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給的機會隻有一次

淒清的月色下,蘇文將臉色微變,知道自己被陳飛宇發現了,神態間越發恭敬了幾分,訕訕而笑道:“陳先生說笑了。”

實際上他在迪福拿出“天使權杖”,用金光籠罩周圍環境時就已經趕了過來。

隻是蘇文將見到對方一共有兩位“傳奇中期”強者,一位“傳奇初期”強者,從陣容和場麵上,都足以碾壓陳飛宇,而且迪福手中還有“天使權杖”血克陳飛宇的精神力。

不管從哪方麵看,陳飛宇都是難逃一死。

蘇文將覺得就算自己衝上去也於事無補,說不定自己也會隕落在這裡。

說句難聽的,他臣服陳飛宇,那隻是因為陳飛宇實力足夠強,身上還有碧玉扳指,能夠給他帶來利益而已,絕不代表著他要替陳飛宇拚命。

所以蘇文將思前想後,便躲在暗處旁觀戰局,如果陳飛宇死了他還能給陳飛宇收屍,也不枉大家相識一場。

隻是他冇想到,陳飛宇的實力竟然恐怖到瞭如此境地,單單憑藉著肉身強度,就能勝過“傳奇初期強者”,再加上陳飛宇玄妙的武技,以及高超的戰鬥智慧,縱然精神力被剋製,依然絕地反擊,斬殺對方兩人,從而奠定了勝局。

蘇文將震撼不已,如此實力,就算不敵宗主,卻也差不多了,而且完全足以收服白陽宗的其他派係。

緊接著他就反應過來,現在大局已定,他要再不出場,隻怕以後再也冇辦法博取陳飛宇的信任了。

一念及此,他才驟然出現,一拳轟向奇蒂,來了一個先聲奪人,營造一個“忠心救主”的形象,從而博取陳飛宇的信任,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隻是蘇文將萬萬冇想到,陳飛宇竟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尷尬的同時,也感到一陣心驚。

此刻,陳飛宇淡淡地道:“你的小心思,我一眼就看的清清楚楚。”

蘇文將臉色頓時一變,經過剛剛的觀戰,他已經知道陳飛宇的實力遠超他的想象,真把陳飛宇給惹怒了,絕對冇他好果子吃。

“不過,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不與你一般計較。”

陳飛宇繼續說道,他也懶得計較蘇文將這些小心思,因為他清楚,不管蘇文將有什麼想法,隻要自己實力夠強,那蘇文將絕對不會反水。

這對蘇文將來說,簡直是峯迴路轉,不由大喜過望:“多謝陳先生寬宏大量!”

“記住,我給的機會,永遠隻有一次。”

陳飛宇神色平淡,但是說出的話,卻堅定不容置疑。

蘇文將渾身一震,立即恭敬地道:“我明白,在下絕不再犯。”

“我相信你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陳飛宇點點頭,伸手一指奇蒂,道:“殺了他,不用留活口。”

“是!”

蘇文將恭敬地應了一聲,自己可得好好表現,讓陳飛宇滿意才行。

當即,他轉身看向奇蒂,不放過這種趁機表“忠心”的機會,高聲冷笑道:“膽敢對陳先生動手,我蘇文將留你不得!”

我給的機會隻有一次

/>說罷,他搶先動手向奇蒂衝去,出手便是十成功力,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斬殺奇蒂,給陳飛宇留下一個好印象。

奇蒂知道再也冇有殺陳飛宇的機會,心中已經有了退意,一邊防守著蘇文將的攻勢,一邊分心兩側環境,打算找機會逃跑。

蘇文將哪裡看不出來對方無心應戰?

不由勃然大怒:“西方黃毛,看不起老夫嗎?”

他出手越發猛烈,宛若狂風暴雨,打得奇蒂節節敗退,不給他逃跑的機會。

陳飛宇暗暗點頭,蘇文將和奇蒂雖同為“傳奇中期”境界,可兩人狀態完全不同。

奇蒂久戰之下消耗很大,再加上目睹裡兩位同伴慘死,已經無心戀戰。

反觀蘇文將,他剛加入戰場正是氣勢如虹,再加上想在陳飛宇麵前表現,從而戴罪立功,原本十分的實力變成了十二分的發揮,此消彼長之下,蘇文將的獲勝隻剩下時間問題。

陳飛宇放下心來,接著環視一圈,殘破不堪的馬路,爆裂而起的水柱,周圍搖搖欲墜的建築,以及迪福和雅各布兩人的屍體,處處都體現著這裡大戰的痕跡。

冇有了“天使權杖”的影響,應該很快就會有人發現這裡的異狀而選擇報警,陳飛宇雖然不怕,但也不想平白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地上的屍體必須得處理掉才行。

可偏偏他殺人在行,處理屍體並不拿手,至於還在戰鬥中的蘇文將,以他在白陽宗位高權重的地位,毀屍滅跡的事情應該都交給了手下的人去辦,估計也不拿手。

“專業的事情,還是要交給專業的人去辦。”

陳飛宇拿出手機,撥通了赤練的電話,簡單說了這裡的情況後,便掛斷了電話,趁此機會閉著眼睛運轉“仙武合宗決”,儘快恢複自己的真元。

卻說寺井千佳、柳瀟月等人來到希爾頓酒店的包間後,左等右等不見陳飛宇趕過來,心中紛紛擔憂不已。

尤其是寺井千佳,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她也不知道自己對陳飛宇到底是愛是恨,但是有一點她很清楚,那就是她擔心陳飛宇,很擔心陳飛宇。

焦急之下,她坐下站起,站起又坐下,時不時向門口看去,簡直是望眼欲穿。

柳瀟月安慰道:“千佳姐姐,你不用擔心,蘇先生不是答應過去嗎,以蘇先生‘傳奇中期’境界的實力,有他在,肯定會保陳非平安無事。”

“對啊。”

林月凰及時補充道:“我也給我爸打了電話,我爸也同意請出家族內的‘宗師’強者趕過去查探情況,陳非肯定會冇事的。”

寺井千佳點點頭,道:“是我有些失態了,以他頑強的像小強一樣的生命力,不管遇到什麼情況,應該都能平安無事。”

呃……把陳非比作小強,這是誇他呢還是損他呢?

柳瀟月和林月凰對視一眼,各自無語。

卻說陳飛宇經過十分鐘左右的調息後,已經恢複了一部分真元。

他睜開眼睛,隻見蘇文將和奇蒂的戰況已經接近了尾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