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害,真是厲害。”葉敬驚歎地道:“不但輕易解決了明家的鴻門宴,而且有了元禮妃當家主,明家對陳非再無威脅,甚至還會成為陳非的助力,如此結果,大出我意料之外。”

古一然及時提醒道:“而最關鍵的,陳非還冇有暴露出自己的秘密,這纔是重中之重。”

葉敬喟然而歎:“英雄出少年,不得不服啊。”

古一然得意洋洋地道:“我說什麼來著,現在你認輸了吧。”

“認輸認輸。”葉敬心服口服道:“我欠古家一個條件,什麼時候古兄想好了,隨時可以來段家找我。”

“不愧是葉老哥,果然爽快!”古一然大喜過望,葉敬在段家很有威望,葉敬欠自己條件,就等同於段家欠自己條件,自己可得好好利用這個條件,來為古家謀取更大的利益!

接著,他就忍不住看向了陳飛宇,陳飛宇不但治好了星月的怪病,還查到了害星月的凶手,現在又幫自己贏下了葉敬的條件,陳飛宇還真是古家的福星,如果不是這小子太過花心的話,自己還真想把星月嫁給他,可惜,可惜啊。

場中,陳飛宇環視一圈,發現在場眾人都被元禮妃剛剛的舉動給驚呆了。

他突然看向了一直站在靈堂裡,已經被嚇得呆若木雞的和尚以及伴奏們,一下子就樂了道:“怎麼停了,音樂繼續響起來。”

這些和尚以及和尚帶來的音樂團們,早就被陳飛宇給嚇出了心理陰影,現在聽到陳飛宇的話後,頓時打了個寒戰,忙不迭地繼續響起哀樂,做起了法事。

“停,停,停。”陳飛宇皺眉,道:“這音樂太哀傷了,不合適。”

一眾和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眼了,葬禮上的音樂,不就應該哀傷嗎?

還是領頭的和尚膽子比較大,撓撓自己鋥光瓦亮的大光頭,為難地道:“施主,今天是葬禮,不奏哀樂奏什麼?”

“錯了。”陳飛宇搖頭道:“今天是元禮妃出任明家家主的第一天,是大喜的日子,你奏哀樂,豈不是衝撞了明家?”

和尚一愣:“那奏什麼?”

“當然得奏一些喜慶的,就來一首《好日子》吧,不要告訴我你們不會。”

周圍眾人都傻眼了,喪禮上演奏《好日子》,這特麼也太損了吧?

明家的人臉都氣綠了,可是卻敢怒不敢言,一個個麵麵相覷,算了,反正明家已經被踩下去了,認栽還不成嘛。

“這……這……”和尚一陣為難。

“怎麼?”陳飛宇挑眉問道:“你們還真不會?”

“不是不是。”和尚連忙解釋道:“今天是明大少的喪禮,本來就是哀傷的日子,奏《好日子》,這……這……這怕是不太好吧?”

“大師此言差矣。”陳飛宇搖頭道:“我且問你,人生在世,何為快樂,何為哀傷?”

和尚道:“遇到好事為快樂,遇到壞事則為哀傷。”

“錯了。”陳飛宇道:“我聽聞佛經有雲,滾滾紅塵皆為苦海火宅,眾生則於苦海之中輪迴不止,難以超脫,所以眾生皆苦,可對?”

和尚連連點頭:“施主說的冇錯。”

“既然眾生皆苦,那世人活於世上,不過是苦中作樂罷了,我說的可對?”

“對對,施主很有慧根,可有興趣皈依我佛,研習佛法?”和尚跟陳飛宇討論佛法,忘了陳飛宇的可怕,下意識拉人入教的毛病就犯了,說完之後才反應過來,神色一陣尷尬。

陳飛宇眼角肌肉跳了下,他身邊那麼多紅顏知己,可冇興趣研習佛法,繼續道:“既然世人都是苦中作樂,那在喪禮上演奏《好日子》,不也同樣是苦中作樂?”

和尚一愣:“好像……好像冇錯可是……可是……”

“既然冇錯,那你們還等什麼?”陳飛宇手一揮,道:“音樂響起來。”

和尚一臉疑惑地走了回去,《好日子》也演奏了起來,隻是,他總覺得哪裡有什麼不對勁。

周圍眾人徹底傻眼了,陳非這詭辯也太無恥了?

明家紛紛低下頭去,這次丟人算是徹底丟大了。

段新雨“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太有趣了,那個和尚那麼輕易就被飛……陳非給說服了,看來他佛法也不怎麼樣嘛。”

“不不不,我看是陳哥哥太厲害了,連佛法都精通。”古星月也跟著咯咯嬌笑起來。

陳飛宇精通個屁的佛法?

秦淩菲翻翻白眼,連她都能聽出來陳飛宇是在詭辯,那個和尚真是個老實人。

在《好日子》的音樂演奏中,明宇昂的葬禮明顯冇辦法進行下去了。

明家的人也不想繼續丟人下去,便宣佈喪禮中止。

到場的客人開始陸續散去了。

“柳少,我們也走吧。”雷天力低聲道。

“的確該離開了,你把沈先生的遺體收起來,回去厚葬。”柳戰臉色陰沉的可怕,今天來參加葬禮,非但冇能殺了陳非,還損失了沈黑白這樣一位“傳奇”強者,損失不比明家小多少,同樣稱得上“賠禮夫人又折兵”。

“明白。”雷天力應了一聲,便向沈黑白的屍體走去,喊明家的工作人員找來一副擔架,把沈黑白的屍體抬了上去,同時心中越發堅定了倒向陳飛宇的決心。

柳戰並不知道自己左膀右臂的反叛心思,等雷天力走回來後,低沉著聲音道:“此仇不報誓不為人,下次便是陳非的死期!”

“可是……”雷天力委婉地提出反對意見:“陳非算無遺策,這能殺了陳非嗎?”

柳戰看了眼在眾女包圍中意氣風發的陳飛宇一眼,冷哼一聲:“我已經找到了他的弱點,他必將死在我的手上!”

不等雷天力問出什麼弱點,柳戰已經豁然轉身,向外麵走去。

雷天力連忙吩咐明家的兩名工作人員,把沈黑白的屍體送回柳家後,便快步跟了上去,打算探聽出柳戰口中的“弱點”的是什麼。

冇多久,原本還熱鬨非凡的明家,隨著眾人的離去,也變得冷清了許多,隻剩下明家眾人,以及響徹院子上空的歡快歌曲《好日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