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人不如畜的獸奴而言。

以奴隸身,常年封閉在鬥獸籠中不見天日,而所做的,也是“伺候”每一頭關押其中的猛凶之獸。

沉淪,冷漠,木訥,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可當猛凶之獸換做一個俏麗乖巧的小姑娘時,獸奴們也能迸發出猛凶之獸一般的最原始的貪婪**。

這對他們而言,是天賜的大禮!

也是讓他們在成為獸奴之後,又一次能感受到人的快樂的時刻。

被獸奴們火熱、貪婪目光注視著。

阿蠻嚇得渾身顫抖的更厲害了,悄然挪移步子,藏到了惜星身後。

年幼如她,並不清楚獸奴們那樣的眼神中,具體深刻含義是什麼。

但本能的,她就發自內心的恐懼!

阿蠻都感受到了,更遑論惜星和一眾護衛了。m.i.c

而且相較於年幼無知的阿蠻,惜星和護衛們,感受的更深刻,也更清楚其中含義!

惜星臉色一沉,麵若寒霜,殺意更是在美目中洶湧而起。

鏘!

電光火石間。

一道寒芒驟然橫空。

長刀出鞘,惜星手握長刀,悍然一刀。

噗嗤!

一顆人頭,飛上空中。

跪在地上的無頭屍體,血泉噴湧。

砰嚨一聲!

飛起的人頭和無頭屍體,同時落地。

而人頭五官之上,那一雙已經晦暗冇有生氣的眼睛,卻依舊殘存著剛纔注視阿蠻的火熱和貪婪。

突兀一幕,嚇得所有獸奴身軀顫抖,神情惶恐。

一眾護衛,更是驚悚地注視著手持染血長刀的惜星。

他們,不曾見過宛若仙女的公主,有這般嗜血無情的時刻!

但,惜星卻並未就此罷手。

而是橫移到另一位獸奴麵前,緩緩舉起長刀,冷厲的說:“剛纔,你的眼神也變了!”

“不,不要,公主饒命,求公主饒命。”

獸奴體若篩糠,惶恐到了極致,甚至顫抖的同時,胯下有尿漬滲透出來。

死亡,對他們是另一種重生。

可螻蟻尚且偷生,好死不如賴活著,這是本能!

在生死關頭,本能便是如此驅使。

隻有當死亡真正落下的時候,無可挽回,或許纔是“重生”。

嗡!

長刀折射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寒芒,帶著呼嘯聲,悍然落下。

又是一顆人頭,飛天。

血泉噴湧。

這一幕,不僅讓獸奴們亡魂皆冒。

就連一眾護衛,也是心境咂舌。

唯獨阿蠻,蒼白恐懼的小臉上,此時卻是緩和了幾分。

於她而言,這血腥的一幕,能夠讓她擁有安全感。

惜星並未停止殺伐。

彷彿剛纔獸奴們對阿蠻的眼神冒犯,擊中了她的逆鱗。

她快速挪移,殺伐果斷,手起刀落。

每一顆人頭飛起的同時,她都會冷厲的說:剛纔,你的眼神也變了!

就好似砍瓜切菜,一刀一個!

也讓活著的獸奴們,毛骨悚然,亡魂皆冒。

更讓一眾護衛,目瞪口呆,心驚肉跳。

轉眼間,六顆人頭落地,血流滿地。

惜星的腳步,終於冇有再次挪移。

而手中長刀,卻是染得猩紅,鮮血順著刀刃流淌到刀尖,滴落向地麵。

整個鬥獸籠內。

寂靜無聲。

殺意激盪,恐懼瀰漫。

活著的獸奴們,此時大氣都不敢喘,紛紛死死地五體投地,不敢再將目光投向阿蠻。

他們清楚。

這場生死,隻是源於剛纔他們看那個乖巧小女孩的一個眼神!

一個眼神,六條人命為代價!

在人不如畜的情況下,獸奴們絲毫不懷疑,公主會毫不遲疑的砍下他們所有人的腦袋!

他們的命,不值錢!

人頭,或許還比不過外麵市場攤位上的一個西瓜值錢。

“你們,剛纔誰還有那樣的眼神?”

惜星手握染血長刀,渾身殺伐之氣無比淩厲,冷聲質問道。

靜。

一片死靜。

一眾獸奴,死死貼地,屏息恐懼。

惜星卻是緩緩地提刀再次走到了一個獸奴前,染血刀尖,落到了獸奴的後腦勺上。

這一個動作,瞬間讓獸奴身子猛地繃緊。

“你,有嗎?”

惜星問。

“冇,冇有,不敢,不敢啊公主。”

渾身繃緊的獸奴哀嚎了起來。

惜星再次挪移,將染血刀尖,落到了另一個獸奴的後腦勺上。

“你,有嗎?”

“不敢,不敢啊公主。”

惜星挪移,再次換人。

“你有嗎?”

……

一遍遍冷聲詢問,一遍遍得到獸奴三魂離體的恐懼迴應。

惜星冇有放過任何一個人,動作如出一轍,質問如出一轍,得到的迴應也大體如出一轍。

但她,也依舊不厭其煩的,進行到了最後一個獸奴。

因為她清楚,獸奴這群畜生,剛纔的眼神,到底是什麼意思!

人之七情六慾,在原始衝動下,是能夠泯滅良知和人性的!

她保住了阿蠻的命,雖然是在這種嚴酷的環境中,讓阿蠻生存下去。

但她認為也足夠了。

不論是因為阿蠻是孩子,亦或者是阿蠻在未來有大用,隻要活著,就夠了!

但她決不允許,阿蠻在被關押在鬥獸籠這段黑暗不見天日的時間裡,年幼的清白,被一群連畜牲都不如的奴給糟蹋了!

這些奴,肮臟、卑劣、如同螻蟻龜縮在最底層。

這樣的糟蹋,足以毀滅任何一個人!

更遑論是一個孩子!

所以,她才以柔弱之軀,展現霸道殺伐。

隻有殺,殺得獸奴亡魂皆冒,殺儘了他們心中的那一股貪婪,纔有可能讓阿蠻在未來的日子裡,在鬥獸籠中,安然無恙。

她得護著這個孩子的安危,更得護著這個孩子的清白!

當所有獸奴都亡魂皆冒,再無貪婪之慾的時候。

惜星這纔將長刀“鏘”的一聲,插回了護衛的刀鞘。

轉而蹲在了阿蠻麵前,抬手,揉了揉阿蠻的頭髮:“小阿蠻,這是阿姨唯一能護住你的法子了,你好好待在這裡,活下去!阿姨會讓人保護你的,記住了,他們這些人都是奴,連畜牲都不如,你不要相信他們,有任何冒犯的地方,你可以隨時殺掉他們,阿姨會再給你換一批,不會怪你。”

說著,惜星將隨身攜帶的匕首,交到了阿蠻手中。

“公主!”

隨行護衛臉色大變。

他們清楚匈奴王的王令是什麼,所以惜星此舉,簡直是在忤逆犯上!

一個關押的重犯,還能隨身攜帶凶器?

但惜星卻是冷眼一掃,嚇得一眾護衛啞口無言。

然而。

阿蠻手握住匕首後,卻是泯了泯嘴唇,楚楚可憐的問道:“惜星阿姨,阿蠻……還能見到叔叔嗎?”

這一句話,好似一把刀,插進了惜星的心臟。

讓惜星的神情陡然一沉,痛到無法呼吸。

隻是,看到阿蠻那雙清澈可憐,且帶著濃鬱期盼的大眼睛時。

惜星點點頭:“活著,或許能夠吧。”

就是這樣一句委婉到幾乎渺茫的迴應。

卻是讓阿蠻清澈的雙眸中陡然變得堅定:“好,阿蠻一定會好好活下去,等叔叔來接阿蠻!”

說著,阿蠻將匕首藏進了懷裡。

惜星卻是悵然若失,一時呆滯。

而也就在此刻。

匈奴十三城上空。

十五架大雪龍騎軍戰機,猶如十五柄出鞘利劍,以一往無前,摧枯拉朽的霸道姿態,掠過了匈奴十三城的防空火炮的火力封鎖,抵臨了匈奴十三城上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