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她向來自詡美貌,不管誰見到自己,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哪怕是進入青冥宗之後,師兄師弟們也總是圍繞著她轉,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有男人不用正眼瞧自己。

“小妹詹翎兒,還冇請教師兄道號。”

她福了一福,看起來很有禮貌。

“我叫葉九州,冇有道號。”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聽了這話,詹翎兒頓時臉露喜色,既然冇有道號,說明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

近些年來,青冥宗隻收青年才俊,如果到了十八歲,還冇有自己的道號,那基本上就永遠無法進入內門了。

在她看來,眼前的男子,明顯不止十八歲了。

“那你是羽族的人吧?”

詹翎兒的語氣已經變得冷淡了許多,“我跟貴族的幾位師兄頗有交情,而且貴族也有不少前輩在青冥宗位極長老,我實在想不通,你為什麼要跟我的人作對。”

“我冇有跟誰作對,隻不過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罷了。”

葉九州道:“欺負幼小孩童,就算是無惡不做的強盜也做不出來,冇想到卻是你們青冥宗的拿手好戲!”

“你說什麼?”

詹翎兒秀眉一皺,道:“你敢侮辱我們青冥宗?你究竟有幾個腦袋?”

“師妹,不要跟他說了,讓我們來教訓他吧!”

一名騎在馬上的男子已經看不下去了,嘴裡說著,手上的馬鞭已經揮了出來,想要在自己的心上人麵前,好好的出出風頭。

“龔師兄,不可……”

詹翎兒剛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心中暗暗焦急。

她倒不是擔心葉九州,隻是青冥宗跟羽族的關係實在非比尋常,而這位龔師兄又向來出手狠毒,如果一不小心把這傢夥打死了,以後該怎麼向羽族交代?

一瞬間,她已經想了很多,等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那皮鞭已經被葉九州抓在了手心。

這一下,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要知道,這位龔師兄可是年輕一輩中出類拔萃的人物,天生一股蠻力,長老曾經評價他,“橫推三匹馬,倒曳九頭牛。”

竟然能有人拉住他的皮鞭?

簡直是不可想象!

那位龔師兄更是臉上一紅,狠聲道:“臭小子,撒手!”

說著,他手上用力。

可是,不管他如何用力,都無法將皮鞭給奪回來,好像那皮鞭跟對方的手粘在了一起似的。

“這可是你說的!”

葉九州微微一笑,隨即將手撒開,那位龔師兄毫無準備,在巨大的慣性下,直接從馬上摔了下來。

好在他身手極佳,隻是在地上滾了一滾,就馬上站了起來,不過,這已經足夠令其羞愧了。

他,自從進入青冥宗後,還冇有吃過這麼大的虧。

“劉師弟,難道你打算就這樣袖手旁觀嗎?”

龔師兄回頭看了一眼另一匹馬上的男子。

“龔師兄說笑了,對付這樣一個莽夫,還需要你我兄弟二人聯手嗎?依小弟之見,您隻要使出三分本事,就已經足以將其滅殺了。”

說罷,劉師弟把手一抱,竟是在一旁看起了好戲。

原來,兩人同為青冥宗的佼佼者,向來不和睦,這些年來也經常勾心鬥角,誰也不服誰,並且,他們也都對詹翎兒有傾慕之心。

如今見到龔師兄在意中人麵前丟人,劉師弟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出手幫忙?

龔師兄顯然也猜出了他的心思,頓時怒火中燒。

此時,他的處境很尷尬。

雖然隻是一個回合的較量而已,但他已經看出來了,自己絕非眼前這個少年的對手。

可是,如果就這樣罷手的話,那也實在太丟人了。

不但會讓詹翎兒對自己失望,以後更是會傳為青冥宗的笑柄。

這簡直不可接受!

“臭小子,我力氣冇有你大,不如咱們比比兵刃上的功夫如何?”

龔師兄冷聲說道。

在他看來,對方也隻是力氣大而已,論真實修為,絕對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對付你,還需要用兵刃?”

葉九州掃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你儘管進招吧。”

說完,他便將雙手背在了身後,眼睛更是望向了遠方。

“好小子,竟然如此目中無人!”

龔師兄大怒,此時他再也顧及不了其他的事情了,一心隻想要麵前這個狂妄之徒死!

說罷,他抽出馬上長劍,直接向葉九州急掠而去。

不得不說,青冥宗的功法的確有獨到之處,龔師兄也絕非浪得虛名,雖然是在盛怒之下,但他的招式依舊靈活多變,就如同一條毒蛇一般。

葉九州看了一眼,也不禁連連點頭。

這桃花秘境,果然跟外邊不一樣!

外邊的人,動不動就喊打喊殺,拿起砍刀就亂砍,就跟大街上的流氓冇有什麼區彆,而眼前這人,法度森嚴,的確有大家風範!

“龔師兄,我還有話要問他,不可傷他。”

詹翎兒說道。

“放心吧,師妹,我隻是想好好教訓他一下,讓他以後不要這麼狂妄而已,並不想取他性命!”

話雖這樣說他,但他的長劍已經指向了葉九州的咽喉,這是要命的狠招,一劍下去,就算是華佗轉世,也救不活了!

如果換成其他人,說不定早就閉目待死了。

隻可惜,他遇到的是葉九州。

這種情況,葉九州早就不知道遇到過多少次了,即便是在如此嚴峻的形勢下,他依舊不慌不忙,身子微微向右一偏。

就是這看似閒庭散步的一個側身,卻輕輕巧巧的躲過了這致命一劍,不僅距離拿捏的恰到好處,姿勢更是妙到毫巔,直入風擺荷葉一般。

如果葉九州不是敵人的話,龔師兄都忍不住要開口叫好了。

“我跟你無冤無仇,你出手就要取我性命,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葉九州眼睛一眯,殺意迸現,不等龔師兄收劍,已經一拳打向了他的腰眼。

此處,乃是人的要害,而且極難防守,除非背上長了眼!

哢!

一拳下去,看似綿軟無力,卻傳來一聲脆響,龔師兄瞬感全身無力,兩條腿彷彿失去了知覺,直接坐倒在地。

他又掙紮了幾下,卻依舊冇有爬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公竟是千億大佬免費閱讀無彈窗,老公竟是千億大佬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老公竟是千億大佬免費閱讀無彈窗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