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老放心,隻要陳神醫真的在明濟市,憑著我們許家的人脈,一定能夠找到他。”許青山安慰古一然。

這倒不能怪許青山資訊閉塞,陳飛宇接連踩下孫紹輝、謝星軍等人的事蹟,隻在富二代的圈子裡流傳,而許青山就是個老學究,平時閉門謝客,研讀醫書,彆說接觸富二代圈子裡的事情,就連子女都很少在一起交流,自然不知道陳飛宇在富二代圈中已經“大名鼎鼎”。

“那就勞煩許家多費點心了。”古一然無奈點頭。

突然,許青山眉頭一皺,他看到自己兒子許飛揚,正在宴會廳外麵向自己招手,便找了個藉口,走了出去。

古一然似乎冇了興致,蘇映雪道:“蘇小姐,三天後,咱們招標會上見吧。”

蘇映雪暗中歎了口氣,勉強一笑,說道:“好的。”

古一然正準備帶人離開,突然,鳳斐然走了過來,恭敬地鞠躬地道:“古爺爺好。”

“你是?”古一然打量著鳳斐然,隻覺得他有些麵熟,但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鳳斐然直起腰,笑道:“古爺爺,我是鳳斐然,鳳浪是我爺爺。”

古一然喜不自勝,笑道:“原來是你,多年不見,都認不出你來了,你爺爺近來可好?”

“托古爺爺洪福,我爺爺一向安康。”鳳斐然恭敬地道。

“好好好,我就知道,你爺爺醫術那麼高明,身體肯定比我強多了。”古一然爽朗地哈哈大笑。

眾人在旁邊暗中震驚,能讓古老爺子另眼相看,鳳斐然的身份絕對不一般。

“瞧古老對他的態度來看,鳳斐然的背景絕對不簡單,想不到,明濟市又來了一條過江龍,以後可得注意,儘量避免得罪鳳斐然。”

眾人如是想到。

蘇映雪對兩人的寒暄不感興趣,正準備離開,突然,隻聽鳳斐然說道:“古爺爺,蘇映雪小姐是我的朋友,關於化妝品代理權的事情,您能不能通融一下?”

蘇映雪驚訝,頓時止住腳步。

古一然恍然大悟,埋怨道:“怎麼不早說,蘇小姐,你回去後準備一份招標報告,直接拿給禮妃評估,禮妃,蘇小姐的事情,你要上點心,如果資質冇問題的話,直接定下來就行。”

“是,古老。”元禮妃應了一聲,心中對鳳斐然更高看了一層:“古老一向說一不二,鳳斐然一句話,就能改變古老的主意,看來,這個叫鳳斐然的年輕人,真的不簡單啊。”

峯迴路轉。

蘇映雪又驚又喜,但是一想到要欠下鳳斐然的人情,她又開始糾結起來。

或許是女人的第六感,她總覺得鳳斐然很危險,離的越遠越好。

鳳斐然心中得意,悄悄向蘇映雪使眼色,說道:“映雪,你還不快點謝謝古老?”

他趁機喊的很親昵,他相信,在代理權的巨大誘惑下,蘇映雪絕對不會拒絕他。

蘇映雪暗中皺眉,心裡一陣牴觸,充滿了糾結。

一方麵,她知道世上冇有免費的午餐,今天承了鳳斐然的人情,以後再想還,那可就難了;另一方麵,超然集團陷入了絕境,迫切需要拿到代理權,來挽救大廈於將傾。

蘇映雪眉頭微蹙,左右為難。

古一然乍遇故人之後,非常開心,冇有看出蘇映雪的糾結,嗬嗬笑道:“蘇小姐該感謝的人,應該是斐然纔對。”

鳳斐然眼睛一亮,古一然這句話,簡直是在給他送助攻,看來,不日就能拿下蘇映雪,給陳飛宇好看!

他笑著說道:“哪裡哪裡,映雪是我的朋友,完全是我分內的事情,映雪不用在意。”

說完後,鳳斐然還柔情似水地看了蘇映雪一眼。

包括古一然在內,眾人恍然大悟,難怪鳳斐然為蘇映雪說話,原來鳳斐然看上蘇映雪了。

眾人立即露出曖昧的笑意。

史子航在不遠處急的哇哇大叫:“靠,鳳斐然真無恥,明明第一次和我女神見麵,竟然搞得兩人像在熱戀一樣,媽的,真想衝過去揍他一頓,你說是吧老大,咦,老大人呢?”

蘇映雪暗中皺眉,知道自己不管怎麼解釋,彆人都不會相信,心裡麵對鳳斐然由無感,變成了厭惡,超然集團雖然急需拿到代理權,但是她蘇映雪一向潔身自好,還不屑於用這種曖昧的手段,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她正準備開口拒絕,突然,旁邊傳來一個輕蔑的聲音:“區區化妝品的代理權而已,給了就給了,竟然還搞得這麼鄭重,真是冇見過世麵。還有你,彆看,就是你鳳斐然,虛偽的嘴臉真讓我噁心。”

此言一出,眾人齊齊震驚,在古老麵前,竟然敢這樣說話,等於在公然打古老的臉,連忙向聲音處看去。

眾人隻見一名麵容俊秀的年輕人,正不近不遠的站著,雙手插兜,神態懶散,眼中鄙夷之色十分明顯。

赫然是陳飛宇。

蘇映雪嬌軀一顫,出現焦急之色。

“陳飛宇瘋了?那可是燕京古家的頂梁柱,大名鼎鼎的紅頂商人古一然,如果古老生氣,連蘇家都冇辦法保下陳飛宇,他果然是從山上來的,行事就是莽撞。”

看到古老神色陰沉,眉宇間閃過一絲不悅,蘇映雪又是著急,又是恨鐵不成鋼。

“我靠我靠,老大牛逼啊,當著這麼多商界精英的麵,連古老都敢諷刺,真是不要命啊!”史子航誇張地大叫道。

韓木青笑道:“放心吧,飛宇從來不做冇把握的事情。”

史子航暗中搖頭,覺得韓木青隻是被愛情衝昏了大腦。

場中,鳳斐然冷笑,開口輕蔑道:“你可知道,古然集團是華夏頂尖大企業,尤其是百草係列的化妝品,更是廣受消費者歡迎,多少人想得到代理權而不得?”

“那又如何?”陳飛宇淡淡道,隻是眼中浮現一抹輕蔑。

眾人齊齊皺眉,覺得陳飛宇太囂張了,紛紛心生不喜。

元禮妃更是暗中生氣,百草係列化妝品,是她的心血,陳飛宇這樣輕蔑的態度,簡直是在看不起她。

鳳斐然嘴角冷笑更加明顯,陳飛宇越囂張,得罪古老就越厲害,陳飛宇就越冇好果子吃,繼續冷笑道:“那你可知,單單明濟市內,想拿到代理權的化妝品公司,少說也有十幾家,隻要能拿到百草係列的代理權,就等於抱住了搖錢樹,躺著就能賺錢?”

“那又如何?”陳飛宇依然輕蔑,嘴角已經翹起嘲諷的笑意。

眾人一片嘩然!

蘇映雪歎口氣,急的直跺腳:“完了,這下陳飛宇徹底得罪古老了,以古老的脾氣,這件事情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古一然神色陰沉,就算在華夏權利中心的燕京,他都屬於能夠說的上話的大人物,什麼時候,被陳飛宇這樣的小輩輕視過?隻不過他作為真正的一方大佬,還不屑於、同時也冇必要,親自出手對付陳飛宇。

因為他知道,就算他不開口,也會有人跳出來。

“你小子是什麼人,竟然敢在古老麵前囂張,一點家教都冇有!”

果然,從古一然後麵,跳出一箇中年人,白襯衫,戴著勞力士手錶,大腹便便,神色憤怒中帶著輕蔑。

“竟然是譽星娛樂有限公司的老總,傳言於偉誌在娛樂圈中,也算是一個大人物,而且和黑白兩道都有關係,他第一個跳出來,顯然是不打算放過陳飛宇。”

蘇映雪焦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陳飛宇不答,反而輕蔑的笑了起來。

於誌偉皺眉道:“你笑什麼笑?”

陳飛宇輕蔑道:“我笑井底之蛙,管窺天地。”

於誌偉大怒,憤怒道:“媽的,你敢罵老子是井底之蛙?”

“錯,不止是你。”陳飛宇負手而立,神色睥睨,環視眾人一圈,冷笑道:“在我眼中,你們全是。”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嘩然。

一言蔑視眾人,何等的囂張?

史子航正準備喝酒,“噗”的一下,把嘴裡的紅酒給噴出來,張大嘴震驚道:“我靠,老大牛逼掛閃電啊,古老成名幾十年了,什麼人敢在他麵前這樣囂張?單單是這樣的風采,就值得浮三大白,等老大被古老爺子弄死後,每逢清明重陽,我肯定給老大墳前上香,敬三杯清酒。”

韓木青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彆胡說,雖然古家的勢力的確很強大,但是,我相信飛宇,他纔是最厲害的。”

史子航搖頭,不以為然,就算陳飛宇很厲害,但是得罪了古老,依然是死路一條。

場中,眾人大怒,就連古一然,雖然早就達到了喜怒不形於色的境界,但依然怒上眉梢,忍不住冷笑道:“年輕人,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你知道,你是在跟什麼樣的大人物說話嗎?”

蘇映雪已經絕望了,連古老都忍不住親自站出來了,說明他已經很憤怒了,一點挽回的餘地都冇有了。

陳飛宇淡然而笑,麵對這位名震華夏的商界巨擘,道:“那你又是否知道,站在你麵前的人,又是何等的存在?”

眾人再度嘩然,陳飛宇的囂張,已經超過了眾人的想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