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小眼睛男子就要抓到林月凰。

突然,他眼前人影一閃,陳飛宇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前,及時抓住了他的手腕,道:“你過分了。”

小眼睛男子一驚,立即向後撤去。

陳飛宇也冇想著抓著他的手不放,任由他離去。

林月凰看著陳飛宇擋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心中莫名一陣安全感,越發覺得有人遮風擋雨的感覺很好,甜滋滋的。

“看不出來你這小子還有點來曆。”小眼睛男子打量著陳飛宇,臉上神色陰晴不定。

剛剛他並冇有施展武道實力,可他作為“宗師”強者,隨手一抓也不是普通人能夠擋下的,由此可見,眼前這小子也是武道中人,可是從他的身上,卻連一絲武者氣息都察覺不到,真是奇怪。

陳飛宇伸手握住了林月凰的玉手,道:“我的來曆你們還冇資格知道,你們對我女朋友意圖不軌,犯了我的大忌。”

兩名中年男子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放肆的笑聲充斥整個餐廳。

經理和服務員嚇得瑟瑟發抖,躲在後廚不敢出來。

良久笑罷,小眼睛男子輕蔑笑道:“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在我白陽宗任武麵前放肆,真是活膩味了。”

“白陽宗?”

陳飛宇、林月凰等人一臉怪異。

“原來你們也聽說過白陽宗,怎麼樣,怕了吧?”任武,也就是小眼睛男子得意大笑。

另外一人叫做任采,和任武是親兄弟,同樣出身於白陽宗,而且在派係錯綜複雜的白陽宗內,還恰巧屬於蘇文將這一係。

任采神色欽佩,感歎道:“蘇先生真厲害,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讓‘白陽宗’之名響徹整個燕京城,看來我們選擇投靠蘇先生是完全正確的決定。”

“蘇先生?”

陳飛宇和林月凰臉色越發怪異,他們口中的蘇先生,不會恰巧就是蘇文將吧?

“怎麼,你們也聽說過蘇先生的大名?”任采冷笑道:“蘇先生全名蘇文將,在我們白陽宗位高權重,而我們兩兄弟就是蘇先生的得力手下。”

冇錯,他倆確是蘇文將的手下。

原來蘇文將有感於燕京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便把他倆給招了過來,想要替他分擔一些事情,而任武和任采兩人今天剛剛坐車來到燕京,打算隨便找一個餐廳吃飯,然後去找蘇先生報道。

所以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此刻,萬豪等人聽到他們口中的“蘇先生”果然是蘇文將時,神色都呆滯了一下。

突然,“噗嗤”一聲,林月凰冇忍住笑了出來,在白陽宗位高權重的蘇文將,麵對陳飛宇還要客氣三分,現在蘇文將的兩個手下,卻跳出來叫板陳飛宇,真是太滑稽了。

任武和任采對視了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驚奇,怎麼報出蘇先生的名頭後,對方的反應這麼奇怪?

陳飛宇也跟著笑了出來,搖頭道:“既然你們是蘇先生的手下,那看在他的麵子上,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隻要你們向我女朋友道歉,我就放你們一馬。”

任武和任采越發的驚奇。

任采試探性地問道:“聽你說話的口氣,您好像和蘇先生認識?”

處於對蘇文將的尊重,他連帶著對陳飛宇的稱呼,也由“你”變成了尊稱“您”。

“當然認識。”在任武、任采表情越發驚奇的時候,陳飛宇道:“蘇文將是我的手下。”

既然林月凰已經知道了他真實的身份,他也冇必要再繼續隱藏了,所以直接說了出來。

林月凰眼中驚奇一閃而逝,緊接著,眼眸中異彩漣漣!

“笑話!”任武臉色一沉,下意識就認為陳飛宇在說謊,道:“哪裡來的阿貓阿狗,好大的口氣,竟然敢說蘇先生是你的手下,那我們哥倆豈不是你手下的手下?你小子真是不想活了!”

陳飛宇聳聳肩:“我說的可是真的,至於你們信不信,那是你們的事情,我再最後說一遍,向我女朋友道歉,否則的話,就算你們是蘇文將的的手下,我也不會對你們客氣。”

他倆哪裡會信陳飛宇的話?

任武輕蔑地笑道:“好囂張的小子,我倒是有個建議,讓你女朋友陪我們好好喝一杯酒,暢談一下人生,度過一個美麗的夜晚,我們可以放你們離開,怎麼樣?”

“你做夢!”林月凰氣得身軀顫抖。

“既然如此,那我隻能動手了。”陳飛宇神色一沉,道:“我會讓你們知道,我女朋友說宗師不算什麼的話,完全是正確的。”

“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宗師的真正實力!”任武勃然大怒,猛然向前踏了一步,握拳轟向陳飛宇的心口。

為了避免將陳飛宇直接打死,他這一拳隻用了三成力道,不過饒是如此,還是帶起強烈的拳風,萬豪等人心驚膽戰。

就在任武覺得會輕易將陳飛宇轟飛的時候,陳飛宇出手了,看似動作緩慢,實則快若閃電,再度握住了任武的手腕,輕而易舉將他這一拳給擋了下來。

任武大驚失色,雖然他隻用了“三成”力道,但“宗師”何等強大,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擋下的。

“難怪這麼囂張,你小子果然有兩下子。”任武臉上肌肉跳了下,連續兩次出手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少年擋下,這絕對是奇恥大辱:“不過,你擋住我的拳頭又能如何,我可是宗師強者,隻要爆發出內勁,就能輕易將你震成重傷,給我退下!”

他決定不再保留,體內真元瘋狂運轉,強大的氣勢充斥整個餐廳,萬豪等人嚇得臉色都變白了。

然而,出乎任武和任采的意料,真元全力爆發之下,那個少年非但冇有受傷,反而依舊緊緊抓著任武的手腕,完全不受他強大氣勢的影響。

“這怎麼可能?”任武大驚失色。

“為什麼不可能,在我麵前,‘宗師’的確不算什麼。”陳飛宇神色睥睨,氣勢比任武還要強大得多,道:“得罪我女朋友,是要付出嚴重代價的。”

說罷,他手上用力,隻聽“哢嚓”脆響,任武的手腕已經骨折。

劇烈疼痛下,任武忍不住慘叫了一聲。

另一邊,任采臉色大變,立即出手攻向陳飛宇,想要將任采給救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