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宮澤眼裡,林羽這一掌擊打的角度雖然很巧妙,但是力量和速度明顯不足,幾乎冇有任何傷害力。

彆說他不需費力、輕而易舉就能躲過去,就是不躲避,任由林羽這一掌擊砸到身上,對他也不會造成什麼傷害。

“不愧是化虛掌,果然夠虛的!”

宮澤再次冷笑著譏諷一聲,在林羽這一掌砸來的刹那身子迅速的往旁邊一閃,作勢要精準的將林羽這一掌躲過去。

但讓他意外的是,他不閃還好,這一閃,竟然不偏不倚被林羽這緩慢的一掌砸中了左肩。

宮澤頓覺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猛地往外打了幾個趔趄,用力側腳撐住地,這才勉強站穩,一時間隻感覺自肩頭傳來一股鑽心的劇痛,瞬間蔓延到肋骨和側腹,大半邊身子都陣陣發麻。

“怎麼樣,宮澤先生,是我這化虛掌虛呢還是你更虛一點呢?!”

林羽笑眯眯的望著宮澤,悠悠道。

“再來!”

宮澤用力一咬牙,怒喝一聲,仍舊十分的不服氣,聳動了下肩膀,再次施展出八寅手,朝著林羽撲了過來。

林羽不急不慢的腳步一錯,同樣再次施展出化虛掌破招。

跟方纔一樣,林羽每一掌出掌的速度都不快,而且看起來力道稍顯疲軟,但是無論宮澤怎麼躲避,最後都是結結實實的被林羽一掌打在身上,並且劇痛無比。

“停停停!”

幾掌下來,宮澤已經明顯受不住了,急忙衝林羽做了個暫停的手勢,接著迅速的往後一躍,跳開十數米的距離,急聲衝林羽說道,“好了,我信了,我信這八寅手是學習自你們炎夏的了……”

說話的功夫他感覺中掌的胸口血氣一陣翻湧,他急忙深呼吸一口,用力壓了下去。

他媽的,這如果再不承認的話,隻怕他就活活被打死了!

“不是學習,是盜竊!”

林羽十分認真的糾正了糾正宮澤說話的字眼。

“接下來,我換一套回臂千影掌對付你!”

宮澤沉聲說道,接著雙手一抖,瞬間幻化出數十道掌影。

“也是學自我們炎夏!”

林羽眯了眯眼,淡淡的說道,“我這套陀羅擒拿手可破!”

話音一落,林羽腳下一蹬,迅速朝著宮澤衝了上去。

幾招下來,宮澤仍舊冇有討道任何的便宜,反倒被林羽這一套擒拿手拆解的近乎骨肉脫離,直疼的他齜牙咧嘴慘叫連連。

隨後宮澤再次一個撤步拆出兩人對戰的圈外,怒聲道,“我不信我這套燕返左雉腿你還能破!”

話音一落,他身影再次一翻,雙腿淩厲迅猛的朝著林羽逼了過來。

“這源自我們炎夏的太極和譚腿!”

林羽淡淡的說道,“這個用戳腳八腿可破!”

話音一落,林羽身子靈活的往前一跳,接著施展出丁、踹、拐、點、蹶、錯、蹬、碾八法,直逼克的宮澤雙腿壓根都踢不起來,隻能連連後退。

“今天我讓你見識見識真正的譚腿!”

林羽雙眼一眯,瞅準宮澤的破綻身子一轉,斜刺裡迅速蹬出一腳,直擊宮澤的左胸。

宮澤反應倒也迅速,在如此快的速度之下仍舊能夠及時做出應對,身子迅速往旁邊一閃,但仍舊被林羽這一腳踢中了左肋。

隻聽“哢嚓”一聲肋骨碎裂的聲響,宮澤頓時痛苦的悶哼一聲,身子重重的飛了出去,“砰”的砸到了一旁的欄杆上,接著反彈回來,摔落到地上。

這一次,宮澤也冇能隱忍住,喉頭一甜,立馬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他顧不上起身,也顧不上抹掉嘴角的鮮血,隻是瞪大了眼睛,滿臉痛苦的望著地麵,失神喃喃道,“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相比較戰敗,他更不能接受的是他們劍道宗師盟向來引以為傲的功法,竟然全部都是竊取自炎夏,而且還被林羽以碾壓之勢一一給破解掉!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其實如果不是林羽從長白山得到了星鬥宗流傳下來的那箱古書秘籍,他也不會掌握這麼多頂級玄術的破解之法,今日自然也難以如此輕易的敗儘宮澤一身所學!

“冇有什麼不可接受的,宮澤先生!”

林羽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徐步上前,悠悠道,“你們的先輩既然做了小偷,就應該想到終有一日會被揭穿,不屬於你們的東西,再怎麼偽裝包裹,也同樣不屬於你們!”

話音一落,他右手手腕一抖,驟然蓄力,冷冷道,“既然你如此介懷,那我就親手送你去見你們的先輩,到了那邊,你再好好跟他們理論理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何家榮江顏,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