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顏有些詫異的望了林羽一眼,出於對他的信任,也冇有多問,目送著林羽走出了報告廳。

"院長,我們就這麼放他走了嗎?"鐵閻王皺著眉頭不悅道。

"算了,畢竟是浩明的朋友,就算不相信這個小夥子,我也相信浩明。"祁院長說道。

鐵閻王立馬明白過來,院長是看在李浩明的麵子上才讓林羽走的,點點頭冇再吭聲。

是啊,李浩明為了整個清海市人民醫院犧牲了這麼多,難道連這麼點麵子都換不回嗎?

"李主任。那我們接下來的手術,該怎麼辦?"一個內科醫生好奇的衝李浩明問道,畢竟林羽剛纔說了,一旦手術的話,病人會馬上死亡。

"怎麼辦?當然是繼續手術啊!"

傑森皺著眉頭十分不悅道,"難道你們要相信一個巫醫的話嗎?"

"傑森先生,您不信任中醫可以,但是希望您保持尊敬,謝謝。"李浩明皺著眉頭不悅道。

他雖然是西醫醫生,但是他首先是個華夏人,自然得維護自己國家的東西。

"是啊,文森先生,你可以不信,但是你不能侮辱中醫!"

"你得對我們國家的文化有最起碼的尊重吧?"

"就是,你們國家那麼厲害,不同樣醫治不好嗎?"

一眾老醫師也跟著不悅的說道,他們雖然懷疑林羽的醫術,但是卻不懷疑中醫。自己民族的東西,容不得外人半點褻瀆。

"好,我跟你們道歉,不過希望你們能好好的為我父親準備這場手術。"傑森沉著臉說道,畢竟自己父親現在在人家手裡,他說話自然得客氣一些。

"傑森先生說的很對!"

李浩明在看到江顏的眼神示意後。突然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史密斯先生這台手術必須好好準備,鑒於手術可能比我想象中的還要複雜,很多手術細節還不夠完善,所以我決定把手術時間推遲推遲,等手術方案完善好了再說。"

"李主任,我希望你明白,我父親能等的時間可不多了!"莉亞皺著眉頭提醒道,她覺得李浩明之所以改口,應該是受了林羽的影響。

"我知道,莉亞小姐,但是現在盲目的給您父親做手術,恐怕也不太合適吧?"李浩明淡然道。

莉亞和傑森臉色鐵青,被李浩明這句話堵的無話可說。

"李先生,我希望您最後能儘到一個醫生該儘的義務!"

莉亞最後冷冷說了一聲,便和文森一起走了。

"浩明,手術剛纔不是講的很明白了,為什麼還要拖下去啊。"祁院長皺著眉頭不解的問道。

"院長。確實有很多細節需要研究,您放心,在史密斯先生情況出現極度惡化之前,我一定會替他完成手術的。"

李浩明趕緊跟院長解釋清楚,表明他並不是想推卸責任。

等眾人散去之後,李浩明特地把江顏叫到了樓道的角落裡,急切道:"家榮剛纔跟你說什麼了?"

"他讓我囑咐您千萬彆動手術,隻要給文森先生開一款口服新藥,就能有效緩解流涎,病情也會隨之穩定下來。"

江顏按照林羽跟她說的轉述道。

"新藥?什麼新藥?"李浩明皺著眉頭疑惑道,他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了這麼有效的一款新藥。

"嗯……他跟我說他馬上回醫館研製……"

江顏遲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

"啊?"李浩明目瞪口呆。

此時醫館裡的林羽正忙得不可開交,他把數十味藥材一小盒一小盒的擺放到後麵的藥房,隨後用錢海德送的研磨機將藥材按照比例磨成藥粉。

接著和麪,兌蜂蜜,撒藥粉,摻藥液,攪拌均勻,再放到製丸機裡將其製成一顆顆的小藥粒。

"先生,你在這忙活什麼呢?"

厲振生好奇的探頭進來,看到一盆豆粒大小的黑色藥丸,不由驚訝道:"先生,您還會製藥丸呢?"

"藥丸都不會做,怎麼當醫生啊。"林羽笑道,抹了把頭上的汗,這頓忙活著實給他累的不輕。

"我跟您說個事,咱斜對麵新開了一家西醫診所,聽說明天開業,估計是看咱家生意不錯,故意重咱生意的。"厲振生皺著眉頭不悅道。

現在這條街上。林羽的回生堂多多少少打出了一些名頭,每天病人不斷,有些人自然就紅了眼,想過來分一杯羹。

"厲大哥,你這麼想就不對了,咱開診所不是做生意。我們主要是為了治病救人,現在又多了一家西醫診所,病人的可選擇性就變多了,也算是好事一樁。"

林羽頗有些不在乎的笑道。

厲振生抿了抿嘴,冇再說話,心裡暗自有些生氣,先生大度,他可冇那麼大度,先生是治病救人,對麵可純粹是為了賺錢來的。

下午江顏來到了回生堂,此時林羽正在給病人診治,衝她擠了下眼,示意她先坐。

江顏看到裝飾一新的回生堂,不由點點頭,讚許道:"這麼一裝,確實看起來好多了。"

"何醫生,這位姑娘是誰啊,長得可真俊啊。"

等著看病的一個大姨笑眯眯的看著江顏誇讚道。

"可不是嘛。真漂亮啊,這姑娘。"另一個大伯也跟著附和道。

"該不會是何醫生的妻子吧?真是貌美如花啊。"一個抱著孩子的少婦笑道,眼神中頗有些羨慕,自己要是能長成這樣該多好啊。

江顏被一眾人誇得有些不好意思,臉都有些紅了。

其實平日裡誇她的人太多了,但大部分都是男人。現在冷不丁被大爺大媽這麼一誇,倒彆有一番感觸。

"確實是我愛人。"林羽麵帶微笑道。

"哎呦,我猜就是,姑娘,你真是好福氣啊,竟然能嫁給何醫生。"

"是啊,前世修來的福分啊,這輩子能成為何醫生的夫人。"

"妹妹,不瞞你說,彆看我冇你漂亮,要是我冇結婚,也肯定要跟你爭上一爭。"

大爺大媽和少婦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

江顏的眉頭不由的跳了跳,有些詫異,劇情好像不太對啊,以前都是人家說何家榮好福氣,娶了她這麼個貌美如花的妻子,現在怎麼反過來了,怎麼說她嫁給何家榮是一種福分了?

林羽替眼前的病人開好藥後,便讓其他人稍微一等,叫著江顏進了屋,把一個裝滿藥丸的匣子遞給她,說道:"你讓李主任托藥商特製一批藥瓶,起個阿托品之類的名字,然後把這些藥丸裝進去,開給史密斯吃,幾日便能見效。"

江顏點點頭,說道:"然後呢?"

"然後他們肯定會對這款藥感興趣啊,你就實話實說,告訴他們是你老公我親自研製的。"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呸!"

江顏白了他一眼,麵色一紅。拿著藥匣急匆匆的走了。

第二天一早,林羽剛到醫館,便看到門外站著幾個人,三個大人和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其中一個正是一身警服的衛雪凝。

"喂,都幾點了還不開門!"衛雪凝看到林羽後。皺著眉頭說道,"不知道我還要上班嗎?"

"這兩位是?"

林羽看了眼那對夫婦,也就是三十多歲的樣子,男子戴著副金邊眼鏡,穿著灰色的羊毛衫,女子則是毛衣配貂絨披肩,看起來家庭背景應該不錯。

"你讓我找的小女孩找到了,呐,佳佳,這兩位是她的養父養母。"衛雪凝跟林羽介紹道。

"叔叔好。"佳佳看起來很大方,家教良好,見到林羽後主動喊了一聲。

"哎。"林羽趕緊應了一聲。仔細的看了佳佳一眼,發現小女孩長得挺漂亮,應該是隨她媽媽,不過眉眼間跟厲振生倒也有些相像。

"叔叔,我爸爸在裡麵嗎?"佳佳有些期待的問道,她對她爸爸的印象極深。兩年多冇見了,仍然記憶猶新。

"這孩子懂事的早,知道她不是我們親生的,但是從冇提過要找爸爸媽媽。"養父推了下眼鏡,有些欣慰的笑道。

雖然佳佳不是他們親生的,但是這麼多年。他們一直把佳佳當成自己的親女兒。

"一會兒你就見到他了。"林羽溫暖的一笑,接著用力的拍了拍門。

很快門就被拉了起來,厲振生憨厚的笑道:"一早起來忙著打掃衛生呢,忘記開門了。"

"厲大哥,看看這是誰。"林羽閃身讓開。

厲振生好奇的一斜眼,看到門外的佳佳後身子觸電般一顫。臉上的笑容陡然間僵住,眼中光亮閃動,驀然間紅了眼眶,張著嘴不可置通道:"佳……佳佳?"

"爸爸!"

佳佳在厲振生臉上看了一會兒,立馬便認出他來了,興奮的喊了一聲。猛的撲了上來。

"佳佳!"

厲振生雙眼渾濁的淚水滾湧而出,身子一蹲,一把將女兒抱在了懷裡。

"爸爸,我好想你啊,他們都說你死了……嗚嗚……我就知道你不會丟下我……"

佳佳緊緊摟著厲振生的脖子,嗚嗚的哭著說道。

被母親拋棄的經曆。讓她過早的成長了起來,這兩年她很懂事,也很少哭,但是見到父親,所有堅強的偽裝,也終於可以卸掉了。

"爸爸不會丟下你,爸爸再也不會丟下你!"

抱著懷中的女兒,厲振生身子顫抖不已,這個身中數顆子彈都不吭一聲的鐵血男兒,此時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般,不受控製的奔湧而出,兩年了,他日思夜想的女兒,終於得見了!

看到這一幕父女相認的場麵,佳佳的養父養母也忍不住抹起了眼淚。

對於佳佳,他們是真心的疼愛,對於厲振生這種軍人,他們也是發自肺腑的尊敬。

要是換做其他人,可能並不願意這麼把佳佳讓出來,但是他們是深明大義的人,正是這些軍人的付出,才讓他們有了現在安穩幸福的生活。

衛雪凝也不由有些淚目,情緒有些不知該怎麼發泄,氣的拿腳踹了林羽一下。

"你乾嘛啊?"林羽疼的吸了口冷氣。

"你是死人嗎,這麼感人的場景都冇反應。"衛雪凝氣呼呼的說道。

"當然有啊,我這不是很開心嘛。"林羽笑道,"這是喜事啊,來來,進屋,大家邊喝茶邊聊。"

厲振生這纔回過神來,連忙小心的幫女兒把臉上的淚水擦拭乾淨,隨後胡亂的在自己臉上抹了一把,拉著女兒的手站到醫館門口,帶著女兒對著醫館裡的林羽噗通一聲跪下。

"何先生,你幫我找回了我的命根子,從今以後,我厲振生這條命就是你的,隻要有我一口氣在,定保先生此生安穩無恙!"

厲振生聲音不大,但豪氣動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何家榮江顏,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