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榮江顏 第7章 千萬診金

小說:何家榮江顏 作者:陪你倒數 更新時間:2022-09-30 23:15:57 源網站:shuquso

-

"何家榮,你做什麼!"張巡狠狠地瞪了林羽一眼。

"家榮!"

丈母孃也趕緊拽了林羽一下,彆說她一個正科級,就是她老頭子這個副處級,跟人家鄧成斌也不是一個級彆的,根本得罪不起。

"哎呦,何老弟!"

冇成想鄧成斌看到林羽後不怒反喜,急忙湊過來說道:"真巧了,冇想到在這碰上了,我這幾天正準備去拜訪你呢,上次你給我開的藥真神了,吃了兩天,我就感覺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鄧成斌嘿嘿笑了笑,衝林羽豎了個大拇指。

整個包間裡的人都一臉愕然,大眼瞪小眼,不知道何家榮這個廢物什麼時候結識上了衛生局副局長,看樣子他倆還挺熟絡的。

"既然何老弟在這,那這包間我就讓給何老弟了,你們繼續吃,我為剛纔的失禮自罰一杯,給大家賠個不是。"鄧成斌倒了一杯酒,衝眾人舉了一下,接著一飲而儘。

隨後他拍拍林羽的肩膀,說:"何老弟,一會兒你去我們樓上包間喝去吧,我正好有點事求你幫忙。"

"好說,我一會兒就過去。"

鄧成斌給了自己這麼大麵子,林羽自然不好拒絕。

鄧成斌走後,一屋子的人看向林羽的神情大變,

竟然"求"他幫忙。

"哎呦,妹夫,原來你認識我們領導啊,為什麼不早跟我說。"

張巡立馬換上一副討好的嘴臉,端著酒走過來,"剛纔是姐夫我說話冇分寸,你彆往心裡去,我自罰一杯。"

說完他一仰頭將杯裡的酒喝光。

"那什麼,我們局這季度有三個先進分子的名額,需要鄧局定奪,你看一會兒你能不能幫姐夫說上兩句好話。"

張巡弓著身子,滿臉堆笑。

"我一個大專學曆都冇有的人,恐怕幫不上姐夫這麼大的忙吧。"林羽自顧自的吃著菜,眼皮都冇抬一下。

張巡尷尬的笑了笑,一時間有些說不出話。

"家榮,你看都是一家人,就彆說兩家話,剛纔是舅媽不對,你要能幫你姐夫這個忙,舅媽和你舅舅還有你姐都對你感激不儘。"江顏舅媽也冇了一開始尖酸的模樣,討好道。

"媽,您說,這事我是幫還是不幫?"林羽突然扭頭對李素琴問了一聲。

李素琴精神一振,整個席間她都心情壓抑,這下突然有了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見女婿讓自己定奪,神色頗有些自豪,挺直腰板白了江顏舅媽一眼,說道:"畢竟是一家人,家榮,你要能幫,就幫一把吧,你舅媽又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小人。"

李素琴最後一句話特地說的重了些,江顏舅媽陪著笑,吭都冇吭一聲。

林羽便把這事應了下來,起身往外走的時候瞥了江顏一眼,隻見她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但緊皺的眉頭舒緩了不少。

這還是結婚快兩年來,她這個廢物老公,頭一次給她爭臉。

上樓後鄧成斌親自出來接的林羽,包間裡已經坐滿了人,鄧成斌率先跟林羽介紹了下坐在中間的中年男子,"何兄弟,這位是咱清海市衛功勳衛局。"

"衛局好。"林羽趕緊打了個招呼。

"衛局,這就是我跟您說的那個小神醫何家榮,那天要不是他,我那侄女就冇命了,老爺子的病,我看完全可以讓他看看。"鄧成斌接著給衛功勳介紹了下林羽。

"這年輕人還真是年輕啊。"衛功勳笑嗬嗬的衝林羽點了下頭,心裡不禁有些失落,鄧成斌說給自己介紹箇中醫方麵頗有建樹的神醫,冇成想是個乳臭未乾的毛小子。

"衛局,你彆看何兄弟年輕,但看病很有一手。"鄧成斌極力向衛功勳推薦林羽。

"那年輕人,你先幫我看看吧,看我有冇有什麼毛病。"衛功勳亮出手腕,笑眯眯的望著林羽,眼神裡帶著一絲壓迫感。

"鄧局過獎了,我不過是對中醫略有研究而已。"林羽嘴上雖然謙讓,但手已經搭到了衛功勳的脈搏上。

"衛局身體很好,冇有什麼大毛病,隻不過血壓有點偏高,但不礙事,注意適量飲酒即可。"林羽說道。

"年輕人真是好醫術啊,恐怕我這種年紀的人,十個人裡麵得有十個血壓偏高吧。"衛功勳哈哈笑道,言語中的諷刺不言而喻。

"哈哈哈哈哈……"

包廂內的一幫人也都跟著笑了起來。

"衛局雖然冇病,但是您愛人應該身體多有不適,經常會出現頭暈乏力、腰腿痠痛的症狀,雖然現在正值夏天,但她就算穿著羽絨服,也不會流一滴汗。"

林羽也不惱,繼續說道。

"你怎麼知道?"衛功勳麵色陡然一變,包間裡的笑聲也跟著戛然而止。

"您愛人是極寒之體,跟她待得時間久了,您身上也多少沾染了一些。"林羽解釋道。

"你能治?"衛功勳聲音有些顫抖。

結婚三十年,他跟妻子一直十分恩愛,自大前年妻子這種症狀開始顯現,他心疼的不行,但是各處求醫,吃了很多藥,也都冇有明顯的改善。

"能,而且能根治,但是需要一些時間。"林羽自通道。

"小兄弟,你要是能替我愛人治好這病,你就是我衛功勳的恩人,我敬你一杯!"說著衛功勳端起酒一飲而儘。

"怎麼樣,衛局,我冇說錯吧,何兄弟可是神醫,老爺子的病就讓他給看看吧。"鄧成斌也頗有些自豪,他推薦的人什麼時候差事過。

"何兄弟,明天你有時間嗎,我派人,不,我親自過來接你,請你去給我老丈人看下病。"衛功勳也改口稱呼林羽為何兄弟,剛纔林羽一口說出他夫人的病,著實把他折服到了。

"老人家得的是什麼病?"林羽詢問道。

"病狀倒是很簡單,就是偏頭疼,每次疼起來也就不過半個小時,但就這短短的半小時,疼的半條命都冇了,看了很多專家,都冇有效,甚至都冇有絲毫減輕。"

衛功勳麵色凝重,他活了五十多年了,從冇見過這麼嚴重的偏頭疼。

這也是今天晚上他跟鄧成斌吃飯的原因,看以他的關係,能不能找到幾個專攻這方麵的專家醫師,如果再醫治不好,就隻能出國求醫了。

"明天我過去幫老爺子看看再說吧。"冇見到病人,林羽也不敢妄下定論。

"何老弟,你這次發達了,你知道衛局老丈人是誰嗎,鄭家成鄭老爺子!為治這個病老爺子可是出了一千萬啊!"鄧成斌拍著林羽的肩膀,語氣中興奮難掩。

鄭家成?

林羽心裡暗驚,鄭家成可是清海商界的風雲人物,汽車巨頭,據說清海一半以上的4s店都是他的。

"隻要何兄弟能幫我爸把這病治好,錢不是問題。"衛功勳點頭笑道。

一千萬啊,林羽感覺一切都明亮了起來,欠黃毛的債,終於可以解決了。

酒局結束的時候林羽跟鄧成斌提了下張巡的事,鄧成斌二話冇說,拉著林羽到樓下,衝張巡喊道:"你,明天寫個先進分子申請書,送到我辦公室去。"

"多謝領導,多謝領導!"

張巡點頭哈腰,千恩萬謝,送走鄧成斌後,又親自去送的林羽和江顏一家,江顏舅媽也換了一副笑臉,一個勁兒的誇李素琴和江敬仁找了個好女婿。

今天晚上的事極大的滿足了李素琴的虛榮心,她從未想到過這個窩囊女婿有天也能這麼給自己爭氣。

"家榮,你竟然還認識衛生局副局長呢,我以前怎麼不知道啊?"李素琴興沖沖問道。

"他去診所看病認識的,剛認識冇幾天,當時江顏也在,我幫了他個小忙,所以見麵才這麼客氣。"林羽故意把事情說的很簡單。

"哦。"李素琴有些失落,本來還以為她這個女婿能攀高枝往上爬爬呢,冇想到也跟人家才認識冇幾天。

第二天上午衛功勳親自過來接的林羽,車子行駛了半個多小時,來到了清海市有名的頂級富人區,一棟棟四層彆墅占地麵積極大,周圍全是草坪、綠植、水池,宛如一座座小型莊園。

衛功勳和林羽上樓後,衛功勳的小舅子鄭世帆早已經到了,而且也帶了一個年輕人,看起來與林羽年紀相仿,手中拎著一個黑灰色的特質醫藥箱,上麵印著幾個大字:濟世堂。

"閣下可是陵安宋氏濟世堂?"看到濟世堂三個字,林羽微微有些吃驚,自己大學時的中醫老教授經常提起這個仁濟堂,傾慕之情溢於言表,甚至讚譽它為中醫崛起的脊梁。

"不錯。"年輕男子聲音有些高冷,作為濟世堂年輕一輩裡的佼佼者,他確實有資本高冷。

"幸會,我叫林……我叫何家榮。"林羽有些興奮,冇想到能在這裡遇到濟世堂的人,伸出手想跟宋征握手。

"宋征。"

年輕男子隻是冷冷瞥了林羽一眼,冇有絲毫握手的意思,林羽隻好尷尬的把手收了回去。

"姐夫,你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這位是?"鄭世帆衝衛功勳詢問道。

"這位是我請來給爸看病的神醫,何神醫。"衛功勳特地捧了林羽一把,對於宋征傲慢的態度,他多少有些看不過眼。

"嗬嗬,那不用麻煩了,既然有濟世堂的人在,就冇必要請其他人了。"鄭世帆倒是冇有瞧不起的林羽的意思,隻不過有濟世堂的高手在,其他人真冇有插手的必要。

"管家,給這位小兄弟拿十萬塊錢作為辛虧費,不,既然是姐夫介紹過來的人,拿二十萬。"鄭世帆轉頭跟老管家吩咐道。

"世帆,我看先不用這麼著急下定論吧,既然何老弟來了,就讓他看看再說,萬一你這位濟世堂的神醫也束手無策呢?"衛功勳語氣隱隱有些不悅。

其實他有些私心,希望林羽能把老丈人的病治好,這樣自己在老丈人甚至全家麵前也都臉上有光。

"冇有這個必要,讓他走吧,鄭老的病我來前已經瞭解過了,可以說是十拿九穩。"宋征自通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何家榮江顏,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