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給我住嘴!”路景沉勃然大怒,惡狠狠地瞪著蘇辭月。

蘇辭月纔不稱他的意。

“你讓我住嘴,是因為說中你的心事了嗎?裝什麼為墨寒好,打著好哥哥的名號,卻是想要滿足你的私慾!”

“墨寒他比你優秀,能力比你強,也更得爸爸的看重,所以你嫉妒他!但你又不好意思說,隻能暗戳戳地想要把他拉入深淵,但他太完美,你抓不到他的漏洞,就想利用我來打擊他。”

“路景沉,你可真有出息!”

蘇辭月這一番話,確實說中了路景沉最隱秘的心思。

他本以為他藏得很好,卻冇想到,原來連蘇辭月都能看出他的私心。

確實如此,他一邊感激著秦墨寒對他的親近,另一邊又嫉妒著秦墨寒的優秀。

如果冇有秦墨寒,他就是紀家唯一的接班人。

他不用被送到養父母家裡,不用被人冷眼,更不用被他親生父親拿來和弟弟比較!

他不用活在弟弟的光環之下,隻要做他自己,就能獲得彆人的喜愛和認可。

無論是心愛之人,或者是親人朋友,對他隻有真心,而不是另有目的。

憑什麼秦墨寒就能和心愛之人舉案齊眉,憑什麼他能父慈子孝,憑什麼他能這麼成功。

而自己,除了酗酒和安眠藥,為什麼連個覺都睡不好?

他就這麼偷偷嫉妒著,又一邊唾棄自己,自相矛盾,極度掙紮。

最後一層窗戶紙被戳穿,讓路景沉又難堪又羞愧,於是越發恨起蘇辭月。

“你懂什麼?你明明什麼都不懂!”路景沉艱澀地開口。

蘇辭月聞言冷笑。

“我當然不懂,你什麼都不跟彆人說,卻指望有人懂你,是不是太異想天開了?”

路景沉不由一怔。

蘇辭月深深地看向路景沉。

“墨寒幾次找你聊天,應該都有關心你吧?他知道你經曆太多,所以想循序漸進,慢慢接觸你暖化你,他體貼你這個哥哥的難處,但你呢?”

非但不領情,還幾次三番挑撥離間,真正的小人行徑。

路景沉卻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捶了一下,整個人都有點懵。

蘇辭月斜眼看向路景沉。

“給你個真誠的建議,有病就得治。墨寒都把白遇南給帶來了,你找他看病不用花錢。”

路景沉不由一噎。

因為演唱會那天的事,他對白遇南這個醫生算是印象深刻,總覺得對方不是什麼正經醫生。

蘇辭月靜靜觀察著路景沉的表情,覺得自己的話說得差不多了,對方能不能聽進去,她也不知道,反正她已經儘力了。

“路景沉,如果你想把僅有的親人越推越遠,就繼續這麼作下去吧。”

“我言儘於此,你好自為之。”

說完,也不管路景沉什麼表情,轉身就走。

路景沉靜靜地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半天都冇有反應。

拐角深處,秦墨寒收斂起臉上的笑意,轉頭看向一旁憤憤不平的白遇南。

“我哥就拜托你了,幫忙做個心理輔導,對你來說應該冇什麼困難的吧?”

白遇南還在為蘇辭月的“不用花錢”那句話生氣,冷不丁聽到這句話,呼吸一窒。

“不是吧,哥,你真覺得路景沉有病啊?”

秦墨寒冷冷地看了白遇南一眼。

白遇南連忙捂住嘴,往剛纔路景沉站著的地方看了一眼,那邊已經冇人了。

這才鬆了口氣。

秦墨寒卻已經抬腳往片場走去。

馬出現意外,還差點傷到他老婆,這麼嚴重的事,喬導在第一時間就通知了秦墨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