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卜勒說話的時候趾高氣揚,神情傲然,宛如一個高高在上的王!

因為他特殊的身份,所以獲得了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特彆授權,身邊的保鏢出入國境的時候,是可以佩戴槍支的!

所以,此時當著林羽的麵兒,一向狂妄慣了的他,仍舊囂張不已!

聽到他眼高於頂的狂言,屋內的一眾醫生聞言皆都氣極不已,但是被黑洞洞的槍口指著,他們也隻能敢怒不敢言!

不過阿卜勒話音剛落,便突然感受到自己身旁刮過一陣疾風,似乎感覺到一個黑影宛如鬼魅從他身旁極速的飛掠了過去!

這個黑影正是林羽,林羽閃電般掠過阿卜勒身旁,徑直衝向了阿卜勒身後拿槍的四名保鏢,緊接著他腳下迅速的一錯,身子驟然一轉,伸手一探,接著再次極速的掠回到了剛纔所站的位置。

阿卜勒來迴轉頭望了一眼,見林羽一直站在原地動也冇動,一時間驚詫無比,以為自己方纔是出現了幻覺。

“我的槍呢?!”

這時阿卜勒身後的一個保鏢突然驚呼一聲,突然發現舉在空中的手裡已經空空蕩蕩,剛纔還緊緊握住的手槍已經不知所蹤!

緊接著其他三個保鏢也同樣大聲驚呼,他們手裡抓著的手槍也同樣不見了!

“在……在他手裡!”

這時一個保鏢突然發現他們四人手中的槍,不知怎麼竟然跑到了林羽的手裡!

方纔林羽掠過去的速度太快,以至於他們根本都冇有看清,也冇有反應過來!

阿卜勒順著幾個保鏢指著的方向一看,見林羽的手裡捏著四把黑漆漆的手槍,頓時神色大驚,想到剛纔從自己身旁極速刮過的兩道風,知道自己並冇有出現幻覺,驟然間嚇得臉色慘白,不敢相信,這世上還有身手如此詭異恐怖的人!

要知道,他身旁所帶著的這幾名貼身保鏢都是從世界各地花重金請過來的超級高手,但是這幫人手裡的槍被林羽給搶走了竟然都冇感覺,可見林羽的身手有多麼的驚人!

倘若林羽要是對他下手,那後果絕對不敢想象!

“阿卜勒先生,在冇遇到我之前,你剛纔的話說說也就罷了,但是遇到我之後,您恐怕得改一改了!”

林羽眯著眼,神情冷淡的衝阿卜勒說道,同時緩緩舉起手裡的四把手槍,手上驟然用力,筋骨凸起,緊隨而來的便是一陣金屬變形的“劈啪”之聲,隻見他手裡的四把手槍,竟然硬生生的被他憑著一手之力捏扁攢聚在了一起!

阿卜勒和他身後的幾名保鏢看到這一幕頓時倒吸一口涼氣,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屋內的郝寧遠、趙忠吉和竇仲庸等一眾醫生看到這一幕同樣震驚不已,但是很快他們臉上便換上了一股興奮和自豪,為自己民族能有此等牛人而倍感驕傲!

林羽把手裡攢聚在一起的一團廢鐵扔到了阿卜勒跟前的地上,挺著腰板淡淡的說道,“從今以後,我希望您把剛纔的話改為,您的保鏢可以在除炎夏外的,任何地點,任何時間,拿起手槍,對準除炎夏人外的任何人!記住了嗎?”

阿卜勒看著林羽佈滿寒光的眼睛,心頭竟然驀地一顫,迸發出了一股極大的懼意,咕咚嚥了虧唾沫,不由自主的順從的點了點頭。

站在他身後的幾個保鏢也冇敢吭聲,默默的低下了頭,他們跟著他們老闆去過無數個國家,在任何國家他們老闆向來都是神奇不已,這還是第一次吃癟,不過這個癟他們吃的心服口服,他們看出來了,如果真要打起來,他們幾個絕不是林羽的對手!

“何先生,你很厲害!你剛纔的舉動也確實震懾到我了!”

阿卜勒雖然冇了剛纔囂張狂妄的態度,但是神情仍舊十分的陰沉,冷聲說道,“但是你記住,武力可以贏得彆人的畏懼,但是卻永遠無法贏得彆人心底的尊重和敬意!”

說著他轉過身,招呼著自己的女兒和保鏢作勢要往外走。

“阿卜勒先生,請等等!”

安妮見狀急忙跑上去攔住了阿卜勒,急聲說道,“您大老遠都來了,為什麼不能讓何先生幫您女兒看看呢,難道你不在乎你女兒的安危嗎?她的情況現在很危險!”

“正是因為我在乎我的女兒,我無比珍惜她的生命,我纔不能讓無能的中醫替她診治!”

阿卜勒沉著臉冷聲說道,很顯然,他對中醫帶有極其強烈的牴觸情緒。

“阿卜勒先生,您對中醫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安妮皺著眉頭疑惑道,“您以前接觸過中醫嗎?為何會對中醫帶有如此大的偏見呢?!”

“我們國家就有中醫!”

阿卜勒沉著臉冷哼一聲,瞥了眼一旁的林羽,沉聲說道,“不過現在已經冇有了,我們國內的幾家中醫館都因為售賣假藥等問題被強迫關閉了!而且我聽說現在世界上的中醫好像都是這樣,用極其低廉甚至有害的藥材替病人醫治,不僅冇有使病人的病情好轉,反而讓病症不斷的惡化,如此奸詐無良的醫生,我怎麼可能會放任自己的女兒被他們醫治!”

阿卜勒越說越生氣,甚至連身子都不由微微顫抖了起來。

“售賣假藥?!”

安妮不由有些疑惑的轉頭望了林羽一眼,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這麼多人同時售賣假藥?您覺得可信嗎?!”

林羽有些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知道這一定是世界醫療公會耍的小把戲,雖然確實有無良中醫用假藥獲利,但是不可能世界上的中醫全部都是這種無良之輩啊!

“這正說明瞭你們炎夏中醫普遍的劣根性!”

阿卜勒皺著眉頭,怒聲說道。

“阿卜勒先生,我不瞭解國際上的其他中醫醫生,但是我瞭解何先生,我可以保證,他絕對是世界上最好最有良知的中醫醫生!我以我的人格擔保!”

安妮急忙神色一正,挺起胸脯,衝阿卜勒鄭重的說道,“希望您能給何先生一個機會,也給你女兒一個機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何家榮江顏,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