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榮江顏 第14章 鬥醫

小說:何家榮江顏 作者:陪你倒數 更新時間:2022-10-07 16:25:45 源網站:3gxs

-

咣噹!

店老闆的紅泥小壺跌在地上摔得粉碎。

掛了電話,他顧不上管老大老三,趕緊忙到內屋去收拾自己的家當。

老大都被抓,老三被通緝了,那自己肯定也跑不了了。

店老闆後悔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不就是個毛頭小子嗎,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量?

自己三兄弟十幾年打下的天下,竟然半下午的功夫就被這小子攪的灰飛煙滅。

"舉起手來!"

他還未收拾完,門外傳來一聲清喝,回頭一看,門口已經站滿了警察。

他噗通一聲坐到了地上,麵色煞白,汗如雨下。

從分局接出林羽後,衛功勳就一個勁兒的跟林羽道歉,說都是他失職,才導致下麵的人胡作非為,從今天起,他一定徹查清遠市,肅清風氣。

林羽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無意間的一場遭遇,竟然讓整個清海市變了天。

衛功勳的愛人鄭雲霞看起來很麵善,有種大家閨秀的感覺,一看就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待人也溫和熱情。

林羽替她把過脈後,便用衛功勳準備好的銀針為她施起了鍼灸。

半個小時後施針完畢,鄭雲霞稍微動了下腰肢,感覺渾身充滿了力氣,立馬驚歎道:"我的腰竟然不疼了?"

"隻需要再鍼灸幾次,便能痊癒。"林羽笑道。

"小夥子,真是太謝謝你了,這麼年輕就有這麼好的醫術,真是年輕有為,上次你替我爸治病的事我還冇來的及感謝你呢。"鄭雲霞拉著林羽的手,笑的有些合不攏嘴,"對了,有對象了嗎?"

"小夥子,不是我自誇,我家那閨女跟你年齡相仿,長相身段都冇得挑,追她的男生都排隊呢,你要是願意,阿姨介紹你們認識認識。"

冇等林羽說話,鄭雲霞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閨女推銷給他,冇辦法,她實在是太喜歡林羽了,以前隻是聽說,現在一見,發現林羽確實比普通的年輕人更加成熟穩重、謙卑內斂。

她看林羽的眼神,大有種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順眼的意思。

"阿姨,我,我結……"

"哎呀,行了你,真是的,人家何老弟來給你看病,你說這些乾什麼!"

冇等林羽說完,衛功勳便忍不住埋怨了鄭雲霞一句。

"不過啊,何老弟,我那閨女確實要模樣有模樣,要能力有能力,倒也配得上你,你真的可以考慮考慮。"

旋即衛功勳話鋒一轉,對著林羽笑眯眯說道,宛如一個十足的老狐狸。

"不,不用了,那什麼,鄭阿姨的病還需要服藥調節,衛局要是方便的話,跟我去藥店抓幾副藥吧。"

林羽麵色不由紅了紅,有些在這裡坐不下去了。

衛功勳便開車帶著林羽去抓藥,在車上的時候,林羽手機突然一震,發現衛功勳給自己發了個簡訊,是一串電話號碼。

"我女兒的聯絡方式,你們年輕人冇事多交流。"衛功勳嘿嘿一笑。

林羽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感覺自己挺吃虧的,江顏是何家榮的老婆,自己明明還是單身,卻被冠上了"有婦之夫"的名頭,冇辦法,誰讓自己借人家的皮囊活著呢。

"何老弟快看,這裡竟然新開了一家濟世堂!"衛功勳有些驚訝的喊了一聲。

隻見前麵的路口處新開了一家藥房,門口擺著花籃拱門,一紅一白兩隻繡錦獅子正隨著鑼鼓聲歡快的舞動著,周圍滿是圍觀的人群。

"濟世堂竟然來清海開分店了,他們家的藥很不錯,我們就去他們家抓吧。"林羽說道。

"好。"衛功勳不覺有些佩服林羽的氣量,前段時間他剛跟宋征鬨得有些不愉快,冇想到現在竟然還能大度的去濟世堂抓藥。

這是濟世堂在清海的第一家分店,也是濟世堂進駐清海的標緻,所以無論從地段、規模還是裝修上來講,都是極佳。

宋征的爺爺宋明徽,也就是現在濟世堂的當家人,親自到場主持開業典禮,他身旁站著一眾濟世堂的徒子徒孫。

宋征作為宋家的長孫,自然也在。

"凡今日進店者,看病抓藥,一律五折!"

宋明徽中氣十足,接著哢嚓剪斷紅綢,開門迎客。

"何家榮?"

看到林羽後宋征頗有些意外。

"我來抓藥,怎麼,不歡迎?"林羽笑道。

"歡迎。"宋征語氣冷淡。

"小征,這位是?"這時宋明徽正好走了過來。

"哦,爺爺,這就是我上次跟您說過的何家榮,就是他醫治好了鄭老的怪病。"宋征瞥了林羽一眼,還是有些不服氣。

宋明徽一聽頓時來了精神,說道:"小友,聽我孫子說你醫術高超,而且還能施展問命針法,老頭子我仰慕不已,不知道小友今天能否也展露下醫術,讓老頭子我也開開眼?"

宋明徽這番話講的極有技巧,聽起來像是在捧林羽,但實質上多少帶著一些挑釁的意味。

濟世堂這麼多年名聲在外,從來都是中醫界的標杆,還未曾輸給過誰,冇想到自己最得意的孫子竟然被林羽給壓了一頭,宋明徽心裡自然多少有些不服氣。

雖然已年近古稀,但仍舊有些爭強好勝,尤其是在中醫學上。

"宋老過獎了,我隻不過是稍懂一些醫術而已,哪裡敢在您老麵前賣弄。"林羽急忙推脫。

殊不知他這番自謙的話,在宋明徽聽來,更像是一種自大。

"年輕人果然盛氣十足,正好我們藥店門診部今天來了不少病人,我們不妨藉機切磋切磋,就當互相學習了。"

說完宋明徽直接一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示意林羽進側堂的門診部。

"這……"林羽一時間有些為難,輸了吧,必定會遭到宋征等人的恥笑,贏了吧,又掃了宋老的麵子,畢竟人家今天開業呢。

但現在宋明徽堅決的態度,似乎不容自己拒絕。

"何老弟,你就亮一手給他們看看。"衛功勳慫恿道,似乎也十分期待。

何家榮的醫術他見過,年輕一輩中的翹楚,確實擔的起神醫兩個字,而濟世堂的宋老爺子則是中醫圈公認的巨擘,他們兩個比醫術的話,定然會是一場好戲!

周圍的人聽說宋老要跟一個年輕後輩比試醫術,也不禁翹首以待,當然,在他們心裡宋老肯定穩贏。

"怎麼,何家榮,你怕了嗎?我爺爺跟你比確實是欺負你,這樣吧,我替我爺爺跟你比,你要再不敢應戰,那就說明你是個隻會裝神弄鬼的庸醫,就請你以後退出中醫界,彆再害人!"宋征突然站出來咄咄逼人道。

上次輸給林羽後,他一股火氣一直憋到了現在,很想利用這次機會打一個翻身仗。

宋明徽也冇阻止,算是默認了,他相信宋征能贏,聽孫子描述了上次林羽給鄭老治病的過程,他感覺林羽倒更像個神棍。

"好,那我便與你切磋切磋。"被宋征一激,林羽便張口答應了下來。

跟宋老比自己會林羽會有顧慮,但對待宋征這種傲慢自大的人,林羽覺得冇必要給他留麵子,既然他要比,那自己便跟他比!

一聽有熱鬨可看,藥店裡的一眾人藥也不買了,紛紛擠到了門診部。

因為門診部空間有限,好多人隻能擠在外麵,伸著脖子往裡看。

宋征和林羽分彆在診桌的兩側坐下,接著便開始替病人診療。

第一位接診的客人是位三十來歲的男子,坐下後冇有說話,張嘴指了指自己的喉嚨,隻能發出啊啊的聲音。

林羽隻瞧了一眼,便低頭開始寫方子。

宋征還在給病人把脈,皺著眉頭冷聲道:"脈不把就能確診,你當自己是神仙嗎?"

"這點小病就要把脈,你是笨蛋嗎?"林羽不緊不慢的回答道。

圍觀的眾人不禁發出一片鬨笑聲。

"你!"宋征氣的瞪了林羽一眼,"那你倒是說說,他得的是什麼病,該用什麼方子。"

"咽中傷生瘡,說不出話,咽喉區域性有紅腫破潰及分泌物,應該是先前燙傷或者被異物戳傷所致。"林羽淡淡道。

聞言那個患者一下把手從宋征手裡抽出來,一邊啊啊叫著點頭,一邊不停的衝林羽豎大拇指。

宋征麵色鐵青,冇錯,林羽說的很對。

起初他也看出來了,但他又怕是少陰客熱引起的咽痛,所以保險起見還是把了下脈,畢竟這兩者病症較為相似,容易誤診。

冇想到林羽眼光如此毒辣,不用把脈,一眼便能辨彆出病人的症狀。

宋征不敢怠慢,急忙開了一個苦酒湯方,往前一推,才發現病人早就拿起了林羽的方子,跟他開的方子一模一樣。

病人一邊起身,一邊連連對林羽豎大拇指。

"再來!"宋征咬了咬牙。

接下來病人是箇中年男子,隻見他身形消瘦,麵色泛黃,手捂著腹部,聲音有些虛弱道:"大夫,我已經半個月冇好好吃飯了,前段時間肚子不舒服,有些便秘,就吃了一些通便藥,結果開始肚子脹疼,飯都吃不下去,吃了不少中藥,也冇見好。"

林羽和宋征聽完他的描述,分彆為他把了脈,隨後都低頭寫方子。

隻見宋征寫的是:桂枝三兩、甘草二兩、芍藥六兩、大棗十二枚、生薑三兩需切,右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溫分三服。

而林羽寫的跟他差不多,隻不過藥方裡多了一味大黃二兩。

"你是想吃死人嗎?"宋征掃了眼林羽的方子,突然冷聲道:"我開的桂枝芍藥湯已經足以,你為何還要加一味大黃,藥劑這麼重,會出人命的你知道嗎?"

宋征這話其實有些誇張,雖然大黃久服確實會傷損脾胃,而且還有可能引起噁心、嘔吐、頭昏等症狀,但不至於要人命。

不過好容易逮到林羽的空子,宋征自然要把後果說的嚴重些,而且他說的也並不全無道理。

或許林羽加的這些劑量對常人而言冇有什麼,但是這個病人恰好是脾胃受損,此時再加大黃,對脾胃而言確實是一種負擔,容易引發其他併發症。

聞言,門診部圍觀的眾人頓時一陣騷動,尤其是在他們聽到大黃能吃死人之後,開始對林羽頗有微詞。

"太不負責任了吧!"

"怎麼當醫生的,開錯一味藥,就能害死之人的知道嗎?"

"這麼點常識都冇有,還看個屁的病!"

宋征見成功挑起了眾人的怒火,不禁滿臉得色的望向了林羽,暗想讓你得意,冇想到自己也有馬失前蹄的時候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何家榮江顏,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