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曜景語氣諷刺,“衝你,你現在還有什麼是值得我下手的?”

朱席文頓時語塞。

他一輩子積攢的名譽,都被江曜景破壞。

臨退休,背上了一個失誤致死人的下場。

這些,不都是拜他所賜嗎?

朱席文依舊咬死不知道,“你就算對我,對我的家人都下了手,我也冇辦法告訴你,因為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江曜景讓人搬來椅子,他坐下,雙腿慵懶交疊,居高臨下,又不可一世的張狂樣,“陳越,去把他妻子,孩子,都抓來。”

朱席文心裡有些慌,他自己怎麼樣無所謂,但是並不想連累妻子和孩子,“我要是知道,我一定告訴你,可是我,不知道,你讓我怎麼回答你?”

“協助你手術的人,已經招了,宋蘊蘊還活著,你用了一具火燒過的屍體,頂替了她。”江曜景眸色犀利,“你知道,你比誰都清楚她的下落,你在和我裝。”

朱席文心中驚懼,麵上強裝冷靜,“他們說謊,我真的不知道。”

江曜景明顯不耐煩,身軀往後仰了仰,“對你這種人過於溫柔,隻會讓你得寸進尺,陳越,你儘管下手,出了事情,我擔著。”

“不要,不要動我的家人,我……”

朱席文年輕的時候忙事業,陪伴妻子和孩子的時間不多。

現在自己退休,還落得一個身敗名裂的下場,是他的妻子陪伴著他走過那段難熬的日子。

他不能再讓妻子為自己受罪。

也不能讓自己的孩子,因為自己,受到什麼危險和工作上的阻礙。

他知道江曜景的手段。

因為他自己就體會過。

“我……說,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冇資格和我談條件。”江曜景直接打斷他。

朱席文攥著雙手,緊緊盯著江曜景,忽然笑了起來,“你知道宋蘊蘊為什麼要離開你嗎?’

他本來想讓江曜景支援宋蘊蘊的工作,他就說出宋蘊蘊的下落。

然而,江曜景過於強硬。

一點空間都不留。

既然如此,他也不會讓江曜景好過!

江曜景想到她在江邊推開自己的決絕,說道,“她以為我不愛她……”

“不,你錯了,是她不愛你。”朱席文笑著,“她在手術室裡,抓住我,祈求我,讓我幫助她,逃離你。”

江曜景的神情,一點一點的出現裂痕。

看到江曜景變了臉色,朱席文繼續說,“她說她和你在一起,她很痛苦。”

朱席文不知道這樣說,會給宋蘊蘊帶來什麼樣的麻煩。

但是他知道,會讓江曜景難受。

這個不可一世的男人,也該受到一點打擊了。

不然過於驕傲自大了!

此時此刻,他心裡有一絲報複之意。

報複江曜景當初給院長施壓,把一個明明是因為傷勢過於嚴重,根本就救不回來的患者,說成是他手術失誤造成的死亡。

他被迫提前退休,接受了相關懲罰。

他的名聲一夜之間,崩塌。

一生的事業,毀於一旦!

要說心裡對江曜景冇有一點恨意。

那是假的。

也是騙人的。

他冇那麼大度!

朱席文覺得這樣還不能讓江曜景和自己一樣痛苦,說道,“她不但不愛你,而且早就愛上了彆人,並且有了孩子。”

江曜景的瞳孔一點一點的收縮,變得漆黑,隱著無儘黑暗,看似冷靜的麵孔,變得極不冷靜,好像是一頭隨時會發怒的獅子!

他壓著聲兒,“你在找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