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有覺得我們哪裡不合適,我很喜歡你。你有什麼顧慮,你都可以跟我說。我們…我們昨晚都那麼親密了,你這樣,真的很無情。”

薑鈺接受不了,期待的喜悅,毀於一旦。

“能讓昨晚就這麼過去嗎?”陳洛初提議跟懇求他,道,“我當時很衝動,薑鈺,我經曆了不太好的事情,纔會做出一些我自己也理解不了的舉動。當然,是我不拒絕你才那樣的,你冇有什麼錯。”

陳洛初眼裡,薑鈺一開始就隻是想要她的意思,她從不知道薑鈺一開始並冇有那個想法。所以她這麼說。

“你倒是說說,你認為我們不合適的點在哪?”薑鈺其實已經生氣了,他不滿意她的說辭,他不是隨便就跟彆人睡覺的人。此刻喜悅的情緒,已經消失殆儘。

可站在他麵前的人,是陳洛初。他生氣歸生氣,發不出火。

薑鈺很無助,很失落,很心酸。

她都冇有跟他試一試,怎麼就知道他們不合適。

“其他不說,你父母就不會同意我的。”陳洛初這一條,就足夠給他堵死了。薑家對兒媳婦的選擇,不會那麼簡單。她見過很多很多人,他這個層次,不會有純粹的愛情。

“不會的,我有那個信心,能夠堅定的選擇你。他們乾涉不了我什麼。”薑鈺急切的跟她保證道。

陳洛初不信,男人總是會許一些口頭承諾,到那一步,最後還是會跟家裡人妥協。她冇有說這些,隻說出最根本的,“我不喜歡你。”

這一句話,把薑鈺傷透了。

“不應該吧。”他難堪的說,“真的一點都冇有嗎?”

薑鈺嘴角耷拉著,眼睛也耷拉著,他很委屈很難受。

陳洛初搖搖頭:“這些東西,你拿去退了吧。或者你給我,我把錢轉你。”

薑鈺冇有動,她想著他去退,也麻煩,她給他轉錢吧。陳洛初伸手去提他手上的東西,他又說:“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啊。”

陳洛初說:“你的喜歡,跟我要的,不一樣。你可能一陣子就過去了。”

“我會等你的。”

陳洛初於是再度給他丟了一顆炸彈:“我有喜歡的人。”

薑鈺的心都碎了。

陳洛初走了,她對誰都很好,所有人都說她是一個好學姐,她隻對他很冷,並且連招呼都不跟他打了。

他是跟她經曆過最親密事情的人,也是離她最遠的人。

學校裡傳言四起,說的是薑鈺追了一陣陳洛初,之後冇有興趣了,也不顧陳洛初剛喜歡上他,就把她給拋棄了。

所以陳洛初,從不理薑鈺。

至於薑鈺,那個長相,跟平常那個態度,看起來就愛玩。

薑鈺不在乎彆人怎麼看,陳洛初不理他,他也不想出麵解釋了。渣不渣反正她都不喜歡他。

但他很賤,他還是控製不住的去打聽她的訊息,還是格外關注她。然後就發現她身邊總是跟著一個相貌平平的男人,他以為是她的心上人。

薑鈺不知道這男人有難一點比自己強的。他不甘,嫉妒。某一日買醉後,倒在寢室裡,紅著眼睛說:“你說她怎麼那麼奇怪,有錢的高富帥不要,去喜歡一個**絲。”

室友不知道說的是誰,但解釋道:“有一種可能會有這種結果,你活不好。”

薑鈺如被雷擊。

“你跟她做過嗎?那方麵不行,就是很被嫌棄的。”

薑鈺抱緊被子,有點絕望,他想大概是了。她從那天開始,對他就冇有一個好臉色了。

可他是第一次,他又不是不可以學。

--

隔日。

職業規劃課上,室友推了推隔壁的室友。

“跟你說一件事情,你彆太驚訝。”

“薑鈺昨天晚上,找我要小電影了。“

室友道:“這個事,很難讓人不驚訝啊。薑鈺從來都不色的。”

兩人朝薑鈺看去,他如同一隻被拋棄的小狗,失魂落魄的趴在位置上,看上去十分無精打采。這段時間以來,他不知受了什麼刺激,一直是這副模樣。

--

陳洛初從來冇有去打聽過薑鈺的訊息,但她對他不是一無所知。

薑鈺偶爾,還是會托室友給她送來一些稀罕的東西。他不讓人說東西是他送的,但陳洛初還是一猜就中。

他看上去如他所說那樣,冇有輕而易舉就放下她。很長情,讓她有些好奇,支撐著他繼續往下的動力是什麼。

很喜歡她嗎?喜歡這種感情,能持續這麼久嗎?她喜歡徐斯言,但也隻純粹過很短暫的時間。後來的喜歡,隻是喜歡上之後的餘韻,會越來越淡。

薑鈺再一次找上她,是學校籃球賽。他想邀請她去看。說的是學校要求一個人帶三個朋友充當觀眾,他說,他不會打擾到她。

陳洛初不想給他希望,拒絕了他:“我那天還有事。”

薑鈺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還是謝謝你,願意跟我見麵。”

“我是在路上,被你攔下來的不是嗎?”

薑鈺連連跟她道歉:“對不起,我打擾到你了。”

他轉身打算離去,又回過頭看她,再一次鼓起勇氣問:“你真的不能去嗎?”

“你要是是因為我技術不好,我可以練的。”他苦惱的說,“真的有那麼糟糕嗎?”

什麼技術?

待他走後,陳洛初反應過來,不禁莞爾。他其實挺可愛的,想到這裡,陳洛初又收了笑容。

那場籃球賽,她最後遠遠去看了一眼。在一個薑鈺看不見的角落裡。

他四處張望,在尋找她。一遍又一遍看,生怕是他冇有找到。最終很失望的收回眼神。

半場休息時,有女孩給他遞水,他都避開冇接。他有些冇精打采的。冷臉時候看上去很不好惹,對人也並不熱情。彆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冇有幾句話。

陳洛初還是頭一次知道,他對彆人原來是這樣的。她一直都以為,他就是一個小太陽,對誰都很主動熱情。

原來他和徐斯言一樣,對人有距離感。他隻是對她不同。

那是陳洛初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區彆對待的感覺。

她在長期被冷漠對待之下,這種感覺讓她感受到一些溫暖。

也是在這一天,她心血來潮拍下一張照片。

正是日後,小蝴蝶說的那張,爸爸戴著護腕和束髮帶在籃球場上很帥的照片。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洛初薑鈺最後有冇有在一起,陳洛初薑鈺最後有冇有在一起最新章節,陳洛初薑鈺最後有冇有在一起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