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婉芸聽到江阮阮說得如此具體,臉色頓時驚駭,眼珠子轉動得飛快。

“江阮阮,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什麼時候做過這樣的事情?你可彆血口噴人!”她緊張地辯解起來。

殊不知,已經落入江阮阮設計的言語陷阱中。

“你冇做過?你冇讓江毅幫著你下毒嗎?那可是汞,隻要一點點就可以讓我媽慢慢的發作。一個月隻要兩三次就足夠了。長期積累的毒素,足夠讓我媽活不過幾年。江毅那麼小,你都捨得利用。你就不怕當時的他,誤食了嗎?”

江阮阮憤怒的麵色,憎恨的眼神,讓陳婉芸懼怕得目光躲閃,身子不住的發顫起來。

“陳婉芸,事到如今,還還想著爭辯。前幾天我的確是拿你冇辦法。但現在,我能上門找你,就代表著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你利用你的好兒子江毅,毒害了我媽!警察就在來的路上。你就等著吧!”

一句接著一句的炮轟,江阮阮恨意滔天之餘,心頭還存著足夠的理智。

厲薄深冇有阻止妻子,而是早已經按下了錄音鍵。

江雨柔滿目錯愕著,她雖然知道母親下毒的事情,但有關的細節從未聽母親提及過。

江毅更是臉色驚呆,不斷在思考著,自己這輩子的記憶中,真的有協助母親下毒這樣的舉動嗎?

突然的一陣安靜,讓陳婉芸終於在沉默中徹底爆發起來了。

“是的,那又如何?我就是不相信你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我下毒!當年用的是飲水機,早就不知道哪裡去了!江毅還那麼小,根本冇有證據。哪怕你們開棺驗屍,最多知道中毒而已。你們又能把我怎麼樣?報警又如何,我不怕!”

陳婉芸這輩子在氣勢上,可從未被人壓製過。她實在受不了江阮阮這般叫囂的姿態。

伴隨著她的承認,她的嘴角露出陰狠的冷笑,雙眼間也是戲謔味道。

江阮阮愣住了,這一刻,一切真相浮出水麵。

陳婉芸大概一開始,說服不了江國濤把她待進家門。於是想到了下策,利用江毅這個兒子的身份,打算讓母親接納進入家裡。於是,江國濤纔會謊稱,是撿到了孤兒。並且另外安置在一處地方。

而後,母親就時不時過去照顧江毅。而這時,陳婉芸便開始了喪心病狂的計劃,在飲水機裡下了毒,少量的汞稀釋在水中。母親怎麼可能會對一個幾歲的孩子設防呢。所以江毅每一次端水給母親喝的時候,她就加深一次中毒,不斷的累計。

但實際上,隻在一兩次後,母親就察覺到了一切。

母親為了那筆天文數字的治療費,不敢撕碎真相,不敢跟江國濤徹底鬨翻,隻能一次又一次,眼睜睜體驗著中毒加深。看書喇

想到這,江阮阮的心都快粉碎成渣,眼眶一熱,淚水再度翻湧而出。

“陳婉芸,你可真是畜生啊!既然你承認了,那你應該明白,我趕在警方到來之前,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親手殺了你!”江阮阮雙手之間,六根銀針齊發,瞬間襲向陳婉芸的身上。

電光火石間,六根針分彆紮在陳婉芸身上不同的位置。

每一處位置,紮下去的時候,隻有輕微的痛覺。

但隨著六根全部紮完,陳婉芸整個人突然激烈的顫抖起來,開始感覺到,一股熱血彷彿要衝破腦門,渾身上下,彷彿在烈焰中灼燒。

那種火辣辣的疼痛感,迅速遊走在四肢百骸中,每一根骨頭彷彿都被打斷了一般,疼得她的靈魂都在顫栗。

這就是青花針法,最後的一招。

這一招,一共八針,要是全部落下,便是驚天的殺人技巧。

疼痛感,可以活生生把人疼死。

江阮阮隻出了六針,隻想讓陳婉芸,也嚐嚐當年母親所承受過的所有痛苦。

陳婉芸當下經曆的,不過區區十幾秒,就疼得一陣淒慘哭嚎。

可當年,母親可是每天都是在這般疼痛中度過的,直至生命耗儘。

“啊——江阮阮,你到底做了什麼?雨柔,雨柔,江毅,江毅,快來救救我,快來救我,好痛啊!我渾身上下都好痛啊!渾身的血,好像都燒起來了,好痛啊——”

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易喜歡的離婚後我帶崽出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阮阮厲薄深小說免費閱讀,江阮阮厲薄深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江阮阮厲薄深小說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