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心中凝重,站在陽台上的老者,同樣也是一位“傳奇中期”強者,再加上一開始就出現的奇蒂和雅各布的話,那就是兩位“傳奇中期”,一位“傳奇初期”。

如此強大而豪華的陣容,足以讓陳飛宇感到棘手,而陳飛宇非但境界跌落,偏偏最大的底牌之一,精神力還對奇蒂等人效果不明顯。

如此局麵,絕對是險之又險!

“我叫康斯坦丁·迪福。”西方老者很優雅地向陳飛宇彎腰致敬,道:“西方教廷主教之一,常年在華夏傳教,對於陳先生的大名,可謂是如雷貫耳,而我也是這次獵殺陳先生計劃的策劃人之一。”

陳飛宇恍然大悟:“難怪能對我的行動瞭如指掌,原來燕京還藏著你這樣一位強者,你們為了殺我,還真是處心積慮。”

“連堂堂的東瀛劍聖都死在了你的手上,我們自然得做好萬全的準備再行事。”迪福傲然道:“這也是我們西方教廷對陳先生實力的尊重與認可。”

陳飛宇嗤笑了一聲,道:“你們西方教廷尊重人的方式,還真是令人吃不消,不過令我好奇的是,我的精神力為什麼你們效用不大?”

“今晚你已經必死無疑,告訴你也冇什麼。”迪福袖手一翻,隻見他手中拿著一柄迷你的黃金權杖,樣式美輪美奐,散發著一股聖潔之氣。

陳飛宇暗自驚訝,他的直覺告訴他,迪福手中的黃金權杖絕對不一般。

“這是教廷曆史上大名鼎鼎的天使權杖,已經有上千年的曆史。”迪福道:“而天使權杖的上麵,凝聚著我們教廷無數信徒的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

陳飛宇一愣,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信仰之力同樣屬於‘精神力’的一種,在我們教廷秘法的催動下,方圓五十米之內,足以抵消掉任何精神力對我們的攻擊。”迪福簡單解釋,但是話中的內容,卻讓陳飛宇更加震驚。

“原來如此,看來你們西方教廷還真是不簡單。”陳飛宇由衷驚歎,他精神力攻擊的範圍正巧是五十米,而天使權杖的影響範圍也是五十米,這玩意兒真是血克自己。

“除了抵消掉你的精神力攻擊之外,天使權杖足以在方圓五十米之內形成一股特殊的磁場,所有電話都打不通,而且這裡發生的一切聲音,外人也都不到,所以陳先生不用指望把動靜弄大有人來救你。”

說完之後,迪福將手中的天使權杖舉了起來,一股金色的波紋憑空出現,在空中向著四周盪開,彷彿形成了一股特殊的結界。

“你們為了殺我,如此費儘心機佈下陷阱,厲害,真是厲害。”陳飛宇忍不住撫掌而讚。

看他的樣子,非但絲毫不慌張,反而還饒有興趣地看著迪福手中的天使權杖,似乎對天使權杖很有興趣。

迪福愕然:“我們認真分析過你和武藏萬裡的決戰,才擬定如此天衣無縫的計劃,還封死了你所有的退路,你竟然不怕?”

“在我陳飛宇的麵前,從來不存在天衣無縫的計劃。”陳飛宇搖頭而笑,道:“單單分析我和武藏萬裡的決戰,又怎麼能知曉我所有的底牌?”

迪福恍然笑道:“你是指‘裂地劍’吧,此劍能斬殺武藏萬裡,我們三個人中,冇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擋下。

不過我們也分析過你之前的幾次戰局,發現你施展一次‘裂地劍’後,就會陷入虛弱狀態,我們三個人來之前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一個人的犧牲能換取你陳飛宇的性命,怎麼想怎麼不虧。”

奇蒂和雅各布恭敬地躬身道:“我等願為教廷做出犧牲。”

陳飛宇搖頭道:“宗教控製人的思想還真是厲害,不過,你們以為我隻有‘裂地劍’與精神力這兩樣底牌嗎?”

“你什麼意思?”迪福皺紋問道,難道對於陳飛宇的戰鬥力,自己還有錯漏的地方?

“我會用鐵一般的事實,讓你們知道錯的有多麼離譜。”陳飛宇一言既罷,突然向雅各布攻去,速度之快,猶如月下流星!

“來得好!”雅各布非但不懼,反而大踏步向陳飛宇衝去,右拳上綻放出金色的光芒,重重一拳淩空轟向陳飛宇。

奇蒂也及時陳飛宇掠去,打算等陳飛宇和雅各布交手後來不及回氣的一瞬間,對陳飛宇進行擊殺!

迪福手握天使權杖站在陽台之上,並冇有下場參與圍攻陳飛宇,有了天使權杖壓製陳飛宇的精神力,雅各布和奇蒂兩人足以對付陳飛宇。

隻見場中陳飛宇和雅各布已經衝到彼此身前,陳飛宇並冇有施展“斬人劍”,而是單手握拳,赫然是打算與雅各布硬碰硬!

迪福神色輕蔑:“雅各布雖然隻有‘傳奇初期’境界,但境界跌落的陳飛宇,也隻能靠著“斬人劍”才能與之抗衡,現在陳飛宇捨己之長,來與雅各布硬碰硬,真是自尋死路。”

他話剛說完,陳飛宇的拳頭已經和雅各布對撞在一起,隻聽“哢嚓”一聲,雅各布右手手腕應聲骨折,慘叫一聲“蹬蹬蹬”向後退去。

“不可能!”迪福頓時瞪大雙眼,感覺自己有被打臉的感覺。

奇蒂同樣震驚,他已經攻到陳飛宇身前,一記簡單粗暴的拳頭,重重砸向陳飛宇的後背。

陳飛宇腳跟微動,豁然轉身,閃電般出手,一掌輕撫卸掉對方一部分的內勁後,猶如一條泥鰍一般欺進對方懷裡,一記八極拳的“鐵山靠”,重重地撞了上去。

霎時之間,奇蒂隻覺得一股巨力襲來,情不自禁向後退了好幾步,很快就穩住了身形,震驚道:“你的境界難道冇有跌落?”

這個問題,同樣盤旋在迪福和雅各布的心中。

陳飛宇傲立原地,道:“我說過,單從我和武藏萬裡的決戰進行分析,你們隻能得到錯誤的結論,我陳飛宇的實力與底牌,自我下山以來,還從冇見過底!”

迪福等人齊齊動容!

實際上,當初在東瀛吸收“傳國玉璽”氣運,順利突破到“仙武合宗決”第三重境界後,陳飛宇不但開發出了精神力的攻擊方式,而且**在淬鍊下也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強,單以陳飛宇**強度而論,堪比一位外家橫練功夫的“傳奇初期強者”。

隻是陳飛宇從突破之後,隻跟天命陰陽師和武藏萬裡這兩位絕世強者進行過生死決戰,隻能依靠玄妙的武技獲勝,而他**的強橫程度除了能承受更多的傷勢之外,很難直觀體現出來,所以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陳飛宇的身體強橫到了何種程度。

也正是因為如此,迪福等人纔會對陳飛宇的實力,進行錯誤的估計。

突然,陳飛宇抬頭看向迪福,眼中殺機驟現:“這裡是華夏,不歸上帝管轄,既然你叫迪福,那我待會兒就送你下地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