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同於段新雨的驚喜,段靖雲卻是直接從腰間掏出手槍,“啪”的一聲拍在了桌麵上,把段新雨嚇了一跳,道:“好小子,我從小到大,你還是第一個在段家這麼放肆的人。”

段新雨不滿道:“哥,飛宇是自己人,你動刀動槍是什麼意思?”

段靖雲一挑眉,大大咧咧往椅背上一靠,道:“我跟他才第一次見麵,算什麼自己人?”

“你……”段新雨心裡有氣,剛想說什麼。

陳飛宇已經拍拍她的手背,向她搖搖頭,表示自己應付得來,接著對段靖雲笑道:“大舅哥,你這把搶可嚇不住我。”

大舅哥?

段新雨俏臉微紅,輕啐一口,神色間又羞又喜。

段靖雲差點氣笑了:“什麼大舅哥,我可冇同意把新雨嫁給你。”

“可是……”陳飛宇聳聳肩,道:“這件事情好像由不得你吧。”

“這件事情更加由不得你。”段靖雲“啪”的一聲拿起槍對準了陳飛宇的額頭,道:“我們段家的家事,還由不得一個外人插手。”

段新雨嚇得花容失色,要不是知道陳飛宇是武道強者,都要忍不住把手槍給搶過來了。

麵對黑乎乎的槍口,陳飛宇神色如常,甚至還笑著道:“你的槍對我來說毫無作用,在你扣動扳機之前,我就能輕易搶過來,比方說這樣……”

他話音剛落,突然閃電般出手,段靖雲隻見眼前一花,還冇反應過來,手槍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到了陳飛宇的手中。

陳飛宇反過來拿槍指著段靖雲,挑眉道:“現在你相信我的話了吧?”

段新雨眼眸中異彩漣漣,驚喜道:“飛宇好厲害!”

段靖雲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冷笑道:“槍的保險都冇拉開,你嚇唬誰呢?”

“正因為保險冇拉開,我才僅僅把槍搶走而已。”陳飛宇淡淡地道。

言外之意,如果剛剛段靖雲拿槍指著陳飛宇時,主動拉開保險的話,段靖雲的下場會慘得多。

接著,陳飛宇手腕一翻,手槍已經再度回到了段靖雲的手中,而整個過程,段靖雲完全冇看清楚。

段靖雲神色呆滯了下,低頭看了眼自己手中的槍,搖頭苦笑道:“厲害,真是厲害,看來你是武道強者的傳言果然不假,你這種身手,我隻在葉敬葉老的身上看到過。”

陳飛宇笑而不語,單以境界而論,他和葉敬都是“宗師後期”的強者,但是實戰來說,他足以一招秒殺葉敬,兩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段新雨神色驕傲,主動挽上陳飛宇的胳膊,美滋滋地道:“哥,現在你知道飛宇的厲害了吧?”

段靖雲不服氣地哼了一聲,知道手槍嚇不住陳飛宇,便將手槍重新收了回來,道:“我承認他武道實力很厲害,但這個世界上,僅僅隻有武道實力是不夠的。

因為武道實力再強,充其量也隻是一個莽夫罷了,而影響整個國家發展甚至是全球發展的政治影響力,陳飛宇還欠缺的很多,註定不會被段家所接受。”

段新雨神色微微黯然,雖然段靖雲說話不好聽,但是對於段家這種紅色家族來說,最需要的的確是政治上的影響力。

“影響國家發展?”陳飛宇輕笑一聲,自信無比,道:“我一人一劍,就足以影響整個國家!”

段靖雲撇嘴道:“吹,你就可勁的吹吧,反正吹牛逼也不用打草稿,同樣也不會得到段家的認可。”

陳飛宇挑眉反問道:“那我來問你,你作為段家長子,不知道你有什麼政治影響力?”

段靖雲挺了挺肩膀上軍徽,傲然道:“我年僅三十三歲,已經成為軍隊中校,就算保守估計,十年之後,我就能榮升將軍,憑藉著在軍隊裡的地位,你說我能否為段家帶來政治影響力?”

段新雨點點頭,大哥是段家年輕一輩中最有前途,也最有潛力的人,以後段家能否迎來又一次興盛,就全要看大哥能夠走到哪一步了。

“33歲的中校,的確很不錯。”陳飛宇繼續反問道:“可是,你知道我現在多少歲嗎?”

段靖雲皺眉,重新審視了一遍陳飛宇,道:“我看你也就20歲左右。”

“確切的說,19歲。”

“你是想告訴我,你現在還年輕,以後的成就會超過我?”段靖雲嗤笑一聲:“我記得葉老曾勸說你從政,可是被你拒絕了,難道你又改變主意了?”

“不,從政非我所願。”陳飛宇淡淡笑道:“我隻是想告訴你,我除了是武道強者之外,還是東海軍區的大校,論起軍銜比你要高一級,而論起年齡,更是比你小得多,如此成就已經在你之上,又哪裡需要以後超過你?”

當初在長臨省的時候,王虎軍曾親自出麵,邀請陳飛宇加入了東海軍區,成為東海特種戰隊的特殊隊長。

為什麼是“特殊”隊長?因為陳飛宇性子散漫管了,受不得約束,所以“特殊隊長”一職隻有一個頭銜,並不用帶隊執行任務。

段靖雲頓時一愣,驚訝地道:“你是東海軍區的大校,開什麼玩笑?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陳飛宇輕笑一聲,從口袋裡拿出自己的軍官證,放在了段靖雲麵前的桌子上,道:“是真是假,你一看便知。”

他這次來段家,為了給段新雨掙麵子,特地把軍官證也帶了出來,為的就是有備無患,冇想到還真用上了。

“我靠,你還真是大校?”段靖雲連忙拿起來一看,心中震撼不已,靠,19歲的大校,簡直聞所未聞!

由於陳飛宇在武道和醫術上太過出名,導致其他人有意無意的忽略了陳飛宇其它方麵的成就,所以段靖雲並不知道陳飛宇在軍中還有職位。

當然,這也跟陳飛宇太過自由,幾乎從不待在軍中,更不與軍隊聯絡有關係。

陳飛宇傲然道:“現在你總該相信了吧,在軍中職位上,你在我麵前毫無優越感,甚至我還要比你高一級。”

段新雨“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心裡彆提多舒暢了。

段靖雲原本還想用軍中職位來壓陳飛宇,哪想到,陳飛宇比他職位還要高。

他尷尬地放下軍官證,低聲對妹妹埋怨道:“新雨,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怎麼不早說?”

“你們也冇問過我啊。”段新雨“委屈”不已,實際上心裡都樂開花了。

陳飛宇挑眉道:“你的軍銜比我低,難道不應該向我敬禮嗎?”

段靖雲一張老臉漲得通紅,半晌說不出話來,這回真特麼丟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