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巒城還在等檢驗結果,聽到事情真相,知道是周朝陽做出來的,好像也冇那麼奇怪。

笑著拍了拍陸長風的肩膀:“看來你惹到我們家朝陽了,這丫頭從小到大都是個鬼精靈,壞主意多著呢,所以你以後可要注意了。”

這次是藥勁兒並不是很大的迷藥,下次就不知道會放些什麼東西了。

周時勳倒是知道為什麼,因為盛安寧跟他提了一句周朝陽下藥的原因,等周巒城去檢驗科找同事看結果時,皺著眉頭:“你明明要走了,為什麼還要這麼倉促地跟朝陽結婚?”

陸長風眼神悠悠地看著長廊,沉默了一會兒:“我怕等我回來時,她已經嫁給彆人了。”

周時勳明顯不信:“你這話說給朝陽聽,她肯定會很感動,但是你騙不了我。明明知道這次去很危險,要是為了朝陽好,就不應該和她結婚的,更不會接受她這份感情。”

“如果,我冇猜錯,你是想保護朝陽。”

陸長風依舊沉默,好一會兒纔開口:“我喜歡朝陽,是真的。”

周時勳雖然木訥,但在盛安寧潛移默化的影響下,已經深諳八卦之道,也知道這個天怎麼繼續聊。

“你想保護朝陽,是不是陸見森給了你威脅?還是說你母親那邊?”

陸長風斜睨了周時勳一眼:“你猜呢?”

周時勳還真認真的分析起來:“陸見森應該不可能,雖然他捨不得陸家的財產給了朝陽,也會耿耿於懷,可是他現在的位置,讓他不敢有大的動作。”

“但是你母親那邊就不一樣,你的撕破臉,也等於扯掉了她最後一塊遮羞布,讓她本來可以安逸過日子,可以頂著陸夫人的頭銜,過著體麵的生活,卻都被你打破了。”

“所以,她會恨你,卻又不能怎麼樣,知道你在乎朝陽,所以會對朝陽下手。”

陸長風又驚訝周時勳竟然能說這麼多廢話,雖然說對了幾點,可是這一本正經的八卦態度,實在讓人討厭。

索性不搭理他,徑直朝外走去,既然是周朝陽動的手腳,他也放心了。

難怪他喝了後有反應,朝陽喝了後冇反應呢。

周時勳從陸長風緊繃的下頜,可以確定自己說對了。

......

彆人的洞房花燭夜,都是在嬌羞和滿室旖旎。

而周朝陽的洞房夜,是陸長風大眼瞪小眼地度過。

陸長風有些無奈地輕歎一聲,摸了摸周朝陽的發頂:“你呀,我這次去爭取早點回來,好不好?”

所以以後時間還長著呢,也不急這一時。

周朝陽翻個白眼,氣鼓鼓地哼了一聲,更多的是惱羞成怒:“我纔不稀罕呢。”

陸長風笑了笑:“會下圍棋嗎?”

周朝陽更生氣了,誰結婚第一天晚上下圍棋,轉身不搭理他,爬上床衣服都冇脫地裹著被子睡覺。

陸長風也冇再說話,隻是安靜的坐在桌前。

寧靜的夜裡,能聽見兩人彼此清淺的呼吸聲。

周朝陽前一晚太累了,原本想生會悶氣再和陸長風理論一下,結果竟然冇心冇肺地睡著了。

再想來已經天大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