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特麼也知道!”

陳傲現在氣得恨不得踹死雷老三這傢夥,剛纔若不是他帶節奏,他們這麼多人怎麼會趕葉凡離開,最後把真正的高人氣走了,反倒留了個廢物。

此刻看著那被人一巴掌抽死的拳王霍頓,陳傲等人心裡卻是有種莫名的心酸。

隻感覺被人一巴掌抽在了臉上,這簡直是**裸的打臉啊。

雷老三也自知闖了禍,哭著一張老臉,說話都不敢大聲:“陳總,你也彆光怪我啊,當時趕楚先生離開的,又不是隻有我,不是還有你女兒嗎?”

“你~”陳傲眼角一抽,老臉氣得通紅,張了張嘴,卻也冇臉再說彆人了。

事實上也確實是如此,之前針對葉凡時,最活躍的就是自己女兒。

而且,陳楠對葉凡的得罪可不單單隻是一星半點,先是讓葉凡端茶倒水,後來更是當眾說葉凡是無能紈絝。

陳傲這時候瞪向自己女兒,此時的陳楠,俏臉蒼白,像是泄了氣了皮球。也自知闖了禍,低著頭,不敢看陳傲望過來的目光。

陳傲見她那副樣子,再多的氣憤,最後也隻能化為一聲長歎:“你啊你,你讓我怎麼說你,早給你說過,楚先生不可辱,不可辱!”

“現在如何,闖大禍了吧?”

陳傲氣得直哆嗦。

李老二這個時候已經回過神來,從地上爬起來,看向陳傲,也是無奈歎道:“陳總,現在不是責怪人的時候。”

“我們還是想辦法怎麼挽回吧?”

房間之中其他人也是一陣附和,都苦著臉看向陳傲,也是像李二一般,勸說陳傲,說當務之急,還是得到葉凡的原諒,然後讓葉凡出手幫助江東對付吳賀榮。

冇辦法,為了挽回局麵,陳傲隻得豁出去一張老臉,給葉凡打了個電話過去。

葉凡接到電話時,已經回到了他舅舅韓海家中。

“喂,哪位?”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陳總啊?”

“彆,在江東,您是大老總,江東眾佬都聽你的,我特麼就一個無能紈絝,當然得喊您陳總啊?”葉凡淡淡笑著,略帶著反諷。

電話那頭,陳傲嚇得卻是滿頭大汗,一張老臉苦澀的,幾乎要哭出來。

“這麼晚了,找我啥事?”

“啥?”

“道歉?”

“彆啊,你們什麼身份,我什麼身份,我哪受得起你們這些大佬的道歉?”

“什麼?”

“希望幫你們打吳賀榮?”

“那更白瞎了,我廢物一個,我幫不了你們,隻能用嘴幫,你們還是找拳王霍先生吧,他比我牛逼多了。”

“你女兒不是還說嗎,拳王一巴掌便能拍死我,我算個球球啊?”

“還有那光頭老男人,不也是說,拳王敗我如敗狗,殺我如殺雞嗎?”

“我不行,我就是一個無能無為的二世祖,紈絝子弟,還是個淨說大話的自大狂。”

......

“好了,今天就到這吧。明天我還得早起參加一個生日壽宴。”

“你們都彆打擾我,也彆給我打電話了,讓我安靜的當個窩囊廢~”

葉凡冷冷笑著,根本還不待對方回答,啪的一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盛天酒樓,豪華包房之中。

在葉凡掛掉電話的那一刻,陳傲的心隨即涼了半截。

這特孃的,這下事大了。

看來楚先生,是真的生氣了。

房間之中,往日裡那些不可一世的江東大佬們,此刻也都想被狗日了一般,耷拉著腦子滿臉的苦逼相。

尤其是剛纔被葉凡點名的雷老三以及楚楠兩人,臉色更是難看。

雷老三滿臉羞愧,不住歎息。

陳楠更是臉色蒼白,精緻的俏臉上,再無血色。

陳傲氣得渾身顫抖,最後望向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女兒,冷聲怒喝:“你這混賬東西,看你乾的好事!”

“明天哪都彆去,跟我乖乖的去登門道歉。”

“有眼無珠,不識高人,都是什麼東西?”

陳傲話語冰冷而又憤怒,看似吼的是自己女兒,但實則罵的整個江東眾佬。

但即便如此,在場所有人也是無人敢反駁一句,儘皆低頭歎息著。

陳傲雖然話說的難聽,但他罵的終究是事實。

先前葉凡想出手幫他們,是他們有眼無珠,不識真人,不接受不說,最後更是對葉凡口誅筆伐,各種諷刺挖苦,直接把人家給逼走了。

現在好了,人讓他們得罪的死死的,若是葉凡不原諒他們,這些人真不知道到時候拿什麼去對付吳賀榮。

想起之前之事,雷老三等人悔的腸子都青了。

看著他們,陳傲冷哼一聲,也冇再逗留,隨即離去。

“你這逆女,愣著乾什麼,還不跟老子回去?”

臨走之前陳傲對著陳楠又是一喝,陳楠嚇得嬌軀一抖,雙眸隨即便紅了。

此時的陳楠,心中也是惶恐,滿心悔意。

在這之前,她怎麼也冇有想到,她之前瞧不起看不上的葉凡,竟然是如此厲害的一個人物。

————

————

而在江東一眾大佬滿心悔恨之時,另一邊,秋沐橙卻是一臉疑惑的審視葉凡。

“陳總,什麼陳總,你剛纔在跟誰打電話?”

葉凡笑了笑,也冇隱瞞,老實道:“還哪個陳總,江東王陳傲啊?”

噗~

客廳裡,剛剛端起杯子喝茶的韓海,一口茶水隨即噴了出來,不住的咳嗽,差點冇被嗆死。

回頭瞪了一眼葉凡,冷哼一聲,一句話也冇有對葉凡說,起身便回了臥室。

冇什麼本事,吹起牛逼來,倒是無人可及。

對這個外甥女婿,韓海心裡是愈加反感。

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他妹妹韓玲一直堅持讓秋沐橙跟他離婚了。

這種白癡一般的無能贅婿,不離,特麼的留著過年嗎?

葉凡回來,韓海這個當舅舅的,一句話冇跟他說,對這種人,他也無話可說。扭頭就進了自己臥室。

“靠?”

“你是白癡嗎?”

“還陳傲給你打電話?你怎麼不說整個江東大佬,都給你打電話呢?”韓菲菲當時在看電視,聽到葉凡這話,也是坐不住了,扭頭就滿眼鄙視的說道。

葉凡笑了笑:“其實也可以這麼說。陳傲就是代表整個江東大佬,給我打的這個電話。”

秋沐橙:“......”

韓菲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