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署內:

“三爺,根據凶徒的口供,我們已經查到他最上遊的雇主了。”

秦朝走到秦妄言麵前,男人坐在走廊上,一條腿曲起,另一條腿隨意的向外伸展。

他抬起頭,冰冷的白熾燈燈光,在他的臉上鍍上了一層白霜。

秦朝繼續向他彙報道,“是溫家的二小姐,溫汐。”

都不需要去仔細探究原由,轉瞬間秦妄言就猜到了,溫汐買凶企圖傷害沈音音的動機,是什麼。

那個女人已經跌入泥潭中,再也無法掙脫出來了,既然她冇法爬出泥潭,那她就要拉一個人,給她墊背。

在溫汐眼裡,她自始至終最大的敵人以及對手,就是沈音音了。狗急跳牆,她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毀了沈音音。

秦朝在秦妄言臉上,看不出一點的表情變化,但對於瞭解秦妄言的人而言,他沉默,隻是因為他在謀劃分外可怕恐怖的事!

“去把溫汐帶走,她想往音音身上紮幾個窟窿,那就讓她嚐嚐,千瘡百孔的滋味!”

秦朝臉色肅冷,他的身體站的筆直,“屬下這就去辦。”

“等一下。”

秦妄言忽然想到了什麼,他的神色變得有些落寂蒼涼。

這段時間裡,他重新戴上了佛珠手串,而此刻,他正用大拇指,一下一下的轉動著和田玉手串。

“算了……”秦妄言長長歎息一聲,“要為那孩子積點德……”

他改變了主意,就吩咐秦朝,“把溫汐帶到紋身店去,這麼喜歡往彆人身上紮刀子,讓紋身師給她全身都紮過去吧。”

極致殘忍的話語吐出,連秦朝都感到不寒而栗,正所謂長痛不如短痛,秦妄言想往溫汐身上紮刀子的主意一改,等進了紋身店,溫汐就有的受了。

秦朝轉過身,就看到沈音音正往這邊走來,他恭敬的向沈音音點頭致意。

沈音音也向秦朝點了頭,她站在距離秦妄言一米遠的地方。

“刺傷晏西哥的凶徒,已經錄完口供了吧?他原本想把刀捅向我,在京城,想對我這麼做的人並不多。

你母親雖然討厭我,但也不至於做出這樣的事,更何況她還要顧及我外公。

能這麼喪心病狂的,應該是溫汐,她聲名儘毀,正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秦妄言看向她,眼神幽暗深邃,“我一直都有派人保護你的安危,舞台事故,是我疏忽了,下次不會讓你去和薄晏西跳舞了。”

沈音音低哼著,“那下次,我挽著你上去跳舞?”

男人矜薄的唇角,向上揚起了些許弧度,“你儘管挽著我上台跳舞,有人襲擊你,我纔不會用自己的身體保護你,我會像今天那樣,拿刀去捅襲擊你的人。”

他那張完美無瑕的俊臉上,散發出霸道張揚的氣息,狹長的眼眸中,浮現出偏執又殘暴不仁的血腥氣息。

沈音音站在原地,久久的注視著他。

人這一生,真不能在太年輕的時候,遇到太過驚豔的人。這個男人就像一把雪亮的刀刃,插進她的心臟裡,讓她痛徹心扉,鮮血直流,也讓她終其一生,都無法將他忘懷。

沈音音唇畔噙著淺淺的笑,秦妄言走上去,修長的手指將她冰涼的纖手握住。

“還冇吃飯吧,我帶你去吃飯。”

他記得,薄晏西請沈音音看完歌舞劇後,兩人就要一起去吃飯的,但現在,薄晏西住院了,顯然冇法和沈音音去吃飯了。

秦妄言拉著沈音音向前走了幾步,他的手機響起。

男人拿出手機,隻因兩人現在的距離太近了,使得沈音音稍微一抬眼,就看到秦妄言的手機螢幕上,顯示著“曲嫣”兩個字。

他當著沈音音的麵,接起電話。

“喂。”

“三爺,對不起,魚魚她……她不見了……”

沈音音聽不清楚手機的另一頭,曲嫣和秦妄言說了什麼,但她看到男人的眉心迅速皺起,幽深的瞳眸裡湧出了風暴。

男人的聲音低沉到令人戰栗。

“什麼時候不見的?”

曲嫣吞吞吐吐,“早上……早上九點半左右……”

“早上九點半不見的,你現在才告訴我?!”

他的質問,讓曲嫣差點拿不穩手機了,曲嫣的臉色慘白到了極致。

“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我能找到的,我以為魚魚隻是騎著機器狗,在研究所附近轉了轉,之前她也曾躲在衣櫃裡睡著了,我找了她一個下午,才找到……”

“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我馬上過去!”

沈音音看著秦妄言掛斷了電話,他的臉色很不好。

對上沈音音乾淨清澈的眼睛,男人的心率亂了節奏,愧疚與慌亂的情緒湧上心頭,就像當年他站在冰天雪地裡,抱著全身凍到青紫的秦般若。

他的腦袋一片空白,心裡頭全是荒蕪,除了乞求上蒼憐憫之外,他什麼也做不了。

秦妄言向沈音音後退了一步。

“怎麼了?”

沈音音察覺到,這個男人的不對勁,他像在躲避自己,他對她露出愧疚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抱歉,我臨時有事要去處理。”

他冇有解釋太多,沈音音也不過問他究竟要去處理什麼事,她就向秦妄言點了點頭。

曲嫣一通電話,就能把秦妄言叫走,但她已經和秦妄言冇有任何關係了,隻有不去追問,才能表明,兩人之間的關係已經劃清了。

她看到秦妄言頭也不回的飛奔出去,望著這個男人的背影,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又覺得再多的言語,都是蒼白乏味的。

沈音音步調緩慢,比秦妄言慢了幾分鐘,才走出警署。

她駕車離開,又在路邊打包了炒米粉和各類小吃,帶回公寓。

“般若,寒崽,你們有乖乖吃飯嗎?”

沈音音拎著塑料袋,站在玄關處脫鞋。

她就發現,兩小孩並冇有像平時那樣,興沖沖的飛奔出來,迎接自己。

小孩靜悄悄,準是在作妖!

“般若,寒崽?”

沈音音又喊了他們一聲。

“媽咪!”

兩小孩從兒童房門後麵,探出腦袋來。

“我給你們買了夜宵,出來吃一點吧。”

沈音音往餐廳的方向走去,沈意寒站在兒童房門口,十根手指相互糾纏在一起。

“媽咪,今天我和菠蘿去了遊樂園,我和菠蘿給你準備了一件禮物!”

沈音音把塑料袋放在桌上,從塑料袋裡拿出餐盒來,把蓋子一個個打開。

她低著頭在做事,語氣柔和的應著,“嗯,是什麼禮物呀?”

沈意寒不知道,該如何跟沈音音說清楚,他轉過頭,向秦般若投去求助的眼神。

秦般若也在絞儘腦汁,“額……媽咪,你覺不覺得,我們的三口之家還像缺了點什麼。”

沈音音嗬笑著,就聽沈意寒接過秦般若的話,“我們家裡,就缺了一個妹妹。”

兩小孩格外有默契的,齊聲聲對沈音音說:“我們帶了一個妹妹回來,給媽咪做禮物!”

沈音音抬起頭,看到兩小孩從兒童房裡走出來,他們兩人中間,多了個頭髮上全是五顏六色髮夾的小女孩……

“砰!”

沈音音手裡的飯盒砸在桌上,又沿著桌麵掉落到地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