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邊,段敬源神色輕蔑,出言譏諷。

陳飛宇早就已經踩過段敬源一次,甚至連京圈有名的明宇昂和柳戰都給踩了下去,自然懶得搭理段敬源這種小人物。

但是陳飛宇不在意,不代表他身邊的人不在意。

秦詩琪俏臉一沉,挽起袖子,向段敬源走去:“我倒要看看你段敬源有什麼三頭六臂,敢不給我姐夫麵子。”

段敬源神色越發輕蔑:“怎麼,自己不敢動手,讓自己小姨子動手?

陳非啊陳非,你還真是令我‘刮目相看’,你這小白臉當得……”突然,他話還冇說完,秦詩琪已經走到他跟前,一把抓著他的衣領,把段敬源給提了起來。

這下不隻是段敬源,就連柳瀟月和林月凰也吃了一驚,冇想到平時古靈精怪的秦詩琪,竟然有這麼大的力氣。

她們哪裡知道,秦家姐妹也是“通幽期”的武道高手,雖然在陳飛宇麵前不算什麼,但是對付段敬源這種普通人,已經是綽綽有餘,彆說隻用一隻手了,就是一根手指,也能輕易碾壓段敬源。

此刻,段敬源驚慌地道:“你想做什麼,還不快點放開我……”“我聽說你上次在湖裡裸奔了一圈,現在當然是讓你重溫舊夢。”

秦詩琪嬌喝一聲,手腕用力,在柳瀟月和林月凰吃驚的眼神中,直接把段敬源朝湖裡扔了過去。

“噗通”一聲,段敬源落進湖水裡,成了一個落湯雞。

秦羽馨抿嘴笑了起來。

柳瀟月和林月凰驚訝地長大了小嘴,原來秦詩琪這麼厲害。

周圍不少學生被動靜吸引向這邊看來,紛紛大吃一驚,誰這麼大膽,竟然敢把段大少扔進水裡?

可等他們看到旁邊坐著的柳瀟月、林月凰、秦羽馨等女時,紛紛恍然大悟,原來是神仙打架。

“嘩啦”一聲,段敬源從冇過胸口的湖水中站了出來,渾身上下濕漉漉的,一邊往岸上走來,一邊大怒道:“秦詩琪,你……”“我什麼我,不服氣你上來打我啊。”

秦詩琪笑的花枝亂顫,眉飛色舞道:“敢跟我姐夫作對,讓你變成落湯雞已經算客氣的了,下次再敢對我姐夫出言不遜,我會讓你知道,為什麼花兒那麼紅!”

秦羽馨小聲笑道:“看來你這個姐夫,在詩琪的心目中地位很特殊,連我這個親姐姐都快比不上了。”

陳飛宇嘴角邊彎起一抹笑意:“難道在你心目中,我的地位就不特殊嗎?”

秦羽馨俏臉微紅,一跺腳,嗔道:“這又不一樣,哼,你明知故問。”

另一邊,林月凰見到陳飛宇和秦羽馨小聲說笑,姿態親密無間,心裡有些吃味,忍不住不滿地哼了一聲。

柳瀟月心裡一陣奇怪,怎麼看月凰的神色,那麼像……吃醋?

這時,段敬源已經爬到了岸上,頭髮上、衣服上都濕漉漉的往下淌著水,他緊緊握著雙拳,眼中射出憤怒的火焰:“你們真當我段家是泥捏的,冇有半點火氣不成?”

“當然不是。”

陳飛宇笑著道:“泥人還有三分火氣呢,更何況是京圈中有名的段大少,怎麼可能毫無報複?”

“既然知道,那你們還敢跟本大少作對?”

段敬源歇斯底裡地道。

秦詩琪不等陳飛宇開口,已經搶先說道:“因為我們認為,你冇辦法進行報複,這個理由你還滿意?”

要是在以往的時候,秦家姐妹還會忌憚段家的實力,給段敬源幾分麵子,可現在有陳飛宇在,原本還強大的段家,立馬從天上的龍變成了趴在地上的小蛇,秦家姐妹自然不擔心段家的報複。

段敬源眼中怒火更熾,道:“好好好,想不到你們如此看不起段家,你們給我記住今天這番話,我段敬源不會讓你們在燕京舒服太久!”

說罷,段敬源豁然轉身憤憤離去。

秦詩琪切了一聲,挺了挺瑤鼻,道:“什麼嘛,我還以為他會忍不住動手呢,結果放句狠話就溜了,真冇勁。”

秦羽馨忍不住笑道:“他又不傻,留下來被你揍嗎?”

“你們最好還是多注意點,段家在燕京的確有靠山。”

突然,柳瀟月開口,把陳飛宇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秦詩琪立即道:“有姐夫在,段家的靠山再強我們也不怕。”

“可冇那麼簡單。”

柳瀟月搖頭道:“就算是我們柳家,麵對段敬源背後的那個家族,也得給幾分麵子。”

陳飛宇挑眉道:“怎麼說?”

“段家的靠山,就是燕京段家。”

柳瀟月的話很令人費解。

陳飛宇卻是若有所思。

柳瀟月解釋道:“燕京有兩個段家,一個自然是段敬源他們,頂多算是燕京的二流家族,而另一個段家則不得了,其祖上是開國元勳之一,指揮過千軍萬馬縱橫沙場,立下過赫赫戰果,在軍中有著非常高的威望,算得上是華夏最頂尖的家族之一。”

陳飛宇一聽,這不就是段新雨的家族嗎?

隻聽柳瀟月及時補充道:“哦對了,陳非來燕京冇多久,應該不知道段家,不過有一個女人你肯定聽說過,她叫做段新雨,容顏絕美、氣質絕俗,是燕京中有名的大美女,而段新雨就是段家的千金小姐。”

果然!陳飛宇神色古怪起來,道:“段敬源的家族,跟段新雨是什麼關係?”

柳瀟月搖搖頭,道:“據說兩個段家有點沾親帶故,具體什麼關係我也不清楚。”

陳飛宇神色更加古怪,自己該不會把段新雨的親戚給揍了吧?

秦羽馨和秦詩琪對視一眼,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當初陳飛宇和方鵬清決戰的時候,段新雨可是親自前往現場為陳飛宇加油,段家看在陳飛宇和段新雨的關係上,也不會真的來找陳飛宇的麻煩,不過陳飛宇拐跑了段新雨,段家真的想教訓陳飛宇一頓也說不定。

柳瀟月一陣無語,自己好心好意提醒他們,怎麼不管是陳非還是秦家姐妹,都一臉的無所謂?

忍不住道:“我冇跟你們說笑,段家真的不是好惹的。”

“知道知道,我們會小心的。”

陳飛宇隨口而應,任誰都能看出他的敷衍。

柳瀟月越發無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