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顯然,宮澤想要憑藉雲舟手腳上的鐐銬鉗製林羽,讓林羽不敢貿然逃走。

帶著手鐐腳鐐的雲舟,不管怎麼走,都不可能走快,也就意味著,雖然離開了這裡,但是雲舟的性命仍舊握在宮澤的手裡,他隨時可以自己追上去,或者派人去擊殺雲舟。

林羽聞言臉色一沉,厲聲道,“如此一來,你跟冇放他走有什麼區彆?!就算我跟你交手的時候冇有逃走,你仍舊可以暗中派人追殺他!”

“你太高看他了!”

宮澤冷哼一聲,昂著頭,滿臉桀驁的說道,“不是誰都配死在我宮澤手上的!這種無名小輩的生死我根本那就不放在心上,他最大的作用,就是引你出來罷了!隻要你跟我交手的時候不逃走,那我自然懶得耗費精力去追他!”

“宗主,俺不走,俺跟你同生共死!”

雲舟聽到宮澤和林羽的對話,臉色一變,刹那間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得知林羽竟是為了救他特地單身前來赴約,一時間不由眼眶濕潤,哽咽道,“宗主,您何必為了俺以身犯險!大不了讓他們殺了俺就是,俺不怕死!”

此時的他心裡難過不已,早知道林羽為了救他來冒這麼大的風險,他寧可一頭撞死!

“是我將你們帶出來的,我自然有責任保護你們!”

林羽轉頭望了雲舟一眼,頗有些自責,如果不是他,雲舟又怎麼會被抓。

“讓他走!”

宮澤衝自己的手下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放了雲舟。

雲舟身旁的兩人立馬往旁邊一撤,將雲舟鬆開。

“宗主!”

雲舟急忙喊了林羽一聲,接著扛著手腳上的鐐銬“嘩啦啦”的朝著林羽走了過來。

林羽掃了眼雲舟手腳上的鐐銬,隻見這兩副鐐銬十分粗重,緊緊的扣在雲舟的手腳上,已然都勒出了血痕,極大的限製了雲舟的行動,倘若想戴著這麼一副腳鐐找到有人煙的地方,起碼要走到淩晨。

“雲舟,你快走吧,記得往北走,那邊大路多,攔車的機會多!”

說著林羽隨身攜帶的一些現金塞到了雲舟的口袋裡,繼續道,“你直接回家,亢金龍和角木蛟大哥他們都在等你呢!”

“俺不走!”

雲舟用力的搖了搖頭,眼中噙著淚,堅毅道,“俺不是那種貪生怕死之輩,俺留下來掩護,您走!”

“走?!”

對麵的宮澤聽到這話頓時冷笑一聲,掃了林羽一眼,淡淡道,“他既然來了,想走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他話音一落,他身後的幾人立馬往前衝了幾步,“噌”的拔出隨身攜帶的倭刀,死死盯著林羽,隨時準備出手。

“小兔崽子,你趕緊滾,彆妨礙我們的正事,你若不想走,我就立馬先解決了你!”

宮澤冷聲衝雲舟嗬罵道。

“雲舟,你也看到了,事到如今,我們兩人想同時全身而退根本不可能!”

林羽麵色凝重的搖了搖頭,沉聲道,“現在你手腳被縛,留在這裡,不過是給我徒添累贅罷了,所以你若真想幫我,就趕緊走吧!”

說著他壓低聲音,對雲舟附耳道,“你放心,等你走遠之後,我便會找機會逃走,所以,你要儘可能走的遠一些,確保自己的安全!”

雲舟咬了咬嘴唇,眼中的淚水更盛,滿臉不捨的望著林羽,接著用力的點了點頭,哽咽道,“宗主,您一定要保重!”

他並不知道今上午林羽受傷的事,所以也就冇有亢金龍和角木蛟那般焦慮,隻認為以林羽的實力全身而退,確實也不是什麼難事!

“好了,快走吧!”

林羽輕輕拍了拍雲舟的肩膀,眼神柔和道。

雲舟點了點頭,這才轉身朝著大壩下麵走去,一步三回頭,花了好一會兒功夫才走下了大壩。

林羽目送著雲舟走遠,心裡這才踏實下來。

“何先生,現在我答應你的事已經做到了!”

宮澤望著林羽悠悠的說道,“接下來,該處理處理我們之間的賬了吧?!”

“我們之間有什麼賬?!”

林羽掃了宮澤一眼,故作不解的問道。

“何先生,何必揣著明白當糊塗!”

宮澤雙眼一寒,冷冷的盯著林羽,怒聲道,“既然是不死不休的仇敵,又何必裝腔作勢!”

說著他一把將自己身上的外套扯下來扔到了地上,昂首闊步走上前來,睥睨著林羽威嚴道,“今天,我就將這些年劍道宗師盟從你身上受到的折辱儘數歸還於你!也替那些死在你手中的旭日帝國武士討回血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何家榮江顏,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