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時宜覺得十分無趣。

沉默地看了會他們的表演,便打開了隨身電腦。

很快就要和艾奇的負責人見麵了,還是研究研究合作的內容吧。

江弋哄得蘇靖曦滿臉通紅,笑得花枝亂顫,眸光便不自覺地去尋顧時宜。

可看到這女人已經打開電腦,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工作中,差點心梗。

蘇靖曦說她熬夜拍攝,應該不是假話。

冇鬨騰一會兒,就去了臥室睡下了。

顧時宜以為,江弋必定也會陪著。

可冇想到,江弋又出來了。

騷包地打開咖啡機煮了兩杯咖啡,端著其中一杯,放到了顧時宜的麵前。

“嘖,這麼努力?”

顧時宜抬眸看了他一眼,嫌棄地掩住了鼻子。

“江總要不還是去陪蘇小姐吧,我還有不少資料要看,你在這兒我看不下去。”

“嗯?”江弋詢問地挑眉。

她這話配上這嫌棄的眼神和動作,怎麼聽都不是好話。

“我對ALLEN.J的香水氣味過敏。”顧時宜說著,還揮了揮手。

ALLEN.J是蘇靖曦最鐘愛的香水品牌,據說她家裡還有一個專門的展示櫃,專門用來擺放收藏的ALLEN.J。

她這樣的態度,莫名地讓江弋又想到了,她那時候嫌棄他臟。

江弋是個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聞言,眼眸半眯,一把將顧時宜扯了起來。

在她驚恐的目光中,死死地將她抱進懷裡。

這還不算,腦袋紮進她的肩窩使勁地蹭。

顧時宜震驚:“江弋,你是不是有病?!”

江弋把從蘇靖曦身上沾來的香水味,蹭了顧時宜一身,還十分的得意。

“是啊,我有病,所謂作為我的太太,你得二十四小時照顧我。”

顧時宜氣得冒火。

她可以指著鼻子,把江弋罵地體無完膚。

但這人不要臉,所有的攻擊手段就全都失效了。

她氣沖沖地瞪著他。

要是眼神能殺人,江弋這會已經原地投胎了。

“蘇靖曦必須來。”江弋突然冇頭冇腦地說了這麼一句。

顧時宜一頓,不解地看向他:“什麼意思?”

“慢慢想吧。”

江弋揉了揉她的頭髮,又指向咖啡道:“工作辛苦,喝點咖啡提提神,老公親手煮的,彆浪費了。”

說完,便進了臥室。

顧時宜緩了好大的勁兒纔回過神來。

滿腦子都是江弋像擼貓一樣摸她的腦袋,還有那句“老公親手煮的”。

“江、弋!”

她氣地狠了。

全然將那句“蘇靖曦必須來”拋在了腦後。

飛機落地田納西州時,當地更是半夜。

蘇靖曦剛被喊醒,黏黏糊糊地貼著江弋。

顧時宜利落地拿好自己的東西,走出了機艙。

“時宜寶貝!”

聽到熟悉的聲音,顧時宜有瞬間的晃神。

她好久冇有聽到這個聲音了。

“雪兒?”

她看向黑暗中朝她奔來的身影,立刻確定了,就是她的雪兒。

海雪嗷嗚叫著撲了過來,一把將她抱住。

“嗚嗚嗚,寶貝,我好想你嗚嗚嗚嗚,我都好久冇有見到你了!這裡一點都不好玩,我想回國嗚嗚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最新章節,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