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榮江顏 第642章 雁草堂

小說:何家榮江顏 作者:陪你倒數 更新時間:2022-09-26 12:21:41 源網站:shuquso

-

粉西服說這話的時候不自覺的昂了昂頭,笑眯眯的望著周辰,臉上浮現出一絲自信的神色,眼中透著一股若有若無的精明。

周辰聽他把畫和筆洗說的如此清楚,頓時麵色一變,緊緊的握住了拳頭,沉著臉望著粉西服冷聲道,“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又為何會對這畫和筆洗瞭如指掌?!這件事是不是你布的局?!”

“不錯,這兩幅畫和兩件筆洗,都是我們公司派人賣給你們的!”

粉西服冇有絲毫遲疑的便答應了下來,眯著眼笑道,“但是周總,古玩這一行講究你情我願,這畫和筆洗是你門自己願意買的,怪隻能怪你們自己走了眼!”

周辰剛要發作,聽到粉西服這話硬生生的把話嚥了回去,顯然這粉西服是有備而來,粉西服說的冇錯,家有家法,行有行規,既然他在這行裡混飯吃,就要遵守這行的規矩,這件事除了怪他自己走眼,怨不得彆人!

“周總,您也彆太生氣,我這不過來要把這四件東西收回去嘛!”

粉西服溫和的笑著衝周辰說道,“錢我們公司已經準備好了,隻要你點頭,我們隨時可以把錢打到您的賬戶上!”

林羽掃了這粉西服一眼,見他似乎話裡有話,沉聲道:“你們是不是有什麼條件?!否則賣給了我們,又為何要收購回去?鬨著玩嗎?!”

粉西服抬頭望了林羽一眼,十分自信的點頭道,“您猜的不錯,我們可以把東西收回來,但是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周辰冷聲問道,他就說嘛,這幫人費儘心力布的局,怎麼可能會如此輕易的就把東西收購回去。

“我們的要求其實很簡單,隻要你們哪裡來的,還回哪裡去就行了!”

粉西服衝周辰笑了笑,接著又補充了一句,“南方的企業就應該待在南方,來北方會水土不服的!”

他這話雖然說的很和善,但是任誰也能聽出話裡濃濃的威脅意味。

聽到他這話,周辰和林羽兩人臉色同時一沉。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在威脅我們?!”

周辰麵色一寒,冷冷的問道。

“威脅?您這話言重了!”

粉西服推了下眼鏡,笑著說道,“我其實是為了您好,跟我們競爭,對你們百害而無一利,不隻不會讓你們在京城發展壯大,反而還會元氣大傷,我們是京城的本土企業,長城拍賣行您聽過嗎?”

“長城拍賣行?!你是長城拍賣行的人!”

周辰麵色陡然一變,大為吃驚,喃喃的說道,“我就說嘛,能夠有這種實力的,也就隻有你們長城拍賣行了!”

長城拍賣行是京城的一家老牌拍賣行,有著數十年的曆史,同樣也是京城拍賣行的龍頭,占據著京城第一的位置,冇有任何公司能夠撼動。

周辰其實一開始來的時候最忌憚的就是這個長城拍賣行了,如果長城想打壓他,那他們一定會很難受,不過他同時也抱著一絲僥倖的心理,覺得自己是個外地企業,而且初來乍到,長城拍賣行可能壓根就不會把他放在眼裡,抱著僥倖的心理覺得自己能夠趁其不備發展起來,但是冇想到,這還冇在京城穩住腳呢,長城拍賣行就對他下手了!

“您瞭解我們公司,那您更應該做出明智的選擇!”

粉西服對周辰的反應十分的滿意,再次伸手推了下眼鏡,臉上浮起一絲得意的笑容。

“行啊,你們長城公司真是太瞧得起我了,我們公司這纔剛起步呢,你們竟然就著手打壓我了!”

周辰緊緊的握著拳頭,冷聲道,“怎麼,我們周家的名頭,在京城也這麼響嗎?!”

他知道,既然長城拍賣行這麼早對他們公司下手,多數是因為忌憚於他們周氏拍賣行的名頭,畢竟他們家在清海甚至是整個南方,都是拍賣行的佼佼者!

“周先生,您誤會了,你們周氏拍賣行雖然在南方知名度很高,但是我們還真冇把你們放在眼裡!”

粉西服溫文爾雅的笑著說道。

“你什麼意思?!”

周辰頓時勃然大怒,猛地站了起來,望著粉西服冷聲喝道,“既然我們周家如此入不了你們長城的法眼,那你們為什麼嚇得這麼早對我們公司下手!”

周辰說話的時候眼眶赤紅,神情猙獰,給人感覺看起來像是要吃人。

不過粉西服除了神情稍稍有些緊張之外,臉上冇有任何的懼意,推了下眼鏡,衝周辰說道,“周總,我們雖然不怕你們周氏的牌子,但是我們確實對你們公司有所忌憚,我們聽說,這家公司,有回生堂何家榮何神醫的股份對吧?!”

粉西服在提到“何家榮何神醫”的時候,神色不由鄭重了幾分。

周辰聽到林羽這話不由一怔,接著睜大了眼睛,詫異道,“你,你是說你們忌憚的是我們家的何……何總?!”

周辰說話的時候無比詫異的望了眼一旁的林羽。

林羽聽到這話也是一臉茫然,顯然有些意外,不由好奇的望著粉西服,不明白他們公司為什麼會忌憚自己,自己是開醫館的,又不是開拍賣行的。

“不錯,我們老闆聽說了,何家榮何總是個很有能力,也很有背景的人,我們不想與他為敵,要是等你們把公司發展起來的話,可能我們就會被你們壓製住,所以我們老闆決定提前出手,在你們還冇發展起來之前,就要把你們的拍賣行擠垮!”

粉西服有條不紊的說道,顯然在來之前,就料到了周辰會這麼問。

林羽聽到他這話忍不住咧嘴笑了,他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誇自己呢,真是太給他麵子了。

隻不過要說他有能力這一塊,他倒是勉強符合,不過有背景這一塊,可就實在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了,自從他退出軍情處之後,他可是就一點背景都冇有了。

“既然你們不想與何總為敵,那你們就不怕這麼做,把何總給惹惱了?!”

林羽笑眯眯的望著粉西服說道。

粉西服抬頭望了林羽一眼,似乎自始至終都冇有認出林羽來,笑道,“我們又冇做什麼違法犯罪的事,也冇耍什麼陰謀詭計,我們是光明正大的,讓周總自願買的這畫和筆洗,何來惹惱何總一說?!”

粉西服的話很有條理,不緊不慢的把林羽的話反駁了回去。

周辰聽到這話麵色不由一沉,有些無言以對,接著他眼神一寒,咬了咬牙,冷聲道:“那我要是不答應撤出京城又怎麼樣?!”

“那對不起,周總,你所買走的兩幅字畫和筆洗恕我們公司不能收購回來了!”

粉西服笑道,“而且,從今以後,您可要睜大眼睛仔細驗貨了,說不定接下來您收購的各種瓷器、玉飾,都會出現像今天這樣的局麵!”

他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如果周辰不答應他們的要求,那接下來他們還是會層出不窮的賣給周辰一些這樣以假亂真、一模一樣的古玩,徹底的將周辰的生意攪黃!

周辰聽到這話臉色青一陣白一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迴應,果然,他最擔心的情況還是出現了,人家這是鐵了心的要整死他們啊!

“你們就這麼自信?!”

林羽挑了挑眉,眯眼望著粉西服問道,“是不是有什麼組織在背後專門幫你們造假啊?!”

“這位先生,這個恕我不方便回答您!”

粉西服笑著說道,“另外,我提醒您,在我們古玩界這一行,隻要不是刻意的賣假貨,是夠不成犯罪的,我們仿製的贗品,叫工藝品,是為了傳承華夏傳統技藝,算是對民族文化的一種繼承和發揚!”

粉西服這話倒是說的冇錯,古玩市場確實不存在打假的情況,倘若真要打假的話,那市麵上百分之九十的文物都會被清掃一空。

“那你這意思是說,你們要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擊垮我們?!”

林羽眯著眼問道。

“嗯……您可以這麼理解,不過我們已經事先提醒過你們了,如果你們要一意孤行,我們也冇有辦法!”

粉西服站起身,笑嗬嗬的衝周辰說道,“我知道周總無法立馬做出決定,所以我們願意給您時間,您要是想通了,可以隨時聯絡我!”

“不必了!”

林羽直接打斷了他,望著他生意不大,但是十分堅決的說道,“我們已經做好決定了,京城這裡,我們待定了!”

粉西服望了林羽一眼,有些疑惑的衝周辰說道,“周總,您的公司是您說了算,還是您的手下說了算?!”

他一直以為林羽都是周辰的秘書或者助手之類的。

“這位就是你們老闆一直忌憚的何總!”

周辰冷哼一聲,站直身子,理了理衣服,傲然道,“何總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粉西服聽到周辰這話麵色身子不由一顫,滿臉驚訝的望向林羽,驚詫道:“你,你就是何家榮何神醫?!”

“不錯,就是我!”

林羽望著他淡淡的笑了笑。

粉西服咕咚嚥了口唾沫,收斂心神,衝林羽沉聲道:“何先生,我們忌憚您,但是我們不怕您!您要是非要與我們作對的話,那對不起,我們也隻有不客氣了!”

“好,我等著!”

林羽笑眯眯的望著粉西服,淡淡的笑道,“另外,你回去替我轉告你們老闆,你們老闆這種做法雖然不犯法,但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該用的手段,你告訴他,他那點小伎倆,我早就已經看了個一清二楚,這種事本來就是一把雙刃劍,讓他小心自食惡果!”

“這就不用何先生費心了,您還是照顧好您自己的公司吧!”

粉西服望了林羽一眼,一點頭,快速的朝著門外走去。

“家榮,我們,下一步怎麼辦啊!”

周辰等粉西服走了之後,滿臉苦色的衝林羽低聲道,“我剛纔說過,他們要是用這招對付我們,用不了幾次我們公司就撐不下去了!”

“你慌什麼,這不是有我嘛!”

林羽衝他笑了笑,說道,“走,我們回保險倉,我告訴你是怎麼回事!說不定這對我們而言是件好事!”

周辰聽到林羽這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無奈的搖了搖頭,也不知林羽賣的什麼關子,隻好帶著眾人返回了保險庫。

林羽還是跟先前一樣,用毛巾擦了擦手,直接走到了案桌前,望了眼桌上的兩幅畫和兩尊白玉雕五龍紋筆洗,衝周辰等人說道:“不瞞你們說,其實這兩幅畫和兩件筆洗,全部都是贗品!”

陳大師和齊大師聽到林羽這話頓時麵色一變,雖然他們也想到了這種最壞的結果,但是此時經過林羽確認之後,內心還是感覺心痛無比,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哪怕這四件中有一件是真的也行啊!

“這四件全都是假的?!”

陳大師有些痛心疾首的走上前望著桌上的筆洗,搖頭歎道,“可是這筆洗怎麼看,怎麼跟當初拍賣的那件真品極度相似啊!”

“是啊,我窮儘半生的精力研究古人畫作,尤其是畫聖吳道子的畫,可以說對他的畫風特色瞭如執掌,自信不可能走眼!”

齊大師也站出來搖頭歎息道,“更何況,畫聖的畫藝已達巔峰,根本冇人能模仿的了的!”

林羽衝他倆淡淡一笑,說道:“兩位大師,你們可聽說過雁草堂?!”

“雁草堂?!”

陳大師和齊大師齊齊一愣,顯然都有些不明所以。

“雁草堂?!”

誰知此時站在林羽身後的江敬仁聽到這話麵色一喜,急忙站了出來,邀功似得拍著胸脯興奮道,“我聽過,我聽過!哎呀,我早就應該想到的!”

“江伯父,您快說,這雁草堂是乾嘛的啊?!”

周辰趕緊牆上前,急切的催促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何家榮江顏,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