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於昨晚失眠,林月凰直到很晚的時候才睡著,一直睡到中午的時候才醒。

她迷迷糊糊的洗漱完,吃過午飯,考慮著自己是不是向陳非攤牌,直接上門去找他要答案的時候,突然,敲門聲響了起來。

“進來。”

林月凰吩咐了一聲,隻見門被推開,林家的宗師強者—林嘯豪邁步走了進來,手中還拿著一個檔案袋,也不知道裡麵裝的是什麼。

林月凰連忙站起來行禮:“豪爺爺。”

林嘯豪正是昨晚拍到赤練和蘇文將的“宗師強者”。

他走到桌前坐下,把檔案袋放在桌子上,見林月凰氣色不太對,道:“昨晚你冇睡好?”

林月凰想起自己的心事,俏臉一紅,連忙給林嘯豪倒了一杯茶,轉移話題道:“豪爺爺,您怎麼來了?”

“你還記得我昨晚給你發的照片吧?”

林嘯豪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我今天就是為這件事情來的。”

林月凰精神一振,急忙問道:“難道豪爺爺有新的發現?”

“怎麼,隻記得問照片的事情,一點都不關心豪爺爺的安危嗎?”

林嘯豪放下茶杯,道:“幸好我專門修煉過遮蔽氣息的功夫,不然的話,我昨晚肯定會被蘇先生給發現,哪裡還能給你拍照傳過去?”

林月凰吐吐舌頭,主動走到林嘯豪身後,為他揉捏肩膀,撒嬌道:“整個燕京城誰不知道,論起逃跑的功夫,豪爺爺稱第二,就冇有敢稱第一,您怎麼會出事呢?”

林嘯豪嗬嗬而笑,似乎對於林月凰的話非常受用,道:“話是這麼說,可偷拍一位‘傳奇強者’,依然是十分凶險的事情。”

“豪爺爺辛苦了,您快點告訴我,到底有什麼新發現?”

提起正事,林嘯豪神色間也變得正式起來,道:“你不是說照片上的紅衣女人,曾在綁架案中把你救了出來嗎?

我昨晚連夜去調查了她的身份背景,還真讓我發現了不得了的事情。”

林月凰又驚又喜,都忘了繼續給豪爺爺按摩,連忙問道;“您到底發現了什麼?”

林嘯豪打開檔案袋,從裡麵拿出幾張照片,遞給了林月凰。

“咦,這全都是紅衣姐姐的照片。”

林月凰伸手接過看了起來,從照片上的背景與氣候來看,應該不是近期照的,而且根據拍照的角度來看,紅衣姐姐也並不知道有人在偷拍她。

林月凰眼中十分驚奇:“豪爺爺,你這是從哪裡弄來的?”

林嘯豪並冇有回答林月凰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知道這個女人的身份嗎?”

“不知道。”

“她原名叫作毒蛇,是‘天狼榜’上赫赫有名的女殺手。”

林嘯豪語不驚人死不休。

林月凰驚撥出聲,難以置通道:“紅衣姐姐……竟然是殺手?”

“這還不算什麼。”

林嘯豪繼續道:“根據我的調查,半年前,她前往長臨省明濟市執行任務,隨後任務失敗,改名叫做赤練。”

“赤練?”

林月凰點頭道:“這個名字可比毒蛇好聽多了。”

“這不是重點。”

林嘯豪神色凝重起來,道:“真正的重點是,她改名赤練之後,向長臨省的陳先生表達了臣服,一直作為陳先生的保鏢出麵,一直持續到現在。”

“長臨省陳先生?”

林月凰眼中閃過難以置信的神色,難道紅衣姐姐……不對,難道赤練的主人,就是這位陳先生?

他……他跟陳非一樣,都姓陳……“提起這位長臨省的陳先生,那可是不得了,他在半年前橫空出世,冇多久便相繼斬殺了長臨省數位‘宗師’強者,以及‘傳奇初期強者’方鵬清,一舉成為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霸主。”

林嘯豪淡淡地道。

“這麼厲害?”

林月凰驚訝道:“他連‘傳奇初期強者’都能斬殺?”

“又豈止是‘傳奇初期強者’?”

林嘯豪搖搖頭,糾正道:“陳先生斬殺方鵬清冇多久,又前往了玉雲省,而玉雲省的‘傳奇中期’強者宮正天,也隕落在他的劍下,整個玉雲省為之震動,玉雲省無數大家族,紛紛向陳先生表達的臣服。”

林月凰愈發震驚,連手中的幾張照片都冇拿穩,輕飄飄散落在桌麵上,難以置通道:“他……他怎麼會這麼厲害?”

林嘯豪似乎是覺得帶給林月凰的震撼還不夠,繼續道:“如果你覺得這就是陳先生的極限,那就大錯特錯了。

據說前段時間不久,陳先生去了一趟東瀛,和東瀛武道神話‘劍聖’武藏萬裡決戰於雪山之巔,哦對了,武藏萬裡的實力,已經到了‘傳奇後期’境界。

據說那一戰打得天崩地裂,日月無光,引發巨大雪崩,威勢撼天動地,而最終結果,陳先生劍道更勝一籌,武藏萬裡落敗,以身殉劍,轟動整個世界!”

“好……好厲害……”林月凰已經想不到該用什麼詞語來表達自己震撼的心情,隻能喃喃道:“厲害,太厲害了。”

林嘯豪繼續補充道:“哦對了,據說陳先生斬殺武藏萬裡之後,從世界各國前去觀戰的諸多強者們,都想趁著陳先生虛弱的時候殺了他,其中不乏一些‘傳奇’境界的強者,結果,他們大多數都慘死東瀛,而陳先生則安然回到華夏。”

林月凰張大小嘴,已經震驚地說不出話來了。

林嘯豪坐在一旁喝著茶也冇出聲,彆說是林月凰了,就連他聽到這些訊息,都震驚的不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月凰才反應過來,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艱難地猜測道:“陳先生他……他是不是陳……陳……”最後一個“非”字,她怎麼都說不出口,因為她實在冇辦法把喜歡吹牛的陳非,和那位仗劍天下、傲立雪山之巔的陳先生聯絡在一起。

“陳先生的名字,叫做陳飛宇。”

林月凰聽到不是陳非,鬆了口氣的同時,莫名的有幾分失落,勉強笑道:“我就知道不是他……”林嘯豪冇多說什麼,隻是道:“檔案袋裡有陳先生的照片,你可以看一看。”

林月凰心裡一陣衝動,連忙把檔案袋裡的東西全都倒了出來,找到陳先生的照片時,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陳非……竟然就是陳飛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