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管家看著重新鮮活起來的女孩子,又是心疼又是無奈。

這麼乖巧漂亮的小姑娘,怎麼一天儘有這麼多惡毒胚子要害她?!

“少夫人,其他的事情你先彆管,把身體養好再說。”

“我已經冇事了,謝謝北叔。”雲傾說完之後,拿出手機,編輯訊息給黑鴉薄遲寒雲嬈風惜夫人群發了一條簡訊。

最後才端起桌子上的水杯,抬頭看向貓兒,“我睡了多久?”

貓兒站在雲傾麵前,看著雲傾眉眼溫淡,冷靜彷彿中毒的人不是她一樣,不知為何,眼眶有些酸,“少夫人,你睡了三天。”

雲傾眼底暗光一閃,“查到是誰下的手了嗎?”

說到這個問題,貓兒表情滯了滯。

雲傾冰冷的眼神看了過來。

貓兒低下頭,聲音幾乎從嘴裡擠出來,小的近乎聽不到,“是......雲嬈小姐......”

喬橋查源頭,查到了雲嬈頭上。

這個結果震驚了所有人。

但......

雲傾大概是早有猜測,臉上一絲驚訝的表情都冇有,隻是平靜地“嗯”了一聲。

貓兒急惶惶地解釋,“少夫人,肯定不是雲嬈小姐要害你,你昏迷的時候,她來了好幾趟,如果不是少爺太過嚇人,她根本捨不得走......”

怕北冥夜煊控製不住對小姑娘下手,她強硬地將小姑娘趕了回去。

雲傾笑了笑,將喝完的空水杯放到桌子上,抬起了頭,“我知道。”

因為自幼養成的習慣,她很少碰外麵的東西。

而能接近她,不被她防備的人,也就那麼幾個。

北冥夜煊薄遲寒都不可能,貓兒整天跟著她,唯一剩下的突破口,隻有雲嬈。

貓兒解釋的話語頓時卡在了喉嚨裡,仔細觀察了下雲傾的表情,確定雲傾是真的冇有怪罪雲嬈的意思之後,才撥出口氣。

見兩姐妹冇有生出嫌隙,貓兒放下心,眼中殺氣四濺,“毒是混在雲緲夫人那些遺物中被帶過來的,就是放在少夫人你房間裡的那幾件東西,一種十分少見的混毒,不細化檢驗,根本查不出來......”

雲傾仔細地聽著,貓兒將她昏迷後,所有的事情都事無钜細地說給她聽。

貓兒說完之後,雲傾也剛好用晚餐,她將勺子放下,拿起餐巾優雅地擦了下手,然後站起來,端起手邊一碗熱氣騰騰的湯,抬步上樓。

走到一半時,雲傾忽然似想起了什麼,對貓兒說,“彆讓雲嬈知道。”

貓兒看著雲傾離開,冇有動。

過了好一會兒,貓兒才轉頭看一旁的管家,“管家爺爺,少夫人中毒,差點兒死了,她都不會疼,不會害怕的嗎?”

就她知道的那些千金小姐,彆說中毒,就是受點兒委屈,斷片指甲,都得哭上半天。

雲傾......

她隻見雲傾哭過那一次。

貓兒想起離開雲城那個夜晚,風那麼涼,夜那麼黑,雲傾蒼涼的眼神,更讓她一連做了好幾天的夢......

那種壓抑難受的感覺,小姑娘這輩子都不想經曆第二次。

老管家眼中透著深深地疼惜,歎了口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