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樓辦公室內,堂堂明大少向一名少年跪地求饒,如果讓其他人看見,絕對會震驚的無以複加,甚至懷疑是不是在做夢。

陳飛宇玩味笑道:“你倒是打的好主意,新雨本來就是我的女人,你用我的女人來換取我饒你一命,你覺得可能嗎?”

段新雨俏臉微紅,使勁瞪了明宇昂一眼,道:“就算家裡人都同意了,我也不會同意與你聯姻,我跟你壓根一點關係都冇有。”

明宇昂臉色大變,這最後的一點希望,難道也要破滅了?

隻聽陳飛宇淡淡地道:“另外,元禮妃是我的好朋友,我曾答應過她,你們明家所欠她的,我都會百倍千倍的討要回來。”

明宇昂這纔回想起來,自己和陳飛宇起衝突的開端,好像就是因為元禮妃,媽的,這個死雜種,不但敗壞了明家的名聲,還找來陳飛宇這種煞星,可惡,真是可惡!“現在,就由你的死,為這場複仇之戰正式拉開帷幕。”

陳飛宇說罷,不等明宇昂開口,已經屈指而彈,一道劍氣將明宇昂秒殺。

看著明宇昂和段敬源兩人的屍體,段新雨俏臉微微發白,幸好她出生在軍人世家,心智要比一般的女性強得多,所以也僅僅隻是臉色微微發白而已。

而且說實話,明宇昂和段敬源請來頂尖殺手暗殺陳飛宇,如果不是陳飛宇實力足夠強大的話,死的人就會是陳飛宇和她。

所以段新雨很清楚,明宇昂和段敬源這種下場隻是咎由自取。

此刻,段新雨輕輕揉捏著陳飛宇的肩膀,輕蹙秀眉道:“明宇昂死了,明家勢必不會善罷甘休,我得儘快讓家裡派人來毀屍滅跡才行。”

陳飛宇點點頭:“毀屍滅跡的作用有限,明家肯定知道明宇昂請來殺手對付我,而明宇昂的死,他們自然會懷疑到我頭上來,不管明家有冇有證據,都會繼續對我出手。”

“不過我看你神色,好像一點都不擔心明家的報複。”

“現在的明家,隻是拔掉牙的老虎,根本冇什麼好擔心的,相反,用不了多久,明家就會被我徹底踩下去。”

陳飛宇信心十足。

段新雨抿嘴而笑,眼眸中異彩漣漣,她就喜歡陳飛宇這麼自信的樣子,而且明宇昂死了,那她就再也不用跟明家聯姻了。

長久以來壓在心頭的抑鬱,頓時一掃而空,段新雨心情十分明媚,很快便把見到死人的不適感給拋到了腦後。

接著,段新雨便打電話通知了葉敬,把這裡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葉敬得知“天狼榜”上排名第三的暗狼來殺暗殺陳飛宇後,不由嚇了一跳。

他自然不是擔心陳飛宇,而是擔心自家小姐跟在陳飛宇身邊會受到牽連,連忙著急的問了幾句。

得知段新雨一切平安,並且陳飛宇將對方一招秒殺後,葉敬心中震撼無以複加。

要知道,暗狼好歹也是一位“傳奇初期”強者,就算放眼天下,也是站在武道巔峰的存在,然而,這樣強大的人,卻被陳飛宇一招秒殺,那陳飛宇的武道實力,究竟強到了何種地步?

原本葉敬以為自己很瞭解陳飛宇了,然而現在他才知道,陳飛宇的實力要遠遠強於他的想象。

緊接著,段新雨又把幕後黑手是明宇昂和段敬源的事情說了出來,葉敬忍不住跳腳大罵,並且連連保證,絕對會讓明家和另一個段家付出應有的代價!葉敬罵歸罵,做事絲毫不含糊,很快便派人去公園,悄悄把暗狼的屍體給收走了,隻是在處理明宇昂和段敬源的屍體時犯了難。

段敬源還好說,想怎麼處理全看葉敬的心情,可是明宇昂不同,明家是燕京城最為頂尖的家族之一,明宇昂作為明家未來的繼承人,他的死,無疑會給明家帶來巨大的損失。

如果段家稍有處理不慎的話,就極有可能演變成段、明兩家的爭端,產生巨大的政治影響,進而影響段家的整體利益,乃至影響今後燕京城的勢力格局。

由於事關重大,葉敬不敢擅自做主,立即撥通了尚在軍中的段家家主段向陽的電話進行請示。

簡單的彙報完之後,電話裡麵傳來段向陽飽含怒意的聲音:“你是說,明宇昂派人去殺陳飛宇,差點把新雨也給殺死?”

“對,明宇昂請的是‘天狼榜’上排名第三的頂尖殺手暗狼,暗狼出手一向不留情麵,如果不是陳飛宇在身邊保護小姐的話,小姐肯定會受到牽連,而且據小姐所說,暗狼明顯也把小姐當成了暗殺的目標。”

“混賬,明家小子行事如此魯莽,死有餘辜!”

段向陽差點咆哮出來,可見他內心的憤怒。

葉敬暗暗驚訝,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家族如此生氣,繼續道:“現在暗狼、明宇昂、段敬源三人皆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中,暗狼和段敬源還好受,明宇昂的屍首怎麼處理?”

“拉出去給我燒了,把他骨灰都給我揚了!”

段向陽憤怒說完後,“啪”的一聲就掛斷了電話。

葉敬苦笑不已,並冇有真的派人去把明宇昂的骨灰給揚了,而是等在電話旁,因為他知道,剛剛那隻是家主的氣話,等家主冷靜下來後,絕對會改變主意。

果然,冇多久手機便響了起來。

接通電話,段向陽的聲音已經冷靜了不少,他並冇有問葉敬是否真的把明宇昂骨灰給揚了,而是直接道:“你派人……不,你親自去明家一趟,把明宇昂的屍體送回明家,把責任都推到陳飛宇的身上,反正人本來就是他殺的,也不算冤枉了他。”

“是。”

“另外,把我們和明家聯姻的意願也給撤銷掉。”

“明白。”

葉敬忍不住笑了出來,陳飛宇殺了明宇昂,雖然惹了一個大麻煩,但也不是冇有好處,接著問道:“對了家主,那我們還要替陳飛宇保守他身份的秘密嗎?”

段向陽並冇有第一時間回話,而是沉吟了片刻後,才道:“能幫他保守秘密,就儘量幫他一下吧,另外你替我約一下陳飛宇,後天我要親自跟他見上一麵。”

“是,家主。”

葉敬嘴角笑意更濃,看來經過這次暗殺事件,家主明顯對陳飛宇的認可多了一些。

隻聽段向陽接著道:“陳飛宇這小子的確挺厲害,不過,可惜了。”

說完之後,他就掛斷了電話。

葉敬嘴角笑容頓時僵硬下來,以他對家主的瞭解,既然家主說出了“可惜”這兩個字,那就說明,家主依然不同意段新雨和陳飛宇的事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