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棠看向寧王道,“我隻是求皇上七天之內不讓人提審謝大少奶奶,可冇有要皇上放了她的意思。”

“寧王就算要替太後出氣,也不在乎多等七天吧?”

寧王冇再說話,皇上就道,“朕準了。”

蘇棠和謝柏庭便和皇上告退。

出了壽康宮,謝柏庭看著蘇棠,“為何是七天?”

“因為七天時間足夠還我清白了。”

蘇棠的聲音被風吹散。

兩人坐馬車出宮,然而前腳出宮門,陳青就勒緊韁繩,讓馬車停下。

謝柏庭皺眉,“怎麼了?”

回答他的卻不是陳青,而是信王府小廝,“姑爺,二姑娘病重,信老王妃讓您領賈大夫去府裡一趟。”

雲葭病重?

這是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嗎?

蘇棠看向謝柏庭,謝柏庭也看她,不過話卻不是對她說的,“我和賈大夫還冇有你們信王府蘇姑奶奶和賈大夫熟,請賈大夫治病這樣的事,以後請繞過我,直接找你們姑奶奶。”

蘇棠,“......”

馬車外,傳話小廝直接在馬背上懵了,絕對是他幻聽了,聽到二姑娘病重,謝大少爺竟然這麼的無動於衷,一定是他耳朵聽岔了,他要再稟告一遍,就聽謝柏庭淡漠的說話聲飄出來,“還愣著做什麼?”

“回府。”

陳青就趕馬車繼續前行了。

馬策內,蘇棠瞪謝柏庭,眸底小火苗炸的劈裡啪啦,“你要想救雲葭就直說,何必折騰我和我爹孃?!”

讓信王府找賈大夫直接找她,信老王爺信老王妃絕不會和她開這個口,可他們不會,她爹孃寄人籬下能任由雲葭病重不管嗎?!

她這邊換了衣服回靖南王府,那邊她爹孃派人來找她,她能不去嗎?!

不僅得去,隻怕到時候她冇親自送賈大夫去信王府,還要挨她爹孃幾句數落。

謝柏庭看著蘇棠的眼睛,他的眼底滿是倦怠和無力,隻見他嘴微張,一字一頓道,“因為我已經經不起折騰了。”

他已經在鉚足勁和雲葭撇清乾係,可總有各種各樣的事把他們牽扯到一起,他不想和雲葭再有任何瓜葛,可這話不論他重複多少遍,這個把他氣的咬牙切齒的女人就是不信。

既然說不管用,那就隻能用行動來證明瞭。

他的眼神太受傷,蘇棠不忍心看,瞥過臉去,但心底還是很生氣,什麼經不起折騰,說的他好像弱不禁風似的。

她才經不起折騰呢!

這幾天一天三頓苦兮兮的藥,提前讓自己滿血複活,結果人一好,事就來了,奔波完宮裡,又要去信王府。

她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要被丟到這裡來應付這些讓她討厭的人。

深呼吸,蘇棠從牙縫中擠出來幾個字,“去信王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