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輕瞥他一眼,手上微微用力,任武已經不由自主向任采撞了過去。

正是四兩撥千斤!

任采大驚失色,情急之下連忙收招後撤。

也幸虧他是“宗師”強者,已經接近內息收發自如的境界,這才能及時收拳,否則的話,這一拳打在任武身上,非得把任武打成重傷不可。

然而,不等任采高興的太早,陳飛宇猶如鬼魅一般,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前。

任采臉色大變,從眼睛的最深處,湧現出深深的恐懼以及後悔,這個少年好快的速度!

下一刻,完全不給任采還手的餘地,陳飛宇出手快若閃電,霎時間抓住了任采的手腕。

任采臉色頓時大變,還冇反應過來,手腕處已經傳來劇烈的疼痛,“哢嚓”一聲,手腕應聲骨折!

“你……你到底是誰?”任采額頭冷汗涔涔冒了出來,這個少年的實力好強大,如此輕易就能秒殺他們兩個,說明對方的實力至少到了“宗師”後期境界,如此實力,如此年紀,簡直駭人聽聞!

任武更是腸子都悔青了,誰能想到這個人模狗樣的小白臉,竟然恐怖到了這種程度,偏偏還年輕的要命,早知道的話,打死他也不敢調戲林月凰了,平白惹到這樣一個煞星。

萬豪等人都驚呆了,他們以往隻聽說過陳非醫術、占卜雙絕,原來連武道實力也如此強的可怕,可問題是,陳非明明還這麼年輕,怎麼會厲害到如此境界,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我女朋友說過,‘宗師’其實也不算什麼,現在你們相信了吧?”陳飛宇走回林月凰身邊,握住了她的纖纖玉手,向她挑眉一笑。

林月凰眼中綻放出動人的光彩,反手握住了陳飛宇,心裡又是驕傲又是甜蜜,道:“就是,你們要是早點相信本姑孃的話,也不至於落得如此下場,現在吃虧了吧,後悔了吧,活該,咯咯。”

任武和任采的確腸子都悔青了。

但是,他們更加想知道陳飛宇的身份,年紀輕輕實力就如此恐怖,絕對不可能是無名之輩,得罪了這樣一尊大神,無疑後果非常嚴重。

另外,他們二人還有其他的目的,知道陳飛宇的身份後,去請求蘇文將進行報複!

“你到底是誰?”任采又問了一遍。

“你們還冇資格知道我的名字。”陳飛宇傲然道:“如果不是看在蘇文將的麵子上,就不隻是打斷你們的手這麼簡單了。”

任采和任武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訝異,難道這小子真的認識蘇先生?

“現在,向我女朋友賠禮道歉,你們就可以離開了。”陳飛宇淡淡地道。

任采和任武哪裡還敢繼續硬抗下去?連忙向林月凰鞠躬道歉:“對不起,得罪了您,還請您原諒。”

林月凰心情大好,大方地揮揮手,眉開眼笑道:“這次算你們走運,本姑娘心情好,放你們一馬,下次再來找麻煩,就不是這麼簡單了,你們走吧。”

“是是,多謝兩位高抬貴手。”任武和任采兩人哪裡還敢繼續待下去,捂著斷手一溜煙地跑了出去。

陳飛宇看著他們的背影,心裡暗暗想著,放眼整個天下,能將武道修煉到“宗師”境界的也是少數人,不說彆的,整個偌大的長臨省,“宗師”強者頂多也就十幾位而已。

冇想到隨便遇到白陽宗兩個人,就有著“宗師”境界,這些傳承已久的武道宗門,果然底蘊深厚,看來是得抽個時間,跟著蘇文將一起把白陽宗給徹底收編了為自己所用,肯定能大幅增強自己的勢力。

卻說任武和任采兩人跑到外麵,直到遠離飯館最少500米後,才心有餘悸地停了下來。

“那小子實力真恐怖。”任武隻覺得骨折處火辣辣的疼:“這次真是踢到鐵板上了,燕京城不愧是華夏首都,果然臥虎藏龍。”

“你說,難道他真的跟蘇先生認識?”任采緊緊皺起了眉頭,疑惑地:“認識也就罷了,可他卻說蘇先生是他的手下,這……這怎麼可能?”

“完全冇有可能!”任武堅定地道:“你還不知道嗎,蘇先生那樣高傲的人,也就隻有宗主這等‘傳奇後期’強者才能壓得住他。

飯館那小子就算再厲害,以他的年紀來推算,絕對還冇到‘傳奇’境界,又怎麼可能讓蘇先生甘願成為他的下屬?你就彆聽那小子吹牛逼了。”

“你說的有道理。”任采點點頭,可是眉宇間依舊有著疑惑之色,道:“我總覺得他不像是在吹牛。”

任武嗤笑一聲:“蘇先生要真是他手下,我把頭擰下來給你當球踢,彆想那麼多了,趕緊找一家正骨的醫院,先把手接上,明天再去找蘇先生。”

“也對,隻要找到蘇先生,一切就能明瞭了。”任采點點頭,和任武一起打了出租車,向附近的醫院駛去。

卻說飯店內,等任采、任武離開後,林月凰依舊難掩興奮之意:“被兩名宗師強者鞠躬道歉,就連我老爸都冇有過這種待遇,真舒坦!”

說到這裡,她越發的崇拜陳飛宇,不虧是年紀輕輕就名動天下的巔峰強者,果然強大!

陳飛宇笑了笑,突然看向了萬豪他們,笑著道:“今晚辛苦你們了。”

“陳先生這是哪裡的話,能為陳先生服務,是我們的榮幸。”萬豪等人受寵若驚,“英雄救美”明明失敗了,陳先生還對他們如此客氣,如此平易近人,這纔是有涵養的高人。

林月凰更是心情大好,突然拿出一張信用卡,大方地遞到了萬豪的身前,笑著道:“不能讓你們白白辛苦一趟,這裡麵有二十萬的額度,隨便花。”

萬豪第一時間看向了陳飛宇,見到陳飛宇點頭後,他大喜過望,接過信用卡,激動地道:“多謝林小姐,多謝陳先生,不打擾二位了,我們告辭。”

他和幾個兄弟一邊向外麵走,一邊心中感歎,他們明明是陳先生請來騙林月凰的,林月凰竟然還還給他們錢花,隻能說,陳先生牛逼plus!-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