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文將能在現場,不用說,他肯定是趕過去救援陳非的,可是……可是為什麼紅衣姐姐也在那裡?”

林月凰心中震撼而費解,究竟是蘇文將把紅衣姐姐帶過去一起救陳非,還是紅衣姐姐原本就跟陳非認識,得知陳非有危險後急忙趕過去?

這兩個不同的可能性,也代表著兩個完全不同的結果。

而林月凰最最最關心的就是,究竟是蘇文將派紅衣姐姐救了她,還是如陳非所說,陳非纔是她的救命恩人?

林月凰暈暈乎乎的,尤其是想到她還曾說過,要對她的救命恩人以身相許,就更加的心亂如麻。

不過不管怎麼看,蘇文將是她救命恩人的可能性更高,畢竟蘇文將是“傳奇強者”,有紅衣姐姐這種又a又颯的手下也在情理之中。

不不不,絕對不能是蘇文將,蘇文將年紀都能當她爺爺了,而她也跟蘇文將冇什麼接觸,絕對絕對絕對不可能以身相許!如果……如果紅衣姐姐的主人是陳非呢?

林月凰突然發現,相比起蘇文將來,如果那個人是陳非的話,好像也冇那麼難以接受了,畢竟她之前就曾認為陳非是她的救命恩人,還當著陳非的麵,說要以身相許,隻是後來發現陳非身邊的紅衣美女是紅蓮,並不是紅衣姐姐,進而她認為陳非在騙她,讓她又氣憤又尷尬。

“如果真是陳非的話,自己應該能夠接受……”想到這裡,林月凰俏臉火辣辣的,呸,陳非頂多算卦和醫術厲害,何德何能成為紅衣姐姐的主人?

自己手裡隻有幾張照片罷了,什麼都不清不楚的,瞎想什麼呢,說不定紅衣姐姐隻是恰逢其會,既不認識陳非,也不認識蘇文將。

對,一定是這樣!林月凰雖然這樣暗示自己,但內心依舊怦怦亂跳。

陳飛宇怎麼都冇想到,他前腳剛走,後腳蘇文將和赤練就被人拍了照片,還發給了林月凰,導致林月凰思緒翻飛,怎麼都平靜不下來。

“咦,月凰,你怎麼了,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是不是生病了?”

突然,柳瀟月關切的聲音在旁邊響了起來。

林月凰一驚,語無倫次地掩飾道:“冇……冇有,我隻是在……擔憂陳非,對,我擔心他出事。”

咦?

柳瀟月越發好奇,林月凰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擔心陳非了,真是怪事。

在柳瀟月奇怪的目光中,林月凰有些手足無措,心裡恨恨地想到,好你個陳非,差點讓本小姐出醜,等有機會,一定要讓你好看!又等了十幾分鐘後,柳瀟月不無擔憂地道:“陳非怎麼還冇趕過來,千佳姐姐,要不你給蘇先生打個電話,問一問他具體的情況?”

不等寺井千佳開口,林月凰已經恨恨地道:“這麼久了還冇訊息,肯定死在了那個外國人手裡了。”

她當然知道陳飛宇冇死,因為根據林家宗師發來的訊息,紅衣姐姐毀屍滅跡的時候,並冇有陳飛宇的屍體,所以大概率陳飛宇還活著。

林月凰隻是心裡不爽,才故意這樣說。

寺井千佳俏臉“唰”的蒼白了一下,但緊接著,她就高傲地抬起頭,堅定地道:“不會的,他說過,會過來為我送行,他一向言出必踐,絕對不會食言。”

林月凰撇撇嘴,還想說些什麼,突然,隻聽“吱呀”一聲,包廂的門被推開,一名清秀年輕人邁步走了進來,爽快大笑道:“冇想到你對我這麼有信心,也不枉我特地趕過來為你踐行了。”

正是陳飛宇!他離開戰鬥的現場後,先去重新換了一身衣服,所以到現在才趕過來。

寺井千佳徹底鬆了口氣,眼中綻放出驚喜的光芒,猛地站起來就要迎上去,緊接著就反應過來,不能表現出很擔心的陳飛宇的樣子,否則等同於她在陳飛宇麵前落了下風。

她又硬生生重新坐了下去,哼了一聲:“什麼信任你?

臭美,我隻是知道你是打不死的小強罷了,當初在雪山之巔的時候,武藏……哼,反正你肯定死不了,我纔不會擔心你。”

寺井千佳差點說漏嘴,及時反映過來,連忙止住了話茬。

“哈。”

陳飛宇輕笑一聲,玩味道:“我可從冇說過你會擔心我,這是你自己說出來的,原來你還是很擔心我的。”

“切,我會擔心你?

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寺井千佳嘴硬地哼了一聲,隻是嘴角邊出現一抹淺淺的笑意。

柳瀟月和林月凰也鬆了口氣,隻不過兩女神態略有不同。

柳瀟月見到陳飛宇平安無事,是真的很開心,而林月凰想起剛剛的照片,表情有些古怪,暗暗猜測著陳飛宇和紅衣姐姐的關係。

緊接著,特地留心的她,發現陳飛宇竟然換了一件衣服,不由暗暗奇怪。

柳瀟月及時笑著道:“好了,既然陳非平安歸來了,你就快點入座吧,我們就等著你了。”

“好。”

陳飛宇應了一聲後,坐在了寺井千佳的旁邊。

寺井千佳雖然冇說什麼,但是嘴邊的笑意又濃了一分。

柳瀟月喊來服務員,吩咐道:“可以上菜了。”

很快,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飯菜便擺放在了飯桌上。

酒過三巡止之後,林月凰難耐心中好奇,開口試探道:“對了,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個外國人是誰,又為什麼要攔下你?”

柳瀟月和寺井千佳也很感興趣,紛紛放下筷子,豎起耳朵聽了起來。

陳飛宇笑著如實道:“他們攔下我,自然是為了殺我。”

“他們?”

柳瀟月敏銳的發現了陳飛宇話中的重點,訝道:“不是隻有一個人嗎,怎麼會是‘他們’?”

林月凰毫不意外,因為透過之前的照片,能明顯看到紅衣姐姐在處理三具外國人的屍體。

陳飛宇道:“對方一共三個人,當然是‘他們’,而且他們還都是一等一的強者,專門從國外跑到華夏來殺我。”

雖然知道陳飛宇平安無事,但柳瀟月還是緊張了起來,問道:“然後呢,你是怎麼逃出生天的,蘇先生,對,一定是蘇先生把你救了,我說的對不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