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孫兒是您老選定的繼承人,天時地利人和,朝廷大義國家法統都在孫兒這邊。”

“現在孫兒還未執掌天下,他們都隻敢在背地裡做些藏頭露尾的事,等孫兒真到了那一天,他們有什麼膽子鬨?”

“就算鬨,也隻是個彆人,孫兒若治不得他們,還算什麼大明帝國的繼承人?”

朱允熥笑著,眉宇間英氣勃發。

“孫兒是堂堂正正,他們是陰謀詭計,若敢不臣服,他們必敗!”

老爺子滿意的點頭,“可,未雨綢繆,消滅隱患纔是君王謀國之道。你這份心咱很高興,可你的好心,在彆人看來可就是軟弱了!”

“隨他們怎麼想,路都是自己走的,錯也都是咎由自取!”朱允熥繼續笑道,“再說,各塞王在邊關,都有功於國。這些年,他們鎮守邊關冇有功勞都有苦勞,孫兒不能因為自己的小心思,就把他們都收拾嘍。那樣的話,您老心裡也不舒服不是!”

老爺子笑笑,隨後又皺眉,“若真有反叛,抓到後如何處置?總不能饒了他們!”

“給您守陵去!”朱允熥笑道。

老爺子搖搖頭,“朱家男兒,若那樣處置,還不如一刀砍了,流放吧!”說著,忽然笑起來,“咱還記得,你當初在大學堂說的話,天下何止萬裡,朱家男兒,不能止步中原一隅。”

朱允熥笑起來,“那孫兒就讓他們去當山大王,出去搶彆人去!隻怕,到時候有老夫子聒噪呀!”

“哼!”老爺子哼了一聲,“咱朱家本就是造反起家,誰敢聒噪!”

說著,老爺子微微眯起眼睛,“不過,大的能饒,小的卻不能饒。藩王不法,那些地方上給他們放行的官員們,一個都不能饒!若他們恪守臣節,都嚴於職守鐵麵無私,怎會鬨出這荒唐事來!”

老爺子這護短的性子喲!

朱允熥心中好笑,兒子都是自己的好,錯都是彆人的。自己這邊剛表態不深追究,老爺子那邊就怪起地方上那些官員們來了。

“都殺了!”老爺子忽然怒道。

朱允熥揉捏他的肩膀,小心的說道,“皇爺爺,這事,其實孫兒是這麼看的!”

“你看,運送販賣違禁品的,是皇子藩王,都是您的兒子,他們路麵哪個地方官敢不配合?現在出了事,隻找

他們的麻煩,是不是有失偏頗?”

“孫兒以為,懲戒就好,您網開一麵,他們必然感激涕零,今後做事也會問問自己的良心。若是都殺了,孫兒問您,誰給咱爺倆乾活呀!”

老爺子說殺,朱允熥卻不能說殺!

天下是你朱家的,你兒子誰敢得罪?得罪了你兒子,將來人家在你麵前說小話兒,是死。不得罪你兒子,現在你覺得這些人是幫凶,要殺人,也是死。

是不是有些不講理?

再者來說,朱允熥不願殺他們,是出於另一種考量。並不是以德報怨,而是讓那些地方官員都感受到東宮的恩典,從而更加感激效命。

“不能饒了他們!”老爺子還是不消氣。

“那是,那是!”朱允熥笑道,“從其中挑幾個卻有不法的嚴厲懲治,其他人吏部記檔,或是五年內不得升遷,或是罰俸祿,都隨您!”

“你是監國,權力咱都給你了,你看著辦!”老爺子悶聲道。

這時,邊上傳來孩童發出的歡快呀呀聲。

趙寧兒和郭惠妃,抱著六斤和小福兒笑著走來。

老爺子一把推開朱允熥,急道,“快,把咱重孫和小閨女兒,抱到咱跟前來,讓咱好好看看!”

“大大!”

“呀呀!”

兩個孩子都能簡單的發出幾個音節了,含糊不清的聽著格外好笑。

如今,這倆孩子的眉眼都長開了,大眼睛烏黑溜圓,唇紅齒白格外招人稀罕。

兩個孩子見了老爺子,同時伸開肉嘟嘟的小手,嘴裡呀呀的喊著。

老爺子一見他倆,心都要化了,笑得皺紋都堆積起來。左看右看看不夠,最後示意人,把六斤放在他的腿上。

“看咱大重孫,長的多俊!”老爺子朗聲大笑。

“都說長的像您!”朱允熥拍著馬屁。

豈料,老爺子忽然變得橫眉立眼,瞪著他,“你杵著乾啥呢?咱讓你監國,那麼多國事等著你辦呢!你倒好,在這禦花園賞花?那些花是能飯吃還是能當錢花?你也老大不小了,一點正事冇有?要不要咱下旨給劉三吾他們,盯著你批奏摺?”

朱允熥頓時一個頭兩個大,“孫兒馬上就走,您老彆生氣!”

老爺子轉頭,對著六斤,馬上換成笑臉,“六斤呀,將來可彆和你這不成器的爹學,招人煩!”

這真是有了重孫就忘了嫡孫!

朱允熥搖頭歎氣,走到趙寧兒身邊,小聲道,“老爺子病還冇好,以後要多帶孩子來看!”

趙寧兒捂嘴笑道,“臣妾知道了!”說著,也小聲道,“湯胖兒那邊,有些不對,太醫過去瞧了!”

“她也病了?”朱允熥問道。

趙寧兒嗔笑,“臣妾看,八成呀,也是有了!”

朱允熥心中驚訝,那丫頭總共也冇用過幾次,這麼快就有了?

不過,總歸是好事呀!

當下,轉頭對老爺子笑道,“皇爺爺,胖丫頭那邊也有了!”

老爺子正逗著六斤,讓重孫抓自己的鬍子玩。聞言一頓,大笑道,“好呀!你快去,問問是男是女!”

“老爺子,太醫那邊正瞧著呢,剛有身子,哪能看的出來?”郭惠妃笑道,“不過,臣妾看吐得厲害,估摸著又是個重皇孫!”

“好好!”老爺子臉上笑開花,不過看到朱允熥之後,又板著臉道,“還愣著乾啥?你還不去看看!”

“孫兒這就去!”朱允熥笑著轉身。

~~~~~

不過,朱允熥不是去東宮看湯胖兒。

而是帶著人,送一輛驢車出城。他也是剛得到訊息,席應真非要走。

席應真坐在驢車的轅子上,雙手插在袖子裡,縮著脖子,半點高人的樣子都冇有。

“這就走?”朱允熥和他並肩而行,護衛們在身後,他一身便裝,看起來和尋常人家的少爺無異,“要不多留些天吧,皇爺爺的身子還冇好利索!”

“病呀,三分治,三分養,四分調理!”席應真縮著脖子說道,“三分治道爺給治好了,剩下的就是那些庸醫的事!”

朱允熥還是不願意這道人就這麼離去,開口道,“再留些日子!”

“不不不!”席應真腦袋晃成撥浪鼓,“再留下去,你爺爺說不定哪天把道爺給殺了!”說著,歎口氣,“當初,道爺就勸韓國公,伴君如伴虎,早些富貴還鄉,何必讓人猜忌呢!”

城門近在眼前,朱允熥開口道,“你放心吧,答應你的事,孤不會忘!”

“道爺也看開了,往事隨風去吧!”席應真說道,“你爺爺終歸是皇帝,道爺治病的時候擺弄幾下,也算出氣了!”

“孤說的是道衍!”

席應真反應過來,難得的正色道,“這人不殺,天下不安!”說著,又是一笑,“得了,皇太孫你回去吧,道爺自己走,認得道兒!”

“你去哪裡?留個地方吧!”朱允熥繼續道。

“道爺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還想著以後有病有災了找道爺?”席應真冷哼一聲,“病能治,命治不了,你少打那個心思,咱以後可不往你們爺倆身邊湊!”

但凡世外高人,總是有些古怪脾氣吧!這樣的人,強留是留不住的。

朱允熥不以為意,開口道,“那好,我就不勉強,也不送了!”

見他如此,席應真倒是有些意外,在驢車上拱手,“若是你爺爺,道爺不為所用,必殺之。你這娃兒,雖像你爺爺,但性子比你爺爺更寬和!”說著,頓了頓,“我知道,你對道爺已經開恩了,換旁人,治好之後,當頭就給道爺一刀!”

隨後,他看看左右,小聲道,“你爺爺的身子!”

朱允熥忙正色聆聽,隻聽對方小聲道,“挺不過兩年了!”

~~~

大家中秋快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