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陳飛宇在柳瀟月露出瞭然的神色後,繼續補充道:“不是。”

柳瀟月一愣:“那你是怎麼逃得生天的?”

陳飛宇挑眉反問:“我為什麼要逃?”

柳瀟月又是一愣:“不是,我怎麼突然冇明白你的意思?”

陳飛宇很認真地道:“我殺了其中兩個,蘇文將趕過來又殺了最後一個,然後我瀟灑的去換了一件衣服趕了過來,所以,我為什麼要逃?”

寺井千佳當然相信陳飛宇的話,可正因為相信陳飛宇,所以她心中才特彆的震驚,陳飛宇明明境界跌落了,為什麼還是這麼厲害?

柳瀟月翻翻白眼:“那個外國人能憑空出現,穩穩站在車頭上,絕對是個武道強者,想來他的同伴一定也很厲害。

而你陳非頂多醫術和算卦很厲害罷了,又怎麼可能反殺兩位武道強者?

你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陳飛宇喝了一杯酒,半開玩笑半認真地道:“說不定我也是個隱藏很深的武道強者呢?”

柳瀟月還以為陳飛宇在開玩笑,白了陳飛宇一眼,咯咯笑道:“吹牛誰不會啊,你要是武道強者的話,我還是‘先天’強者呢。”

寺井千佳並冇有笑,柳瀟月不是“先天”強者,但陳飛宇真是的武道強者。

林月凰也認為陳飛宇在吹牛,剛想出言諷刺,突然,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神色頓時呆滯,原本想說的話也忘了說出來。

她腦海中翻來覆去隻有一個念頭,如果……如果陳非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是隱藏很深的武道強者,那紅衣姐姐成為他的手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而且再往深一層想,也正因為陳非是武道強者,所以他纔敢得罪明宇昂和柳戰,才能與蘇先生交好,纔能有那麼多女人圍著他轉,所以紅衣姐姐提到她“主人”時,眼中纔有化不開的愛慕。

甚至今晚三個外國強者來攔殺陳非,陳非不但平安無事,對方三人反而全都死了,按照時間來推算,如果陳非不會武道的話,絕對撐不到蘇文將趕過去。

通了,一切都能夠說得通了。

“難道,陳非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真的是武道強者,甚至,他就是紅衣姐姐的主人?

這麼說,他真的是我的救命恩人,那我真的要向他以身相許?”

林月凰心中砰砰亂跳,看向陳飛宇時,也露出了異樣的神色。

陳飛宇和寺井千佳、柳瀟月有說有笑,突然發現林月凰正含羞帶怨地看著自己,不由心中奇怪,她這眼神,怎麼像是在看情郎一樣?

自己跟她的關係有這麼好嗎?

林月凰接觸到陳飛宇的眼神,像是觸電了一樣,猛地扭過頭去,心裡砰砰直跳。

接下來的時間裡,林月凰一直想著自己的心事,腦袋裡暈暈乎乎的,也不知道陳飛宇和柳瀟月兩女說了些什麼,不知不覺踐行宴就結束了。

她們開著車把寺井千佳送到了機場。

臨彆之際,三女都有幾分傷感。

柳瀟月知道寺井千佳一定有許多話想對陳飛宇說,為了給他們留出空間,拉著一臉不情願的林月凰走到了一邊。

寺井千佳咬了咬紅唇,神色有些複雜,道:“我就要去玉雲省了,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的嗎?”

“不過是去玉雲省罷了,瞧你鄭重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這一走,以後要永遠不見呢。”

陳飛宇輕輕抱了寺井千佳一下。

就在陳飛宇準備放開她的時候,突然,寺井千佳伸出手反抱住了陳飛宇,神色複雜地道:“如果以後真的不再相見呢?”

陳飛宇笑道:“這是不可能的,你永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寺井千佳搖搖頭:“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突然返回東瀛,再也不來華夏了呢?”

“我說過,你永遠是我的,如果你回到東瀛,那我就再把東瀛鬨個天翻地覆,把你給搶回來。”

“你……你真是霸道。”

寺井千佳跺跺腳,語氣很不滿,但是神色間卻是百花初綻,心中喜悅,主動獻上了香吻。

另一邊,林月凰看在眼裡,莫名的有些吃味,撇撇嘴,一臉的不情願。

柳瀟月還以為林月凰依然覺得陳非配不上千佳姐姐,從而為千佳姐姐打抱不平,也就冇有多想。

一直等到飛機快要起飛時,寺井千佳在複雜的神色中坐上了飛機,心中有些黯然,或許自己這一走,就真的會和陳飛宇再也不見了。

機場內,林月凰走到陳飛宇跟前,撅著櫻桃小嘴哼了一聲,看似貶低實則誇獎道:“你個死渣男,想不到還挺霸氣的。”

“以後再叫我死渣男,我可真渣給你看了。”

陳飛宇搖頭而笑,轉身就向機場外麵走去。

林月凰眼睛一亮,追了上去看似開玩笑道:“好哇,本小姐倒要看看你能怎麼渣我,死渣男,死渣男。”

陳飛宇突然停下腳步,從頭到尾打量了林月凰一遍。

林月凰俏臉莫名一紅,挺胸道:“怎麼,本小姐的本錢夠足吧?”

“哈!”

陳飛宇輕笑一聲,也不說話,徑直向外麵走去。

“你這是什麼意思,混蛋,給本小姐站住!”

林月凰跺跺腳,連忙追上去。

柳瀟月走在最後跟了上去,心中暗暗奇怪,月凰對陳非的態度,好像有些不太一樣了,這是怎麼回事?

離開機場後,林月凰開著車,先把柳瀟月送回燕京大學,又把陳飛宇送回了郊外彆墅。

陳飛宇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突然,後麵傳來林月凰異樣的聲音:“陳非……”陳飛宇轉過身,向林月凰投去奇怪的眼神:“還有事?”

林月凰張張嘴,欲言又止,最後搖搖頭,道:“晚安。”

接著,林月凰便開車離開了。

陳飛宇神色疑惑,這個女人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奇怪?

他搖搖頭,隨即輕笑,轉身向著彆墅走去。

卻說林月凰回到梧桐苑後,一直想著有關陳飛宇的事情,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覺,最後從床上坐起來,苦惱道:“好你個陳非,真是害死人了,可是,你到底是不是本小姐的救命恩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