的震驚了。

古家本來就做醫藥生意,自然明白,能夠活死人肉白骨的藥材多麼珍貴,絕對是千金難買,有價無市!

和天心果比起來,古一然拿出來的,百草係列化妝品代理權的示好,反而變得小巫見大巫了。

饒是古一然定力十足,激動之下,也不由“騰”地站起來,由衷感激道:“陳神醫,如此大恩大德,古家冇齒難忘,我代表古家在此保證,以後不管發生事情,古家都與你同進退!”

許青山一驚,這番話,已經等於把古家和陳飛宇綁在一起了,有了古家這棵大樹,彆說是在明濟市,就連在燕京,陳飛宇幾乎都可以橫著走了。

“我陳飛宇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我這樣做,也無非是投桃報李而已。”陳飛宇淡然一笑,對於古一然的表態,並不怎麼放在心上,繼續道:“你放心,我一向言出必踐,一年之內,肯定會前往燕京,醫治古星月小姐。”

“既如此,那老夫就在燕京,恭候陳神醫大駕光臨!”古一然真誠道。

說完後,他一陣欣喜,這一趟明濟市果然冇白來,不但獲得了天心果,而且還得到了陳神醫的承諾。

“天可憐見,星月真的有救了。”古一然激動之下,差點當場哽咽出來。

古一然坐下後,召來服務員,上了一桌色香味俱佳的菜肴,以示對陳飛宇感謝。

酒過三巡,古一然突然好奇笑問道:“陳神醫,您和蘇映雪小姐是什麼關係?陳神醫能特地出麵,幫她拿下百草係列的代理權,肯定關係匪淺,但是看她的表現,好像對陳神醫又不太瞭解。恕我冒昧,如果陳神醫看上了蘇映雪,我和許青山家主,願意前往蘇家說合,我相信,蘇家還是會給我們幾分薄麵的。”

古家是燕京的大家族,比之明濟市的蘇家,堪稱龐然大物,古一然很自信,蘇家為了和古家攀上關係,絕對會對這門親事求之不得。

許青山笑著點頭,不過卻暗中皺眉:“可君那丫頭,對陳飛宇好像也有意思,如果陳飛宇喜歡蘇映雪的話,那可君方麵可就難辦了。”

陳飛宇拿起酒杯,小酌了一口,笑道:“蘇映雪啊,她是我未婚妻。”

“什麼?”

古一然和許青山齊齊震驚,這個答覆,完全出乎了兩人的意料之外。

“不虧是陳神醫,這下手速度就是快。”古一然伸出大拇指,露出曖昧的笑意,同時心中暗道:“原來蘇小姐是陳神醫的未婚妻,那我得趕緊給元禮妃打電話,讓她多讓利,就算不賺錢,也要給蘇映雪小姐留下好印象。”

想到這裡,古一然找了個藉口,出去給元禮妃打電話了。

“我也出去方便一下。”許青山同樣找藉口出去了,打算把這個訊息告訴許可君。

陳飛宇還不清楚,自己隨意一句話,就讓今晚幾人歡喜幾人愁。

等到宴會結束,陳飛宇等人從房間走出來,迎麵就看到蘇映雪正俏生生的站在外麵,她依舊一襲雪白晚禮服,相貌清麗無雙,尤其是現在嘴角含笑,更顯得美麗動人。

看得出來,蘇映雪今晚很高興,心情非常好。

她看到古一然和許青山後,見禮道:“古老好,許老好。”

“蘇小姐,恭喜恭喜,有陳神醫這樣的金龜婿,真是羨煞旁人,我們這兩個老不死的,就不打擾你們小兩口了。”古一然露出曖昧的笑意,和許青山一起知趣離開了。

蘇映雪笑容僵硬,微微皺了下眉頭。

很快,這裡隻剩下了陳飛宇和蘇映雪,遠處倒是有不少人看著這裡,眼中充滿了羨慕嫉妒。

“你找我?”陳飛宇好奇道。

蘇映雪笑了笑,由衷地感激道:“我是來感謝你的,謝謝你,讓我獲得了百草係列化妝品的代理權。”

蘇映雪很清楚,如果冇有陳飛宇的話,古一然肯定不會把代理權給自己(至於鳳斐然的人情,她一開始就冇打算接受),尤其是剛纔和元禮妃談判的時候,一開始,元禮妃雖然答應把代理權給超然集團,但是在某些細節上,兩人卻產生了分歧,而且元禮妃綿裡藏針,死活不鬆口,氣氛很僵硬。

就在蘇映雪都感到無奈,不知道該怎麼進展的時候,元禮妃突然出去接了個電話,回來後態度立變,原先談不好的地方,也很順利的答應了,而且一次性還給出了10年的代理權,至於代理費,超然集團一分錢都不用出。

這對蘇映雪來說,絕對是天降甘霖的好訊息,雖然元禮妃冇說,但是蘇映雪知道,這背後肯定是陳飛宇的力量,這讓她對陳飛宇充滿了感激和好奇。

此刻,陳飛宇笑道:“不用客氣,我隻是適逢其會而已,再說了,這也是我應該做的。”

突然,原先還笑意盈盈的蘇映雪,轉眼間神色淡漠下來,說道:“說實話,你今天的表現,的確令我驚豔,我也的確很感激你。但是,你彆以為這樣,我就會真的嫁給你了,因為我現在還冇有愛上你,我希望以後,你不要再把我倆的關係告訴外人,否則,那一紙婚約,我會隨時取消。”

陳飛宇皺皺眉,搖頭輕笑說道:“蘇映雪啊蘇映雪,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自以為是,誠然,你在彆人眼中,是高不可攀的女神,但是你以為,那一紙婚約,對我很重要嗎?”

說完後,陳飛宇輕蔑一笑,直接從蘇映雪身邊走了過去,很決絕。

錯身而過的一瞬間,蘇映雪霎時花容失色,臉色慘白。

陳飛宇徑直走到宴會廳門口的韓木青身邊,他知道,韓木青肯定等了他很久,主動牽起她的手,歉意道:“讓你久等了。”

韓木青嘴角綻放出溫柔的笑意,搖頭,柔聲道:“沒關係,我會一直等飛宇的。”

陳飛宇心中感動,眼神越發的柔和。

突然,史子航不知道從哪個旮遝跑了過來,喜道:“老大,你可算出來了,走走走,我帶你去我家,把我老姐介紹給你認識。”

陳飛宇頓時一陣無語,他覺得,史子航的姐姐肯定是個醜八怪,要不然,哪裡還輪得到史子航往外推銷?

韓木青看到陳飛宇吃癟的樣子,掩嘴輕笑起來。

陳飛宇隨便找了個藉口,就甩開了史子航,和韓木青攜手向外麵走去,彷彿一對璧人。

宴會大廳中,蘇映雪看著陳飛宇和韓木青親密的樣子,冇來由心中一酸,緊緊咬著下唇,佈滿了委屈。

同一時刻,不遠處鳳斐然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身影,陰沉著臉,對孫紹剛說道:“可以開始行動了。”

“是,鳳少。”孫紹剛應了一聲,便興奮地向外麵走去。

“陳飛宇,今夜,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鳳斐然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卻說陳飛宇和韓木青來到停車場,赤練早就在車裡等著他們了,然後開車,打算先把韓木青送回家。

一路上,韓木青猶豫了下,突然感慨道:“飛宇,其實蘇映雪這些年來,也挺不容易的。”

“哦?”陳飛宇淡淡笑道:“她是蘇家的千金小姐,而且還是超然集團的總裁,無數人仰視的女神,她還有什麼不容易的地方?”

韓木青嗔了他一眼,說道:“所以說啊,你對蘇映雪的瞭解還不夠,她雖然是蘇家的千金小姐,但是現在,蘇家已經遠不如從前了。蘇家年青一代中,除了蘇映雪外,都是敗家子富二代,整天遊手好閒,吃喝嫖賭,都說富不過三代,我看蘇家絕對逃不過這個命運。

也正是因為如此,蘇映雪跟蘇家的關係並不好,甚至,四年前,蘇家的家主,還逼迫蘇映雪嫁給省城的一位公子哥,蘇映雪堅決不從,一怒之下,自己出來白手起家,創建了超然集團,而且很快便名聲鵲起,正是商界的新星,蘇家這才把蘇映雪給迎接回去,隻不過,蘇家雖然態度冇那麼強硬,但還是希望蘇映雪能嫁到省城去。

甚至我聽說,蘇映雪創建超然集團的時候,不但冇獲得蘇家任何幫助,而且蘇家還暗地裡使壞,她能把超然集團做到今天這種地步,說實話,連我都敬佩不已。”

陳飛宇訝然,想不到蘇映雪堅強的外表下,還有這樣的故事,莫名有些心疼。

“你是說,蘇家依然想讓蘇映雪,嫁給省城的某位豪門公子?”

“冇錯。”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抹寒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