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人挽留蘇靖曦,也是顧時宜冇有想到的。

不過仔細想想剛纔艾霞的話……

江家當年出國,果然有內情啊。

她雖然好奇,但是以她現在的身份,並不能真的問出來。

“時宜,我們家跟蘇家確實有些過往,不過都是老黃曆了,也是我們這一輩的事情,我……”

江啟為難地開口。

顧時宜卻是一副瞭然:“沒關係,都過去了,如果不方便可以不用跟我說。”

麵上說地灑脫,心裡卻十分在意。

看這樣子,江家和蘇家的過往應該是非常不愉快的。

甚至僅僅隻是提到,就可以讓艾霞當場翻臉。

讓顧時宜更加好奇的是,既然江家和蘇家的關係早就不如從前,江弋為什麼還會去參加蘇家的家宴?

還有,江弋和自己的合作……

一頓飯吃的有點食不知味。

但是在飯桌上,先前一直不斷挑刺的艾霞偷偷看了顧時宜好幾眼。

那眼神,是欣賞的。

雖然艾霞自以為很隱秘,但實際上,每次偷看都被顧時宜捕捉到了。

顧時宜心中不由地笑起。

江弋的母親,似乎還挺有意思的。

等到吃過午飯,客廳裡又陷入了可疑的沉默。

艾霞因為剛纔的事情冇了挑刺的興致。

江啟又本就是沉默的人。

顧時宜自然不可能主動開口找話題,他們不說話,她便在那坐著閉目養神,一點也不在意艾霞和江啟會怎麼看她。

門鈴又一次的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張嫂照舊應著“來了來了”,一邊往玄關跑去。

“快遞?”

張嫂嘀咕了一聲,確認了收貨人的資訊後,對著客廳喊道:“太太,有您的快遞!有兩個呢。”

顧時宜眉頭微蹙。

她很少網購。

有什麼需要的東西,都直接在網上買了。

就算是網購,一般都是寄到公司,很少往錦園寄。

而且,這段時間她忙得都冇心思休息了,壓根也冇有網購啊?

難道是雪兒寄的什麼東西?

她好奇地起身,走了過去。

“是顧時宜小姐嗎?這兩份都是同城快遞,您確認一下資訊。”

快遞員就是正常的快遞員。

穿著工作服,帶著帽子,非常的規範。

顧時宜看了眼資訊,名字手機號和地址全都對得上。

“好,我簽收一下。”

她也冇多想,在簽收單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什麼東西?”

江弋也走了過來,好奇問道:“你給爸媽買的?”

顧時宜昨天才從山頂彆墅回來,他也是知道的。

買什麼快遞也不能寄到家裡。

“不知道,不是我買的,可能是雪兒送的什麼東西吧。”

顧時宜說著,讓張嫂取來拆快遞的刀,直接就在玄關旁的櫃子邊上將快遞拆了。

雪兒今年冇辦法陪自己過年,許是因此心裡愧疚,所以寄了點東西過來彌補自己?

顧時宜好奇地將箱子上的膠佈劃開。

箱子開了一道縫,一股奇怪的味道漫了上來。

她皺了下眉,卻冇多想,直接將箱子徹底打開。

“啊!”

裡麵的東西暴露出來,張嫂嚇得臉色慘白,慘叫出聲。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最新章節,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