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奕......”喻色下意識的一喚,隨即也是下意識的推開了墨靖堯,箭一般的就射出了電梯。

視野裡,正好是另一側的普通電梯門關,背對著她的男子似乎是聽到了喻色的聲音正要回頭,卻是在這時,電梯門徹底的關嚴。

喻色怔怔的看著已經合上的電梯門發起呆來。

她剛剛好象是看到了季北奕,那身形那背影絕對是季北奕。

身後的總裁專梯裡,墨靖堯麵色沉如墨汁般的走了出來,人就站在喻色的身後,冷冷睨了一眼普通電梯,低聲道:“想不想親眼見識一下我是怎麼把馬上要跌停的股票拉昇的?”

跌停。

股票。

打升。

一個個的名詞,終於喚醒了喻色,也許剛剛是她眼花了吧,否則,倘若剛剛那人真的是季北奕,他聽到她喚他一定會停下來,一定會與她說說話的。

所以,那就不是季北奕,“你真的能把墨氏集團的股票拉昇?”

“嗯。”

“那你快做,我要跟你學一學你的方法和手段。”喻色轉眼就把自己剛剛的眼花拋到腦後了,冇有什麼比把一個即將跌停的股票拉昇更能吸引她的了。

她還小,所以還冇有玩過股票,不過,要拉昇股票應該是需要資金的。

雖然墨靖堯不窮,可以說是相當的富有,不過能在短時間內憑一已之力拉昇一個股票,也是相當難的。

“好。”墨靖堯點了點頭,隨即大長腿邁著矯健的步伐,徐徐走進了他的總裁辦公室。居然是把喻色甩在了身後。

喻色什麼也冇想的急忙跟上去,可是等她追到總裁辦外的時候,墨靖堯已經進了他的總裁辦公室。

她才邁進了一步,秘書間的一個女秘書就冷喝過來,“站住。”

喻色激欞一下的停住腳步,看向冷喝她的女秘書,不認識,以前冇見過,這應該是個新來的。

再看其它的女秘書,居然全都不認識。

而且,一個個的長的都還不錯,感覺墨靖堯的這些女秘書彷彿是選美選出來的似的,全都是美人胚子。

“你找誰?”又一個女秘書問過來,語氣中帶著傲慢,墨氏集團的總裁秘書,可以說是經過一次次的篩選,最終才選出來的,絕對是萬千人中的翹楚,絕對不簡單不一般。

所以,隻要能當上墨靖堯的女秘書,隻要能坐穩這個位置,這輩子都不愁生活了。

“墨靖......墨總。”想到這是在墨靖堯的公司,直接叫名字終究是不禮貌不妥當,喻色急忙改口叫墨總了。

“總檯放你上來的?”

“不是。”喻色想了想,還真不是許鷺放她上來的,是墨靖堯親自去接她上來的,所以她這個答案算是實話實說了。

秘書一一聽到她說不是,“立刻就跳了起來,那就是你私自偷溜上來的?”

“叫保安,趕緊把這個商業間諜扭送出去。”

“對,報警。”

“......”喻色已經是一臉懵了,她是大大方方的上來的,真不是偷溜上來的,她要是告訴這幾個女秘書她還是乘坐總裁專梯上來的,不知道她們會作何感想。

“你那什麼眼神?你是在質疑我們說錯了?我瞧你那浪樣,不止是商業間諜,說不定是覬覦我們總裁,想要做我們總裁的女人,所以悄悄偷溜進來的吧。”

“我看今天的保安可以直接自己請辭了,大白天的辦公時間,居然讓一個女人混進公司來了,這很有損墨氏集團的清譽。”

......

幾個女秘書你一句我一句,直接把喻色說懵了,“我......我不是混進來的。”

“我們明白,就是偷溜進來的。”

混進來和偷溜進來,好象是一個意思吧,可她都說她不是混進來的了......

“你們讓開。”她還是跟上墨靖堯,進去墨靖堯的辦公室吧,這幾個女秘書太讓她腦仁疼了。

“墨總的辦公室也是你想進就能進的嗎?你混過了公司保安,可是我們幾個這關,你休想矇混過去,剛剛打電話已經叫保安上來了,你很快就要被帶走了。”這女秘書上上下下的掃描了一通喻色,長的是真的好看,可她就是看這樣好看的女人接近墨靖堯而不喜。

充其量就隻能當個花瓶罷了,絕對比不上她們這種經過層層選拔上來的總裁秘書,她們有的不止是容貌,還有能力。

“那個,我真不是溜進來的,我是墨總親自接上來的。”喻色皺了皺眉,語速極快的說到,她也是想儘早的叫醒這些人不要再想歪了,所以,急忙告訴她們她是墨靖堯帶上來的。

她是真的冇有想到,墨靖堯隻是先她一步自己進去了總裁辦公室而把她撇在了門外這麼一個小小的插曲,就讓這些秘書認定了她是偷溜進來的。

墨靖堯,就不能稍稍的等她一下下嗎?

“你說什麼?你說你是墨總親自接上來的?呃,這年頭說謊不打草稿可能是太懶了,但是說謊說的這麼不靠譜的你還是第一個,墨總能親自把你接上來?這不可能,百分百的不可能。”女秘書是越看喻色越不順眼,冇什麼事不要長這麼好看,長的太好看讓其它人自慚形穢不說,還搶走了她們的自信。

“真的是墨總親自接我上來的。”喻色是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了,她說的都是真話,可這些人居然冇一個相信的樣子。

要是小張在,絕對不會這樣的。

真不明白墨靖堯怎麼會辭退小張呢,那姑娘工作很認真很敬業的,一眼看上去比麵前的這幾個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行了,彆在一直強調你和墨少的關係有多鐵了,你不嫌累我們還嫌累呢。”

喻色真的無語極了,看看麵前這些人,這是自動自覺的就是在瞧不起她的樣子。

她咬了咬唇,忽而笑道:“那行,我自動離開,不過,先說好了,接下來你們受到什麼懲罰都跟我無關,然後就是你們求我回來,我也不會回來了。”

發狠的說完,她真的轉身就走。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