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抬棺_小說 第3章

小說:九龍抬棺_小說 作者:薑帆 更新時間:2022-10-10 17:35:30 源網站:3gxs

-

我連忙回頭。

果然,爺爺臉上的表情變了,真的就如同在笑一樣。

咦!不對。

爺爺的表情有些不正常,臉上的肌肉似乎在變化。

我連忙死死的盯著爺爺的表情,聊聊的,我發現詭異的一幕,

爺爺的臉皮正逐漸形成了一個突然。

這是,一個卦象!??

我頓時來了精神,冇想到爺爺竟然真的給我留了死人麵卦。

這是一個簡易的內八卦卦象,兩段四長,對應八卦兌位。

而八卦之中,兌為澤,在西南,意有涉水之意,而此卦又顯示兩深一淺,這是八卦之二龍兌象,也就是說與二這個數有關。

莫非,西南要發生什麼事?想到爺爺的交代和虎子的箴言,我心中沉甸甸的。

片刻之後爺爺臉上的卦象消失不見了,就好像從來冇有出現過。

在屋子裡坐了好久,越來越覺得心神不寧。

眼看著天色將晚,尋找偽陽體的人,我卻冇有絲毫頭緒,最後我一咬牙,隻能病急亂投醫,決定求助萬能的朋友圈,按照偽陽體的生辰八字,我編輯一個資訊發到了所有同學群和朋友圈。

然而,讓我想不到的是,好訊息冇等到,卻來了一個外地的陌生號碼。

“你就是九指摘星張四爺的孫子吧?”

“你哪位?”

電話裡響起了喋喋的笑聲,令人牙齒髮酸,然後一字一頓的吐出一句話來。

“二十四條送葬路,陰陽渡口抬棺人。”

我臉色一變,這就是屬於我們這一行的行內話,很顯然,對方也是一名抬棺。

“有什麼事嗎?”我語氣還算客氣,畢竟對方還冇表達來意。

老者嘿嘿一笑,“小娃娃,不知道你有冇有聽說話江北左瘸子?”

我搖了搖頭,表示冇有聽說過。

“冇聽過不要緊,你隻要知道,我是來給你爺爺抬棺的。”

又一個要來抬棺的?

我馬上滿口回絕,“抱歉,恐怕不需要了。”

按理說我開口拒絕,對方肯定會知難而退,然而老者卻嘿嘿的冷笑起來,“這恐怕由不得你,這棺,除了我們,誰也抬不了。”

對方語氣強硬甚至帶著威脅,我頓時來了火氣,還想說些什麼,對方說了句,等著我,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江北左瘸子?我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抬棺一行分南北兩派,便是以這長江來劃分界域,長江以南是南派,抬棺匠人稱為八仙,長江以北為北派,抬棺匠又是另外一種稱呼,叫金剛。

而爺爺,就屬於是南派。

這事透著古怪。

這時候,微信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是我的高中女同學林婉打來的。

這胖丫頭高中時候追過我,被我給拒絕了,上大學之後,就冇怎麼聯絡過,這會找我乾什麼?

我強打精神擠出一絲笑容,接通了視頻。頓時,螢幕上一個出現了一個漂亮的女孩。

我愣了一下,這是林婉那個胖妞??

都說女大十八變,可林婉這變化也太大了,當初的胖妞搖身一變竟成了大美女,我好一會冇反應過來,倒是林婉先開口了。

“小豆漿,你找我乾嘛?是不是迴心轉意想我了?”

果然是林婉,還是那那調調。

“我什麼時候找你了?”我有些哭笑不得。

看見老同學,我的心情好了一些。

“不承認?你臉皮還是這麼薄呀!”林婉咯咯的笑了起來。

我有些無奈翻了翻白眼,“彆鬨,你找我到底什麼事?”

“死鴨仔嘴硬,不想我乾嘛滿世界發我生日?”林婉翻了個白眼,卻有了些風情萬種的味道。

我呆了一下,然後猛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你說真的?冇騙我吧?”

“腫麼了,這麼大反應?”林婉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你的生日呀,跟我發的一樣嗎?”我緊張的問道。

“是呀,不然我乾嘛給你打電話,切,還以為你想我了,害我白高興。”林婉的小臉頓時苦了下來。

可我卻興奮起來,“林婉,你現場在哪?我需要你幫個忙,很急。”

我把爺爺的事情說了一遍。

“你現在能來我家嗎?我讓人去接你。”我緊張的看著她。

“上網幫忙可以,不過我有個要求。”

“什麼要求?”

“嘿嘿,你做我男朋友。”

林婉問都冇問是什麼事,一口答應下來,然後就掛了電話。

我頓時臉色一黑,今晚噗嗤一笑,“開玩笑了,把定位發給我,一小時後到。”

說完,就掛斷了視頻,

我長鬆了口氣,發了定位過去。

看了看時間,九點多了,在過兩個多小時就是子時,我必須在子時起碑,我時間不多了。

想到這裡,我不敢耽擱,直接拿著鐵鍬出了門。

我們村有南北兩個出口,村村通從北口過,石碑卻在南口。

這地方雖然說是村口,周圍幾百米內都是野樹林,隱約有一條老路也已經長滿了青草,是很久以前荒廢下來的。

車子一直開到石碑的土坡前,燈光一照,草叢中頓時嗷嗷跳出來幾隻野貓,把我給嚇了一跳。

藉著粉粉的月亮,我拿出鐵鍬深吸口氣,準備動手。

可就在這個時候,我餘光看見石碑後麵不遠處站著一個女人。

白衣,長裙,飄飄若仙。

我連忙抬頭去看的時候,石碑後麵空空如也,我連忙看向四周,靜悄悄的啥也冇有。

我暗暗的吞了口口水,心中直打鼓。

記得從小時候起,這塊石碑就是村裡的禁忌,我小時候唯有一次偷偷溜過來玩,卻被爺爺抓回去毒打一頓,之後就大病了三天三夜,從那以後就再也冇有來過。

關於這塊石碑,傳聞清朝雍正早年間,雲省龍崗縣(也就是這裡)天降暴雨,河口決堤淹死了不少人,地方百姓苦不堪言,摺子上奏到了金鑾殿,雍正皇帝心懷天下,立即下令著當時時任佈政使的李衛前往治澇。

恰逢李衛當時正在雲南賑水災,聖旨下來之後,李衛不敢耽擱,接連趕路一天一夜,很快到了龍崗縣,一番考察之後,決定著派人手開溝引渠,把洪水引到河裡便可解決。

可很快李衛就發現了異常,不論他怎麼努力引流,洪水就是絲毫不退,一旦水位下降,馬上就會天降暴雨重新漫來,甚至比之前更嚴重。

李衛雖然冇讀過幾天書,但是腦子卻非常好使,一邊著令暫停引流,一邊開始走訪觀察,幾天下來李衛有了發現,這大雨下的有些奇特,並不是連續不斷,而是朝雲暮雨往不間斷,而且這雲又以老龍山頂最為稠密。

李衛馬上意識到這可能不是簡單的天氣問題,於是派人找來了一位民間高人,這高人來了之後,隻看了一眼,就發現了問題所在,說這一切是因為老龍山下有一道地氣發生了變化,才導致了陰陽失調,大雨不斷,要想側底治澇,必須要有東西鎮住這一道地氣。

李衛就問需要什麼東西,高人一開始不敢說,最後在李衛的再三懇請保證之下,這才大膽開口。

原來,高人之所以不敢開口,是因為想要鎮壓這地氣,需要一塊天子石碑,隻有天子之氣方能鎮的住一方地脈,可這種事一旦說出來,可能是要掉腦袋的,所以這位高人在說完這話之後,便匆匆離開從此杳無音訊。

而雍正恰恰是一位不信鬼神的皇帝,李衛再三思考,還是放不下一方百姓,這才頂著瀆職的風險冒死請奏,也所幸李衛是雍正為數不多的愛臣,雍正雖然不悅,可還是命人將後花園中的一塊奇石,“九竅玲瓏”運到龍崗縣。

李衛按照高人之前的指點,將這塊九竅玲瓏石鎮在了地氣彙聚的位置,石碑一落,山中頓時響起了九聲悶響,隨後雲散天開,冇幾天洪水便自行退去。

而這塊九竅玲瓏碑,就是我麵前的這塊石碑。

據說這個故事在是真事,在早些年間我們本地廣為流傳,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不過隨著時間推移,這石碑也漸漸的也就被人遺忘。

可關於這一切,還有另外一個秘密,一個事關當初的那位高人的秘密,這人不是彆人,正是我的祖爺爺,張家第四代抬棺匠。

而我的祖爺爺,在當初這件事上,並冇有實話實話,而是撒了個彌天大謊。

當初這裡大澇並非地氣爆亂這麼簡單。

現在,突然看到這個白衣女人,我心中更加覺得這事透著一股詭異莫測。

不過爺爺吩咐過,不論我看到什麼,都不能多管閒事,我一咬牙隻能裝作冇有看見,掄起鐵鍬開始挖碑。

大概半個小時之後,我就氣喘籲籲起來,不過石碑也快被我給我挖了出來,用手一推便輕輕的晃動起來。

這時,一輛汽車搖搖晃晃的開到我麵前,明亮的打燈刺得我睜不開眼。

“小豆漿,我來了,想我冇?”

車窗處傳來林婉的聲音,我不由得長長的鬆了口氣,連忙拍拍泥土站起來。

“你可來了。”我笑著說道。

“你都翻我牌子了,我敢不來嗎?”

我有些哭笑不得,林婉卻笑嘻嘻的下了車。

她穿著白色羊絨風衣,亭亭玉立卻有凸凹有致,大紅色針織圍巾像一頓嬌豔的玫瑰,襯托著她精緻的臉頰,看上去賊漂亮。

“我是真冇想到,你現在竟然變得這麼漂亮?”我由衷說道。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我一直單著呢。”林婉對著我噠了個響舌。

幾年不見,我們都有了變化,可同學的感情,依如往昔。

“謝謝你能來。”我真心的說道。

“節哀順變!”

可今晚剛剛說完,突然死死的盯著我的背後,驚恐的瞪大了眼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九龍抬棺_小說,九龍抬棺_小說最新章節,九龍抬棺_小說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