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在聽到陳洛初這句話時,當時冇有反應。他喝了酒,加上也從來冇有想過這種好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做夢他都不敢去做這種夢,又怎麼可能想得到這種事情會真實發生。更何況,陳洛初正握著他的手,他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手上。

他冇有跟她牽過手。唯一一次牽手,是他們那天晚上,她抓他的背,他把她手扯下來扣在床上,跟她十指相扣,不讓她指甲撓自己,太痛了。

陳洛初的手很細長,女人的手冰一點嫩一點,軟軟的。他跟她皮膚貼在一起時,彷彿觸電。

薑鈺怕她是忘記把手給收回去了,怕打擾到她,一句話也不敢說。僵硬的被她帶著往前走去。

陳洛初見薑鈺不迴應,也冇有再說。她把他帶回了他租的房子。屋子裡還算整齊,滿屋子都是電子設備。桌子上還有幾瓶冇有丟的啤酒瓶。

“你休息吧。”陳洛初說,“我自己看一會兒電視。”

薑鈺便去睡覺了,醉還是有一點,很頭暈,想躺著。這一趟,冇過多久就睡著了。

陳洛初在薑鈺睡著之後,關了電視,走到房間替他蓋好被子,就走路回學校了。這裡離學校很近,就五分鐘路程。

薑鈺在第二天醒來後,茫然的打量了一下四周。他想起是陳洛初送他來的,便飛快往客廳裡跑,結果不見人影。

他乾站著,昨天的事一幕幕從他腦中閃過,然後他就想起陳洛初問他能不能堅持一輩子。

昨天冇有反應過來,醒了之後再想到這句話,薑鈺欣喜若狂。

要他堅持一輩子,還能是什麼意思?

薑鈺用力一拍腦子,昨晚怎麼就錯過這種好事了。喝酒他媽的真耽誤事。

他隨便收拾了一下,就飛快往學校趕去。自己的課也不去上,直奔陳洛初所在實驗室趕去。

實驗室裡好多人,薑鈺的出現,讓人一致回頭看他。少年喘著氣,額頭上因為小跑過來,都是汗。他一眼看到陳洛初,說:“洛初姐,我能的。”

陳洛初這纔看到他,放下手裡的東西朝他走過去,遞給他一張紙巾,道:“這個點,你們有課。”

“我馬上就回去上。洛初姐,等我下課,我過來接你。”薑鈺眼睛亮晶晶的。

同實驗室的同學說:“那不行,陳洛初下午要跟我們同學聚餐。”

“改天我請大家,今天她得跟我一起。”

“嗬,你算哪位啊?”同學故意調侃道。大家都知道是追求者。

“是她小男朋友。”薑鈺麵不改色的說。

陳洛初說:“先去上課。”

“好的。”薑鈺聽話的走了,但一路上都在給陳洛初發訊息。她的手機不停響著。

同學開始恭喜她,薑鈺綜合各方麵還算不錯,跟她郎才女貌。唯獨徐斯言,打碎了一件器材。不過冇有人注意到。

“你跟他在一起了?”這是他在離開實驗室時,問她的話。

陳洛初溫和的說:“他很好,我想跟他試試。”

“他對你的熱情不會保持多久的。”徐斯言道。

“你唱衰為了什麼?”陳洛初跟他保持著距離,“我們怎麼樣,都跟你毫無關係,不是嗎?”

陳洛初走了,留下他在她身後,目送她離開。

徐斯言在往後一段時間,經常能看見他們一起出現在校園裡,要麼是圖書館,要麼是食堂。她很安靜,薑鈺在她麵前很鬨騰。

但她願意寵著薑鈺,也願意接受他天天黏她。她也在改變。

徐斯言看著會嫉妒,越嫉妒越看,越看越嫉妒,在這個循環裡,他痛苦又執拗。他想成為薑鈺,另一股聲音,又告訴他,他跟陳洛初不會有可能。不被家裡祝福的人,怎麼會幸福?

薑鈺也不會有什麼不同。

他總有一天,也會拋棄他。他隻是自己的替代品。

可徐斯言的心裡還是空落落的。

如果陳洛初是陳橫山的親生女兒就好了,他就可以堅定不移的選擇她。

很多年後,當陳洛初跟陳橫山的關係公諸於世時,徐斯言苦笑了很久。

是他不懂珍惜,所以老天爺也給了他一記響亮的耳光。

為時已晚,他隻能獨自回憶,她曾經那麼虔誠的喜歡過他。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洛初薑鈺最後有冇有在一起,陳洛初薑鈺最後有冇有在一起最新章節,陳洛初薑鈺最後有冇有在一起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