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句話,全場再度動容。

迪福再也坐不住了,他從陽台上縱身躍下,輕飄飄落在陳飛宇的對麵,冷笑連連:“麵對我們三人,還敢如此囂張,陳先生真是風采過人。”

“你華夏語說的不錯,讓你埋骨華夏應該也不錯。”陳飛宇笑,大笑,大有敵軍圍我千萬重,我自巋然不動的豪情與氣概。

“可惜,在我們三人圍攻下,死的人隻會是你。”迪福冷笑一聲,手握天使權杖豁然上舉,一道金色漣漪向四周激盪,散發著聖潔之氣,憑空向陳飛宇而去。

陳飛宇神色驚訝,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怪異的事情,更不知道這圈金色漣漪的作用。

他不敢掉以輕心,為了以防萬一,縱身躍起躲過了金色的光圈。

好機會!

奇蒂和雅各布大喜,分成左右兩邊,同時縱身向半空中的陳飛宇衝去,想要圍攻陳飛宇。

其中奇蒂實力遠勝雅各布,速度也快的多,所以比起雅各布來,距離陳飛宇要多出兩個身位。

“速度快,死的也快。”陳飛宇仰天大笑,手捏劍訣,憑空出現兩道“斬人劍”,齊齊向著奇蒂而去。

奇蒂首次麵臨兩道“斬人劍”,眼見絢爛劍芒襲來他雖驚不亂,運轉深厚的內勁包裹住自己的身軀,形成一層無形的罡氣,打算硬抗這兩道紅色雷霆劍芒!

陳飛宇眼神訝異,打法這麼強橫的人,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不過驚訝歸驚訝,陳飛宇出手可一點不含糊,他趁著上升之勢,再度凝出兩道“斬人劍”,繼續射向奇蒂。

四道“斬人劍”齊出,強如奇蒂也是臉色大變。

不過他心裡也發了狠,陳飛宇四劍齊出,肯定消耗了許多氣力,現在正值氣空力儘的虛弱時刻,隻要自己能擋下這四道“斬人劍”,給雅各布創造機會,一定能順利斬殺陳飛宇,再不濟,旁白還有主教大人呢。

一念及此,奇蒂一咬牙,更加瘋狂運轉體內真元,不退反進,硬生生扛著“斬人劍”衝了上去。

下一刻,所有的“斬人劍”與奇蒂相撞在一起。

奇蒂渾身大震,在四道“斬人劍”的巨大沖擊力下,他上衝之勢驟停,不斷向下方落去,而且護體罡氣也隨時都有被刺穿的風險。

奇蒂輕喝一聲,瘋狂內勁加強周身的護體罡氣,勉力硬抗下三道“斬人劍”後,再也支撐不住,被最後一道“斬人劍”刺穿了護體罡氣。

要不是奇蒂預知不妙提前扭頭躲過去,連脖子都會被“斬人劍”刺穿,心中不由一陣死裡逃生的慶幸。

陳飛宇略微有些失望,不過他也冇想著四道“斬人劍”就能殺了對方,如果真這樣簡單的話,對方也不配千裡迢迢來華夏圍殺自己了。

正巧雅各布已經快要衝到陳飛宇跟前,他右手雖然骨折,但是左手完好無損,將全部內勁彙於拳頭之上,在夜色下綻放出金色的光芒,興奮地道:“我看你還有多少力氣能擋下我這一招‘天使之拳’!”

“我陳飛宇的實力,又豈是你能夠妄加測度的。”

陳飛宇輕蔑大笑,在半空中突然施展出一個千斤墜,上升之勢驟降,以居高臨下之勢,向著雅各布急速衝了過去。

雅各布冇想到陳飛宇敢主動衝過來,驚訝過後,便是大喜過望,內勁再催三分,“天使之拳”上金光更熾,宛若一輪太陽,將周圍的霓虹燈的光芒都給壓製了下去。

“嗬。”陳飛宇眼神輕蔑,施展“無極拳”直接將手探進金光之中!

霎時間,宛若日薄西山,雅各布拳上的金色光芒瞬間消散了大半,隻見陳飛宇緊緊握住了雅各布的手腕,源源不斷的吸納著對方的拳勁!

“不可能,施展四道‘斬人劍’後,你怎麼還有這麼強的內勁?”雅各布神色驚駭,猛然用力,想要掙脫了陳飛宇的手。

然而,他雖然是“傳奇初期”強者,單論內勁而言遠遠強於隻有“宗師後期”境界的陳飛宇,但陳飛宇**強橫的驚人,再加上他內勁又被陳飛宇不斷吸納,此消彼長之下,如何能掙脫陳飛宇的掌控?

“你們對我的實力,根本一無所知!”陳飛宇冷笑,突然大喝一聲,猛地抓著雅各布的手腕向下甩去。

“砰”的一聲,雅各布的後背重重地摔在地上,在地麵上砸出了一個大坑。

陳飛宇宛若流星下墜,指端劍氣縱橫,想要趁此機會一劍斬殺雅各布。

雅各布好歹也是“傳奇初期”強者,危急之刻,立即縱身從坑中躍起,向一旁躲去。

下一刻,陳飛宇的劍指已經點在大坑的中央,強橫的劍氣刺穿了地麵十多米深,可想而知如果雅各布冇有及時逃開的話,絕對會被一劍穿心而死。

陳飛宇暗道可惜,從坑中一躍而起,輕飄飄地落在五米之外。

突然,隻聽“嘭”的一聲,從坑洞裡突然爆發出高高的水花沖天而起,在空中變成無數水滴,反射著霓虹燈的光芒紛紛落下。

赫然是陳飛宇剛剛那一劍,直接刺穿了市政管道,導致水管爆裂噴出水來。

在漫天水花中,迪福等人神色凝重,道:“不愧是斬殺武藏萬裡的少年英雄,如此實力令人驚歎。”

剛剛一戰,雅各布差一點命喪黃泉,而奇蒂雖冇受什麼傷,但也被四道“斬人劍”衝擊的身上生疼。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在兩人聯手的情況下還落入下風,如果陳飛宇冇有境界跌落,那又該多麼的可怕?

“好戲纔剛剛開始。”陳飛宇意氣風發,手捏劍訣,一道劍意沖天而起,突然出手縱身向迪福攻去。

“敢主動向我出手,果然膽色過人。”迪福大笑,依舊信心十足,手握“天使權杖”正準備迎戰陳飛宇。

突然,隻見陳飛宇衝至半途的時候,腳尖點地改變方向,轉而衝向了雅各布!

陳飛宇不知道迪福的深淺,不敢貿然出手,而敵方三人之中以雅各布實力最弱,所以趁他病,要他命,先解決一位強敵再說。

雅各布哪裡不清楚陳飛宇的想法?

想他在西方世界也是威名赫赫的強者,今天來到華夏,竟然被陳飛宇當成了軟柿子。

他差點氣得吐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