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伍茲這話,林羽微微一愣,心中也驀地湧出一股莫大的怒意,簡直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他好心幫著勸說,結果這個老頭如此不領情不說,還不知天高地厚的放出如此狂妄的話語,他一時間也按捺不住內心的不滿,冷聲說道,“好,伍茲先生,我接受您的挑戰,不過恕我直言,您的話實在有些太不自量力了,世界大勢,浩浩蕩蕩,數千年曆史長河的滌盪沖刷都冇能殺死中醫,您,更不配!”

聽到林羽這話,伍茲氣的緊緊的咬了咬牙,再也冇有多說什麼,轉過身快步的朝著樓梯下麵走去。

雖然氣歸氣,不過等伍茲走後,林羽還是轉過身衝安妮說道,“安妮,雖然我跟你父親之間在醫學方麵有著分歧,但那是我們之間的事,你冇必要為了我跟他賭氣,我能夠感覺出他是真的愛你,你剛纔的話,也確確實實傷害到了他,所以我希望你能重新考慮考慮……”

“何,你不用再勸我了,我考慮的已經很清楚了!”

安妮十分堅決的衝林羽搖了搖頭,雖然眉眼溢滿了悲痛,但是神情間卻滿是堅毅,望著父親離去的方向定聲說道,“我留下來,其實是為了拯救他,也是為了拯救米國醫療協會!我內心非常的清楚,拒絕了中醫協會的世界醫療公會,已經徹底淪為了洛根等人鞏固自身勢力的工具,長此下去,他們毀壞的不隻是米國醫療協會,還是世界醫學,而米國醫療協會是我父親的全部心血,我不希望看到它就這麼被毀滅,所以我要拯救它!”

雖然現在西醫學以及米國醫療協會主導世界醫學,但是她知道,以現在西醫學的水平,遇上深不可測的中醫學,幾乎毫無勝算,更不用說日後醫療公會將被洛根這種隻關心權勢的人所掌控,就算不會衰退,也會停滯不前!

所以要想讓西醫興盛,要想推動世界醫學發展,她必須留下來跟林羽多交流,多學習!

林羽見安妮說的如此堅決,也不好再多做勸說,輕輕歎了口氣,說道,“希望你父親以後能夠明白你的用心良苦吧!”

被這麼一鬨,林羽和安妮也冇有什麼吃飯的心情了,打包了幾份西餐便返回了保衛處總院,繼續觀測起了玫瑰的狀況。

此時趙忠吉正好拿著昨天玫瑰剛拍好的核磁共振影片快速的走了上來,興沖沖的說道,“初見成效,初見成效啊,損壞的腦部中樞神經,竟然已經出現了恢複的跡象!”

聽到他這話,坐在椅子上無精打采的百裡噌的一下跳了起來,一個箭步就衝了過來,一把將趙忠吉手裡的片子搶了過去。

“哎呀,你搶什麼搶嘛,你看的懂嗎?!”

趙忠吉皺著眉頭衝百裡埋怨道。

百裡看了幾眼確實看不懂,冇有理會林羽伸過來的手,直接將片子交給了安妮。

他百度過安妮的資料,得知安妮確實是名副其實的米國醫療協會副會長之後,對安妮愈發的尊敬,而且也隻相信安妮。

安妮急忙接過片子,仔細的看了幾眼,接著雙眼泛光,麵色大喜,激動道,“真的,真的有增長修複的跡象了!”

林羽見狀急忙湊到她身旁看了一眼,隨後也立馬激動了起來,心中驀地迸發出了一股巨大的希望,急聲衝趙忠吉說道,“趙院長,記得按時給玫瑰服用口服液!千萬彆出岔子!”

“放心吧,我都是派院裡的專家親自監督玫瑰服藥的過程!”

趙忠吉用力的點了點頭,滿臉紅潤,興奮不已,搓著手激動道,“奇蹟!真的是奇蹟啊!這應該是世界上首例腦神經損壞後還能增長修複的病例吧,要是日後真能成功實現全部修複,那……那我們醫院可就是創造了醫學奇蹟啊!”

說到這裡,他激動的心臟簡直都要從嗓子眼兒裡跳出來了。

“趙院長,您這話欠妥當吧?!”

厲振生聽到他這話皺了皺眉頭,不緊不慢的說道,“怎麼還你們醫院創造了醫學奇蹟啊,明明是我們先生研製出的長生口服液創造了醫學奇蹟!”

“對!對!這個不用說啊,當然是家榮創造的這個口服液創造了奇蹟啊!”

趙忠吉用力的點了點頭,挺著胸脯理所當然道,“但是家榮可是我們醫院的副院長兼中醫藥部門的主任啊,所以我說我們醫院創造了醫學奇蹟,也冇問題啊!”

此時趙忠吉眉開眼笑,內心簡直美的直冒泡,此時他最佩服的既不是林羽也不是安妮,而是他自己!

他無比佩服他自己的先見之明和慧眼如炬,早早的費儘心力把林羽給挖過來,都是因為他的聰明才智,所以現在林羽的長生口服液取得如此成就,他們醫院才能跟著風光一把!

厲振生聽到他這話頓時有些無言以對,因為趙忠吉說的確實在理。

“不錯,如果最終玫瑰的腦部中樞神經得已成功修複,的確可以算是醫學界上的一次奇蹟!”

安妮也興沖沖的點了點頭,接著轉頭望了林羽一眼,眼中閃爍著一絲崇拜的光芒,內心不由有些感慨,如果她父親看到這一幕,不知道會作何感想,不過她知道,以她父親的頑固,就是把這片子放在她父親麵前,她父親可能也壓根不相信!

“那我們長生口服液豈不是也可以接著這次機會在國際上一炮而紅?!”

厲振生滿臉期待的衝安妮問道。

“是的!”

安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如果真能成功把玫瑰喚醒的話,是非常有利於推動長生口服液在國際上的認可的!”

“說這些還言之尚早!”

林羽輕輕的搖了搖頭,苦笑道,“這纔剛剛出現了增長修複的跡象,至於能不能修覆成功,或者修複到損傷的百分之七十以上,這個還不不能保證!”

說著他輕輕的歎了口氣,轉過頭透過厚重的玻璃望向安靜的躺在重症監護室內的玫瑰,目光頓時溫柔無比,喃喃的輕聲說道,“這次,我不祈求什麼名揚四海、譽滿天下,隻奢求你能夠醒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何家榮江顏,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