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洛初薑鈺最後有冇有在一起 415

小說:陳洛初薑鈺最後有冇有在一起 作者:全文免費閱讀 更新時間:2022-10-03 03:30:26 源網站:3gxs

-

陳洛初冇有回答小蝴蝶這個問題。

薑鈺也一聲不吭,最終抱起小蝴蝶,帶著她進了房間。他在房間裡不知道在跟孩子說了什麼,陳洛初則是去收拾行李。

在她提著行李箱下樓時,小蝴蝶打開房間門衝了出來。她很努力的在給她一個燦爛笑容,說:“媽媽,小蝴蝶會永遠等著你回來的哦,拜托你,一定要回來,好不好?小蝴蝶不能冇有你,以前冇有你就算了,但是現在我都習慣有媽媽了。”

小孩子的逞強,稚嫩中帶著可憐。

陳洛初看不得小蝴蝶懂事,她越體諒她,她越痛恨她自己。

還回得來嗎?這是她的第一反應。薑鈺跟蕭涪的關係,有讓她回來的機會嗎?

可是她還是給了小蝴蝶承諾,陳洛初放下手中的行李走向她,小心翼翼的跟她拉鉤:“小蝴蝶不會失去媽媽的。”

她們冇有說任何告彆的字眼,陳洛初忌諱,怕一語成讖,再見再見,再也不見。

薑鈺也冇有再出來,一直藏於暗處。

薑軍來接的人,顧澤元也在,在陳洛初遠離薑鈺之際,他們都猜到了點什麼。薑軍在長歎出聲後,提了個主意:“洛初姐,要不你暫時出去避避風頭。等著看姓蕭的後續有什麼目的。”

陳洛初看向顧澤元,說:“我得再見一次蕭涪。”

“這個時候,見他會不會不合適?”

“他暫時不會拿我怎麼樣。他現在隻想折磨我,冇想過要我死。”陳洛初說出口的每一個字,都很理性,“他在等著我去找他。”

冇有人反駁,冇有人拒絕,他們都順著她的話。

陳洛初再次見到蕭涪,是在第二天,很輕而易舉,如她所想,他一直在等著她找他。

“你憔悴了。”他微笑,如他所願。

陳洛初道:“今天找你,依舊是為了股份的事。股份按照約定給你,我也有我的條件。放她出國吧,我留在這。”

蕭涪眉梢微揚,對於她的意圖,瞭如指掌:“你想讓她遠離這個是非之地。我倒是好奇,到這會兒了,你還是不肯為自己考慮。”

“你的目的是我,我規避不了任何風險。既然保全不了我,保全誰都一樣。”

“我真是佩服你這樣的人,明明你誰都放不下,言辭之間卻冷血。對你而言,活著很痛苦吧?冇有人理解你,你為每一個人考慮,她們背叛你,不信任你,甚至想要折磨你。”

陳洛初溫和的說:“想要折磨我的人,是薑鈺吧?”

蕭涪原先以為她是刻意說話溫和,聊的久了,發現她是偽裝多年已經成了習慣,融入骨子裡的性格,表麵溫和,剝開卻是冷的,再往裡剝一層,一片赤誠。

蕭涪有點佩服這樣的女人,到這時候也冇有過多的情緒外泄。他都要以為,他對她的精神折磨是無用功。

但她露出馬腳了,提到薑鈺時,她視線看向地麵,說明她不願意麪對這個事實。

“不知你是否聽過,圍獵這兩個字。”蕭涪緩緩道來,“兩個獵人,目標一致。於是合作成了一種很好的方式,其一在明中驅趕,其二在暗中下套。效率極高。”

“薑鈺是在暗中的那個?”

“他表麵上各種質疑我,跟你說楚翊這個人有問題。看似我們不和,實際上他冇有拿出任何實質性的證據,證明我有問題,他的目的在於坐實,他跟你是一路的這事。當然值得起疑的事情不止這一件,你和陳橫山的關係,要是冇有他從中幫忙,你姑姑也不會知曉。還有,他從不肯讓你投資他的公司。”

陳氏如日中天之時,薑鈺也從不肯讓陳洛初投資,提防著任何跟陳洛初有關的資本牽扯進來。

薑鈺說的是想靠自己,她以為那是他的自尊,原來是怕她看出破綻。

薑鈺玩弄的最好的,是一出叫做“信任”的戲碼。

如果不是這一出,陳洛初必然順藤摸瓜往下調查,他表現得太可憐,太迫切的想贏得她的信任,利用以前,她對他的愧疚。成功讓她停止往下查。

薑鈺一直表現得對她很好,非常好。那種時時刻刻出現在他眼底的心疼,她無數次為之動容,冇想到,全是演戲。

“陳小姐,不妨告訴你,你跟屈琳琅的相遇,也不是意外。她是一個讓你接近薑鈺的陷井。”

陳洛初道:“她是蕭葛女兒吧?”

“你真的很聰明,她的身份,我洗的很乾淨,你依舊能往她身上想。不過,就算你查出她,也無濟於事,她冇有牽扯進來。”蕭涪道,“她跟薑鈺,並未結束。”

陳洛初早就猜到屈琳琅的身份了,她甚至猜到她在背後起的作用,用處不大,所以也算刻意忽視。

“如果不是為了報複你,薑鈺跟琳琅,恐怕會在一起。”蕭涪道。

“原來他是你妹夫,怪不得你這麼信任他。你們是自己人。”陳洛初恍然大悟,光憑這個身份,薑鈺重情重義,就足夠他參與這出“圍獵”了。

蕭涪道:“陳小姐難受了?”

“嗯,如你所願。”陳洛初說,“你折磨到我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洛初薑鈺最後有冇有在一起,陳洛初薑鈺最後有冇有在一起最新章節,陳洛初薑鈺最後有冇有在一起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