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賭?”鄭馳遠問道:“怎麼賭?”

“我在碼頭留了一些黑甲鏢師看守貨船,我可以調三十個過來,讓他們配合二十女兵,你可以派五百士卒去阻攔他們,如果你們能攔得住,我可以答應給你一百座重弩和一百座投石車!”

金鋒說道:“如果攔不住,我這邊給你五十座,如何?”

“贏了才一百座?”

鄭馳遠對於這個對賭非常不滿意。

“鄭將軍,實話跟你說吧,重弩製作起來非常麻煩,慶大人防守西川城,我也隻賣了他幾十座重弩而已。”

金鋒說道:“我進來的時候已經看了,你手下能裝重弩和投石車的戰船,絕對不到百艘,一百座你都用不完,再多的話,你留著也是浪費。”

這是金鋒和慶鑫堯早就商量好的說辭。

如果有人詢問慶鑫堯買了多少重弩,金鋒便說幾十座。

他根本不怕鄭馳遠派人去打聽。

“那……好吧。”

一秒記住http://m.9biquge.com

鄭馳遠點頭答應下來。

除了被金鋒的話題引導之外,他也不相信自己的五百人,攔不住對方五十人。

“鄭將軍覺得什麼時候切磋合適?”

金鋒見鄭馳遠已經上鉤,便笑著問道。

“金將軍遠來是客,我聽金將軍安排。”鄭馳遠答道。

“擇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吧?”金鋒笑道。

大劉聽到這話,差點笑出來。

他知道金鋒又要坑人了。

但是想到破壞金鋒計劃的嚴重後果,大劉偷偷的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硬生生把笑意掐了回去。

“今天,會不會太趕了?”

鄭馳遠抬頭看了一眼外麵,有些遲疑。

此時已是半下午,等安排好人手,再清理了場地,估計天都要黑了。

“鄭將軍,我們鏢局的兄弟還被水匪吊在蟹鉗島上忍饑捱餓,多等一天,我的心裡就多煎熬一天!”

金鋒誠懇說道:“還望將軍理解!”

“行,就衝金將軍這句話,今天就今天!”

鄭馳遠說完,便把副手叫了進來,安排他去清理場地,集結人手。

金鋒也讓大劉安排一個親衛,去旁邊的民用碼頭去叫黑甲鏢師和女鏢師。

民用碼頭就在水師大營旁邊,但是一直等到天色擦黑,親衛才帶人過來。

“怎麼磨蹭那麼長時間?讓鄭將軍等這麼久。”

金鋒衝著親衛眨了眨眼,嘴上卻一副責怪的口吻。

“對不住先生,需要重新安排人手值勤,耽誤了一些時間。”

親衛低著頭解釋。

“冇事,也冇耽誤太久。”

鄭馳遠擺了擺手,眼神卻在打量跟著過來的鏢師隊。

鏢師隊共有三十名身穿黑甲的男兵,和二十名女兵組成。

不管男女鏢師,全都腰板挺得筆直,方陣也排列得整整齊齊。

再看自己這邊,水師士卒雖然也都站得筆直,但是總覺得差了那點意思。

雖然還冇交手,但是從氣勢上,鏢師已經完勝水師士卒。

“不愧是金將軍打造的特種戰隊,果然不凡!”

鄭馳遠誇讚道:“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當然可以了,”金鋒說道:“不過為了防止誤傷,還請大家都使用木刀吧?”

“這是應該的。”

鄭馳遠招招手,一個校尉立刻帶人抬來幾個籮筐。

水師也經常進行演練,自然不缺木刀。

女鏢師們也把箭矢上的箭頭拆了下來。

分完木刀,天色徹底變黑。

對抗戰也正式開始。

隨著排長一聲令下,鏢師們迅速組成三角戰陣。

三十個男鏢師身穿黑甲在外,女兵手持弩弓在內。

做好戰鬥準備。

水師的校尉也帶著五百士卒,把鏢師們團團圍住。

鏢師們殺過土匪、騎兵,水師的士卒也殺過水匪海盜。

雙方都是見過血的老兵,雖然隻是對峙,還冇開始正式拚殺,但是校場上已經散發出濃濃的肅殺之氣!

咚!咚!咚!

沉悶的戰鼓聲響起!

水師校尉正準備帶著士卒向鏢師發動攻擊,卻看到鏢師的三角陣中突然飛出來一個個黑疙瘩。

“鄭將軍,你最好捂一下眼睛。”

站在遠處的金鋒一邊用胳膊擋住眼睛,一邊提醒。

“為什麼?”鄭馳遠納悶問道。

見金鋒和大劉他們都冇有回答自己,而是全都捂住眼睛,也將信將疑的抬起胳膊。

校尉腳邊也落了一個黑疙瘩,把他嚇了一跳。

低頭一看,發現原來是一節竹筒。

竹筒的末端,還有一條火繩嗤嗤作響,已經燒到了儘頭了。

“什麼東西?”

校尉正準備彎腰去撿呢,突然覺得眼前猛地一白。

然後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所有人,自由攻擊!”

帶隊的鏢師排長大喝一聲,鏢師們立刻解散陣型,各自手持木刀,衝入暫時失明的水師隊伍中。

塗了紅色染料的木刀,劃過一個個水師士卒的脖子,然後又奔向下一個目標。

不管男女鏢師,動作全都迅捷而快速,冇有絲毫拖泥帶水。

水師士卒此時完全籠罩在失明的恐懼之中,完全冇有反抗之力,隻能任由鏢師施為。

當初被丹珠五千人馬伏擊之後,張涼就發現這種辦法特彆好用,回去後就要求鏢師們反覆操練。

如今鏢師們早已練得熟悉無比,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目標是誰,應該乾什麼。

短短幾分鐘時間,五百水師士卒便全都被“抹了脖子”,無一倖免。

站在遠處的鄭馳遠目睹了一切,發現自己的士兵全都變成了瞎子,立刻扭頭怒視金鋒:“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他手下總共才五千士卒,要是一下子瞎了五百,他也扛不住。

“鄭將軍不要緊張,他們隻是突然看到強光,被閃瞎了,就像咱們大中午看太陽一樣。”

金鋒笑著解釋道:“再過一會兒就好了。”

聽到金鋒這麼說,鄭馳遠才總算鬆了口氣。

隨即抗議道:“金將軍,你這麼做,是在耍賴!”

“鄭將軍,麵對麵的戰鬥,怎麼能說我們耍賴呢?”金鋒反問道。

“你有這種……這種發光的武器,為什麼不提前說?”

“鄭將軍,戰爭不是孩子過家家,是你死我活的拚殺,你有秘密武器,會提前告訴敵人嗎?”

“我……”鄭馳遠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