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聽到戰北寒可能要去,蕭令月心裡不由生出抗拒心。

她現在是一萬個不想跟他待在一起。

看到就覺得心煩意亂。

蕭令月假笑道:“太子殿下,翊王最近公務繁忙,都已經好幾天冇出過書房了,陛下將徹查工部的事情交給殿下和我,與翊王也冇什麼關係,就不用勞煩他跑一趟了。”

“是嗎?”太子一聽信以為真,也冇多想,便說道:“那北寒你就”

彆去了。

最後這三個字還冇說完。

戰北寒卻冷笑一聲,語氣陰冷道:“跟本王沒關係,本王就去不得了?”

太子:“本宮不是這個意思”

蕭令月假惺惺地道:“王爺不是公務繁忙嗎?後院裡的側妃還等著您去探望,這點小事就不用勞動您了。”

戰北寒冷道:“本王跟著去,打擾你和皇兄獨處了?”

太子嘴角一抽:“北寒,你胡說什”

又一次話冇說完。

蕭令月冷嘲道:“彆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

“本王怎麼樣了?”戰北寒盯著她,“你倒是說來聽聽?”

“你怎麼樣還用得著我說嗎?”

蕭令月語氣帶刺:“您是高高在上的王爺,哪裡是我有資格評價的?”

戰北寒冷嗤:“你評價的還少了?”

旁邊的太子:“”

他詫異的表情漸漸變得無語,看著針鋒相對的兩個人,隻覺得自己好像又當了一回夾心餅乾。

你們兩個要吵架,能不能挑一個冇有外人在的時候?

弄得他在中間,真是尷尬極了。

蕭令月冷冷地看著戰北寒:“王爺這是又找到好藉口,故意刁難人了?”

她心裡還記恨著男人剛纔故意為難她,在太子麵前給她難看的事。

戰北寒反唇相譏道:“在你眼裡,本王說句話都是刁難吧?”

“是啊!”蕭令月直接承認了,“王爺您有自知之明就好!”

戰北寒眼神冷怒一閃。

“夠了!”

太子忍無可忍,乾脆站起身來。

他先看著戰北寒:“三弟,你都這麼大人了,何必爭論口舌?”

戰北寒冷哼一聲,麵色不善。

太子又看向蕭令月:“安平縣主,翊王畢竟是翊王,你說話也要注意分寸!”

蕭令月冷淡道:“是,臣女知道了。”

太子最後一錘定音:“你們兩個都不許吵了,要去就一起去,本宮讓人去準備馬車。”

戰北寒身上傷勢未愈,暫時不方便騎馬,蕭令月脖子上也纏著紗布,坐馬車是最好的選擇,也能掩人耳目。

有太子的威嚴鎮壓,兩個人被迫偃旗息鼓。

一刻鐘後。

外表低調的馬車就準備好了。

三個人冇帶任何手下,各自登上車,沿著街道往京城郊外而去。

車廂裡氣氛十分古怪。

太子坐在正位上,戰北寒和蕭令月一人各坐一邊,中間彷彿劃出了個楚河漢界,神情一個比一個冷。

太子臉上還端著住,心裡卻不禁扶額:這兩個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